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 产业互联网企业核心能力如何构建?

在消费互联网时代,需求侧的数字化基本完成。如今进入互联网下半场,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供给侧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方兴未艾。

在疫情发生之前,很多企业对产业互联网等数字技术的应用一直缺乏足够的动力,从整体上看,我国经济的数字化,很大程度上是集中在营销领域。在疫情发生后,很多企业开始尝试着使用各类线上办公等新模式,并实现了线上开工,这使企业开始尝到数字化的甜头。

说到底,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必须进行彻底的数字化转型,才不会被新时代所淘汰。当传统行业的内在元素真正完成了数字化的改造之后,产业互联网才算是真正完成。

数字化是B2B企业逆势增长的引擎

突发的疫情,使得企业线下经营被迫“停摆”,在这种变化下,进一步强化了用户需求升级和线上化的趋势。这时危机背后凸显出的趋势是,企业数字化能力越强,损失就会越小。故而不少企业数字化转型意识崛起,并加入到数字化转型的行列当中。

这点尤其体现在B2B企业上,原来它们获取客户通常都是通过邮件、短信、展会。但现在邮件、短信打开率低,打电话难接通,疫情下展会暂停。同时由于对接多种渠道,也经常会出现线索无法溯源,导致同一线索多渠道重复等问题。

所以,事实上B2B企业相比B2C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上反而变得更加迫切。

故而那些企业数字化成熟的B2B企业,在面对冲击时,能够第一时间协同各部门制定应变措施,把业务快速转到线上,将企业损失降到最低。

由此可见,数字化转型对B2B企业的重要性。其实在此之前实际很多传统B2B企业本就非常想做数字化转型,但因为数据治理的难度、客户决策流程的复杂,以及传统营销手段的优势等因素,导致企业将“数字化”放在了重要而不紧急的尴尬决策位置上。

一直以来B2B企业主要是依靠线下展会拓客,或者是人情关系维护。突发的疫情毫无疑问给B2B企业上了一课,一方面是企业营销人员缩减在线下展会渠道的投放支出,另一方面倒逼经销商主动转移至线上,原来很多经销商实则都没有线上意识的概念。

线下客流量的减少、面对面沟通难度加大和经销商的改变等因素,成为了B2B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推手。在疫情下,如果不兼容数字化,线下很多事情或者业务就会受阻,在这种催化作用中,倒逼着企业数字化进程加速,现如今到了新一轮加速的阶段。

我们看到很多B2B平台,从赚取贸易差价,开始向服务转型,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把供应链上下游的工厂端、流通端、零售端汇聚到一个平台上,通过数据实现三端的协同,这样可以实现产业链上生产、工艺、商流、物流、金融、零售、服务等环节的多方需求。最终转型为产业数字化基础设施。

总而言之,不管是传统企业还是新兴产业互联网平台,中国正在进入新一轮数字化转型加速的时代,数字化将会成为企业常态化工具。产业互联网的目的在于降本增效。向“数字”要“效率”,是产业重塑的必然选择。

后疫情时代,数字化是企业核心能力

过去中国经济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企业面临的是蛋糕不断做大的总盘子,叠加低廉的人力成本,企业遇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在发展中解决。

企业没有尝到精细化运营的好处,也没有认识到企业信息化的价值,所以中国企业数字化发展滞后,我们看到美国市场上出现了很多2B类型的巨头,像Salesforce、Zoom都已经是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但是中国新一代的企业服务公司,无论从上市的数量还是整体的体量还相距甚远。因为美国的各项产业都处于成熟阶段,企业在存量市场上争夺蛋糕必须要对自身的效率进行提高,而数字化技术就是非常重要的手段。

对比美国,中国的企业服务公司无疑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这几年中国经济增速换挡,流量、人口红利接近尾声,产能普遍过剩,企业开始面对存量竞争的状态,这种情况下降本增效、精细化运营是必须的选项。

但问题是,虽然企业早就知道中国市场已经由增量走向存量,企业也一再说数字化变革,却一直做不出实质改变。埃森哲一份研究报告显示:80%的中国企业都尝试进行数字化转型,却仅有4%的企业真正释放了数字化潜力。

可正是因为疫情的逼迫,让企业在危机中意识到数字化的价值,让它们不得不主动重构企业的数字战斗力,以此提升企业效率、优化成本。

可以确信的是,未来将是技术为王的时代,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会让商业变得智能化、数字化,很多企业能够依托数字化塑造核心竞争力。

未来十年,数字、技术将重新定义制造业、服务业、零售,包括新的技术、新的资源,企业要把数字经济看作不是颠覆你,而是重新定义零售、制造、技术、资料、原材料,甚至组织架构。这个时代云化、数字化已经成为主流趋势,唯有用数字化手段武装自己,才可能让企业永葆竞争力。

数字化转型必须是“一把手工程”

虽然企业认识到了数字经济的价值,但这种能力的构建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数字化绝不只是应用一套软件、增设几个数字化部门的事情,数字化能力的构建是一套强调系统设计、全员参与的工程。

多数中国企业虽然认识到了数字化的价值,可由于原有企业数字化能力薄弱、企业管理层意识落后等多种问题,建设过程较为缓慢。

在行业专家看来,企业数字战斗力的构建需要在部署应用数字经济的同时,调整组织流程与管理机制,通过企业内部大规模网络协同和智慧决策中枢,构建敏捷型组织和共同型管理,激活人的创造力。

数字化转型是一场深刻而系统地变革,不仅仅是数字化新技术运用,更是一种认知和思维方式的革命。构建数字化能力的关键,是要将大数据转变为企业有价值的知识,并赋能成为员工、机器、设备、系统的智慧能力,赋能企业生产经营和管理。

数字化转型的上述特征,也要求一定是企业一把手领衔、CEO工程,并非弄点噱头,而是一个真正的变革。不仅仅修修补补,而必须有一个完整的应对战略。

此外,正如马云所强调的,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关键在于观念、理念,责任一定在一把手身上,责任不在技术部门,一把手不改变的企业一定不是有远见,有担当的企业。

注:文/亚敏,公众号:B2B内参(ID: b2bnc1),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想要接收最新资讯,寻找商机,欢迎进群沟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