抖音达人“柚子cici酱”:手撕“渣男”涨粉千万,偶尔也想演坏女人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新榜(ID:newrankcn),作者:松露,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接受专访,有点紧张。”

在新榜直播电商大会的后台,我第一次见到了1850万粉美妆达人“柚子cici酱”,与视频中一样,她涂着深色口红,身着白色西装,气质有点高冷,又带着些腼腆。她说这是她做达人两年来、第一次面对面接受媒体采访。

2018年12月,“柚子cici酱”在抖音上发布第一条作品。彼时,短视频刚刚兴起。两年时间,从最开始的变装、反转内容,到后来的“美妆+剧情”视频,“柚子cici酱”在短视频的风口下迅速成长为短视频头部创作者。

今年4月份,“柚子cici酱”开始入局直播带货。她觉得自己不是适合直播那类人,不爱说话,与直播的感觉想去甚远,但“很多事情不去尝试,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行还是不行”。8月9日,“柚子cici酱”和唯品会直播合作总引导成交额达105万。

回顾这两年,“柚子cici酱”像很多早期头部大号一样,经历过风口和高速涨粉,也体验过瓶颈和迷茫,红人这份工作价值究竟在哪里?在时代环境的高速迭代运转中又将何去何从?

本期新榜会客厅,我们对话了抖音千万粉达人“柚子cici酱”,与她聊了聊做短视频达人的这两年,以及对内容创作、直播带货与红人生命周期的思考。

2年涨粉1850万,

柚子与她的“柚总”日常

2018年12月4日,“柚子cici酱”发布了第一条抖音视频,10秒左右的视频讲了一个简单的小段子——男生不要摸女生化了妆的脸,“我们当时没有想好要做一个什么样的账号,拍摄很随意,团队也只有3个人搭伙过日子”。

直到2019年1月27日,“柚子cici酱”发布了一条面试变装视频,获赞243万,也因此,“柚子cici酱”逐渐找到了适合的定位,在各种反转、怼绿茶、惩罚渣男的剧情中,逐渐树立了“柚总”的形象。

因为什么契机成为短视频达人的?

做短视频达人本来并不在计划中,算是我的一个奇遇,是自己没有想到的结果。我的专业是幼师,不过我特别喜欢美妆,经常自己研究彩妆产品、妆面、穿搭,还专门进修了美妆课程。

机缘巧合之下,我来到了现在的公司。公司早期也是做微博、公众号的,当时正好要转型做短视频,虽然我没有内容创作的经验,但也想要和公司一起成长去做这件事。

什么时候决定做美妆类短视频内容?

做到第5、第6条视频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柚子cici酱”。最开始我们也没想做美妆视频,做了几条变装内容。但很多观众会在评论区问我的口红色号是什么,或者饰品是什么,这正好是我熟悉的,因此提出想要往这个领域发展。

截至目前,短视频内容上做过几次调整?

视频中是什么样的人设?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一些调整,账号如果内容过于单一,粉丝是会看腻的,现在账号定位是“美妆+剧情”,剧情的类型还在不断调整中。

短视频里的所有人设都是基于我的真实性格发展出来的。前期是受欺负然后变成有自信心的女孩子,后来人设升级为帮助身边朋友解决问题或者对付渣男渣女。当然肯定有艺术化加工和放大,不过我现实生活中确实是会帮闺蜜惩罚渣男的性格。

近期热度最高的视频是哪一期?

数据表现怎么样?

9月11日发布的一期姐弟恋视频,点赞超过215万,播放量也已经超过6000万。

最近开始拍姐弟恋的设定是觉得粉丝要成长,我们也想做更深度的内容、尝试情感类的主题,以前在这一块涉猎不多。现在除了内容外,拍摄、画面都升级了,制作时间也比以前长很多。

有专门针对演技做过培训吗?

没有专门培训过,但很多人评价说比一开始有质的飞跃。

我记得第一次拍摄的时候,只要摄像机对着我就会忘词,忘得一干二净那种。以前因为不专业、也没有系统学习,演起来多少有点尴尬,后来演得多了逐渐熟练了,现在还可以指导别人。

而且最初拍戏的时候,如果场外有很多人围着,我就会很不适应,不过现在脸皮也厚了,这些都可以接受。有时候拍感情戏,和男主第一次见,那也直接开始拍。

现在账号内容的剧情属性要比美妆属性强很多,

如何平衡?

这也是现在的一个问题,比起美妆剧情账号,更像是一个剧情号。前期是有很多剧情带美妆属性,但到后期,我们更注重剧情,弱化了美妆内容。

不过某一天如果想要加入美妆内容,也不是不可以,因为美妆是漂亮女孩子的生活中随时随地可见的东西。

视频评论区印象高频词

一场直播带货105万,

剧情类账号如何打破带货质疑?

当账号有了稳定的流量,商业化便是水到渠成。

根据“新抖”数据显示,“柚子cici酱”的抖音橱窗共上线过364个商品,涉及11个商品品类。据了解,“柚子cici酱”的一条口红推广视频点赞量超过200万,发布不到12小时内,成交额突破20万元

数据来自新抖

今年4月,“柚子cici酱”正式入局直播带货。8月9日,“柚子cici酱”和唯品会直播合作总引导成交额达105万。

现在团队一共有多少人?

