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亿营收硬件公司启示:安克创新靠组织创新打破上市陷阱

消费电子产业与游戏行业似乎很相似:公司发展靠爆款,但一款爆款产品并不一定能保证未来的产品都是爆款。

消费电子知名公司GoPro、fitbit、Arlo等在上市之后都曾受到资本市场追逐,又经历股价一落千丈。在安克创新董事长阳萌看来,这似乎是一种“上市陷阱”。“上市魔咒”的背后正是这个行业依靠爆款但爆款难求的注脚。

2019年营收超过66亿的安克创新于今年登录创业板。打破“上市陷阱”是留给安克创新和这一代新硬件公司共同的难题。寻找第二、第三增长曲线,显然不是一道简答题。

外界看来,这个答案可能是研发不同的新爆款产品。阳萌的答案有点不一样。当市场上留给各家公司的百亿美元单品市场已经不多了,他则一直在组织上进行探索。

过去,外界对这家公司的印象是一家“硬件公司”;当下,有人猜测这是一家“外贸电商方案输出公司”;未来,安克创新很可能还是一家“出海智能硬件孵化平台”。

未来,安克创新很可能还是一家

“出海智能硬件孵化平台”

2017年8月,安克创新向渔具跨境电商深圳波塞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500万元,占5%股权。2017年11月,安克创新投资入股游戏外设硬件生产商上海飞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安克创新接连布局了两家在快充、芯片领域的半导体公司,以及主营家居品类的跨境电商致欧网络。

如果你看到上述案例,就会发现安克创新围绕跨境电商和消费电子的投资布局其实早在2017年就已然开始。

2020年6月,安克创新宣布了一项“创业者”集结计划,这种意图进一步彰显。

安克创新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规模已经达到1500余人。面对速生速死的行业竞争特点,如何打造一个可以快速反应而又开放的组织,持续抓住新品类的竞争机会,是企业演进的一项新课题。安克创新的选择是提升组织的开放性,因为只有开放才能使得公司具备持续创新的能力。

阳萌表示塑造组织的开放性,也是想将安克创新沉淀下来的出海能力开放给智能硬件的出海创业者,寻找下一个10亿级出海智能硬件产品。

因此安克创新在今年6月宣布了一项“创业者”集结计划,希望帮助“创业者”更加快速迭代产品,更准确地触达海外消费者,进而使得一批新兴智能硬件产品或品牌在安克创新的支持下涌现出来。

阳萌希望公司能够在智能硬件的研发、供应链、销售等各个环节上为创业者提供帮助,并为创业者提供数据驱动的商业决策支持,而非单点式的赋能。

如果说代运营只是将安克创新海外运营的经验和能力批量复制给已经成熟的知名品牌商,面向的是存量市场,那么组织开放化就是更进一步,面向未来的增量市场。安克创新更希望能够发现并孵化出一批新兴产品或品牌。

“自己做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带着其他人一起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正因为很难才显得更有意义”,阳萌如是说。

难在何处?

首先,和创业者一起做一个新的产品、打造一个新的品牌本身就是一件高风险收益并不确定的非对称投入。

其次,和创业者合作的组织形式如何清晰界定,是投资入股?还是创办合资公司?这个问题实质上是控制权的界定以及价值创造链条的重新划分,以及明确安克创新和创业者之间的分工关系。

阳萌认为随着公司吸纳更多的外部人才加入,未来安克创新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会更接近于游戏公司与游戏工作室的关系。“多个产品团队就像是多个游戏开发工作室”。

除了要逐步确定恰当的组织形式外,在价值分配的设计方面也是一个难点,只有良好的价值分配机制才会吸引、驱动更多的创业者选择安克创新。

作为安克创新进入上市后新阶段的新动作,该“创业者”集结计划部分承担了组织变革的愿景,但其中的一些细节也体现出公司自身对这种探索的路径并不清晰。从对外宣传上来看,打出了百万级年薪字样的集结计划更像是一个面向产品大牛、团队leader的招聘计划。此外,集结计划的招募方向集中在充电、无线耳机、家庭安防几个领域,这些领域都是安克创新目前主要涉足的业务,这使得 “创业者”集结计划看起来更像是在聚焦眼前,而不是将眼光投向未来。

阳萌也坦言,安克创新提出这项计划本身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因为没有先前的案例可供模仿参照,一切都要靠自己来摸索。阳萌也向36氪表示安克创新未来可能更像是一个“投资公司+大学”。