具体分工是什么样的?

目前团队一共11人,除了短视频之外,还涉及到小红书、微博等平台运营和直播等多个工作,每个人负责的事情都不一样。

我现在在团队里就像每一环的扣子,虽然只有10多个人,但大家的工作之间可能没有重合点,需要我将每个人的工作融贯起来。

目前账号有哪些商业化形式?

商业化方面主要是广告和直播。

不同平台都有细分化运营,比如微博会发布vlog,小红书发布穿搭时尚内容。所以每个平台的变现方式也不完全重合,商家不一样,需求也不同。

什么时候开始做直播带货的?

今年4月份开始做直播带货,第一场是vivo手机的品牌直播,在vivo手机官方直播间。这是我第一次做直播带货。

其实从去年年底开始,就陆续有商家提出直播需求,但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不适合直播,因为我不太爱说话,直播需要不停地说话。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直播快速发展,公司也想切入这个赛道,我就想着还是要尝试一下。

做直播之前还是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告诉自己这是工作,在这个行业势必要改变或者提升自己

在直播上有哪些运营方式?

做直播时的人设肯定和做短视频有点不一样,精神各方面都会更亢奋些,毕竟是卖货,不能过于冷淡。有粉丝会在直播间评论说我和视频里的性格不太一样,这其实是无法避免的。

我不会刻意培养粉丝看直播的习惯,因为我是做短视频入局的,不能总是去卖货,需要把短视频的区间和直播的区间做一个平衡,我也不想把所有精力放在直播上,所以只是时不时播一下,但没有固定的直播计划。

直播间选品上有哪些维度?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播在天猫、唯品会等平台上有资质的品牌。品牌方发过来的产品可能有几百个,需要我和同事们经过筛选和试用才能上直播。

数据来自“新抖”

我个人也有特别喜欢、想要推荐给粉丝的产品,但很多时候这些产品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所以我会特别强调适合的人群,同时也会为另一群人推荐适合他们的产品。

有人说剧情类账号很难做直播带货,

你怎么看?

我一开始也很担心粉丝会排斥直播,觉得粉丝关注我是因为视频内容,不过做了之后发现粉丝接受度还可以。

我觉得直播带货这件事,无论是从行业还是达人角度,都值得尝试。有人觉得剧情达人卖货没有别的主播好,我觉得这没关系,很多事情不去尝试,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行还是不行。

数据来自“新抖”

“红人的生命周期可能只有2-3年,

但我的职业规划肯定不是只做红人”

在“柚子cici酱”看来,短视频达人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她只是恰好进入了这个行业,选择了这份工作,并获得了认可。她说自己很少会主动和朋友说起正在做的事情,如果被朋友恰好刷到那就承认,一切都顺其自然。

演了这么久怼绿茶、撕渣男小三的“柚总”后,柚子很想尝试演一演纯粹的坏女人,不过顾虑到粉丝的接受度、以及和人设的相符程度,到现在也没有真正实践。

从小号开始就有很多粉丝会给我私信,讲他们的烦恼、遇到的事情,我希望通过视频内容,即使不一定能帮他们立刻解决问题,但至少能在观念上给予正向引导,这可能也是我演不了坏女人的理由吧。”

平时工作日程安排上紧张吗?

我去年一年没有请过假,因为我没办法请假。一请假,整个团队也要停工。

做达人以前,我晚上10点就睡觉了,有时候还会开免打扰。现在不行,我可能凌晨两三点钟还在回复工作消息,保持随叫随到的状态。

做短视频达人的这几年,有迷茫过吗?

从最开始,身边的朋友、包括我自己也没想到能做成今天这样的量级,我只是喜欢研究美妆,想把这件事做好,能传递出属于我自己的观念和想法。

最开始做的时候,也很不适应,想要6点钟就可以下班休息。有一段时间,我陷入极度挣扎的状态,到现在我的朋友圈还保留着那段时间的一些记录。后来我开导自己,如果抱着今天就是晚下班的心态去看待工作,反而不会那么焦虑。

现在抖音粉丝超过1850万,

有过瓶颈期吗?

瓶颈期一直会有,就像现在一直停留在1800多万,也没到2000万,之前也经历过类似时期。如果经常做同一种类型内容,粉丝就会审美疲劳,所以要在内容上做调整,只有好的内容才能维持流量。

也会担心掉粉,对我们来说,没在涨就是在掉。抖音的迭代速度很快,平台需要新鲜内容注入,账号内容也要不停升级。但和新号不一样的是,我们做了几年有了粉丝基础和稳定的人设,大的突破并不现实,只能基于当下基础做改变。

数据来自新抖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吗?

我的事业心不重,但我的责任心很重。如果一件事情交给我,无论如何我都会做好它。现在整个团队是以我为IP在推进工作,所以的责任心会更重一些。

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我觉得快乐就好,快乐了才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东西。

未来对自己还有哪些想法或者规划吗?

之前一直想做教大家如何化妆的专业美妆视频,但因为时间和精力搁置了,未来想要在做这方面内容的尝试。

以及,也可能会为公司做内容孵化。红人的生命周期可能就2-3年,我的认知很清晰,但我的职业规划肯定不是只做红人,也可能转向幕后做经纪和内容策划的工作。而且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相比于考虑是否要自立门户,不如在老东家做下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