对于有潜力的业务和团队,安克创新将投入资金和资源帮助其快速成长,也将为团队搭建学习体系,助力团队进一步发展。

速生速死的消费电子行业

百亿美元单品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截至2019年末,在美国亚马逊平台车载充电器、蓝牙音箱产品排名中,安克创新所销售产品位列最畅销产品,排名第一。在日本乐天发布的2019年平台最畅销产品排名中,公司的“Zolo”品牌无线音频产品全平台排名第六,超越“苹果“AirPods”等品牌无线耳机的销量;Soundcore2无线音箱亦位列畅销排行榜第九。

面对这些成绩,阳萌一直思考的却是如何打败这些产品,如何捕捉下一个现象级产品。

这些思考与阳萌对消费电子行业的认知相关。在他看来,消费电子是一个速生速死的行业,“小时候的随身听,后来的MP3、MP4,哪一个不是风靡一时,但是又都很快地从市场上消失了”。

正是如此,安克创新甚至会定期开“产品自杀会”,会议通常都是围绕新产品的研发,如何“干掉”先前的产品。

2017年安克创新之所以选择并推出无线耳机、智能音箱等几款产品,并有能力打造出细分领域的爆款,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公司的“浅海理论”。

阳萌把消费电子看成是一片汪洋大海,将深度作为品类市场规模的衡量,会发现很多品类是处在浅海领域,深海领域的品类数量很少。智能手机是市场规模最大的品类,规模约5000亿美元,此外,千亿美元以上的品类也只有PC、电视及平板电脑。可以说大部分品类都是在浅海领域。

由此,安克创新提出了选择品类的两个原则:首先,该品类要处在浅海,但市场规模不能过小;其次,该品类仍处于产品生命周期的萌芽期或成长期,有进一步创新的空间。

安克创新过去选择从移动电源入手,现在逐步拓展到无线耳机、扫地机器人、家居安防等品类。安克创新在一次次细分品类的探索实践中,逐渐将公司战略确定为浅海战略。阳萌表示公司将持续在多个细分品类推出产品,形成品牌。

为了能够做大浅海市场,持续研发新产品、新技术,安克创新在研发领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2019年安克创新的研发人员占据了53.38%的员工比例,研发费用也达到了3.94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92%。公司此次IPO募集资金的58%将用于投入建设研发中心。

与此同时,安克创新也希望进一步提升组织的开放性,同时进行组织的流程化变革,让外部人才有机会,内部人才有成长。

事实上,过去的经历也给了安克创新一定的底气。在混沌大学的分享公开课上,阳萌曾介绍两个关于人才梯队的典型案例,一位则是从安克内部成长起来的产品总监Alex,另一位则是原360手机总裁祝芳浩,祝芳浩2018年加入海翼智新担任总裁,主导智能投影仪品牌「Nebula」。此外36氪还注意到安克创新创立无线耳机品牌Soundcore时,其负责人高岩也是从外部吸引过来的。

安克创新的尝试

也是这一代新硬件公司的探索

速生速死、研发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不确定,也让创新硬件公司一度被认为是2倍PS行业。消费电子知名公司GO-Pro、Fitbit、Arlo等在上市之后都曾受到资本市场追逐,但往往昙花一现,随后股价一落千丈。

打破这样的魔咒是新一代智能硬件公司的集体探索。

回顾安克创新发展历程,2014年起步时通过打造充电配件抓住了智能手机的浪潮,2017年之后又连续切入无线耳机、扫地机器人等多个品类,2019年安克创新智能硬件创新类产品收入为15.1亿元,同比增长73%,其中智能安防产品收入由2018年的3800余万增长到近1.7亿元,为创新类产品里增幅最高的品类。

但在智能硬件领域,一个新技术的领先时间可能只有几个月。例如安克于2018年11月26日发布首款采用氮化镓技术的充电插头,Aukey在同年12月10日就推出竞品PA-Y21,其他竞品品牌的氮化镓充电插头上市时间也在19年1月以后陆续推出。

如何在这个快速迭代的行业里形成持久的竞争力,安克创新又会交出怎样的一份答卷?

10月29日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提到,公司前三季度总计实现营业收入60.19亿元,同比增长32.45%,主要系公司无线音频类和智能创新类产品销售增长所致。另外从2017年到2019年,智能创新类产品收入占比逐年上升,已从8.43%增长为22.7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