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黑马“极兔”,暗战双11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对哪家快递来说,双11的确是一场大考,但对极兔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也可能是一朝坍塌的最坏时机。

双11已经成为一个必争的时间节点。

前端,阿里、京东、拼多多提前20天先后启动线上购物狂欢;后端,快递行业的战争硝烟也开始点燃。

10月22日,一则“韵达封杀极兔快递”的新闻冲上热搜,这被解读为巨头联合,扼杀行业新秀的行为。

极兔快递起于东南亚,英文名叫J&T Express,幕后老板是OPPO印尼公司的创始人李杰,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同为段永平的“门徒”。

今年4月,极兔快递在中国全国起网,据国信证券的报告,半年多的时间,日均单量接近千万。

对于始终在血拼的三通一达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值得防范的对手。对于阿里来说,极兔与拼多多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忌惮的理由。

真相究竟如何?「电商在线」采访了“三通一达”以及极兔的快递加盟商,试图从他们的视角还原这场热议背后的实质。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对哪家快递来说,双11的确是一场大考,但对极兔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最好时机,也可能是一朝坍塌的最坏时机。

快递品牌间的竞合游戏

根据《21世纪财经》的报道,韵达在内网发布的《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里,主要包含几个要求:

旗下加盟商不能同时加盟极兔快递;

网点不能揽收、派送极兔的快件;已经进入转运、末端的快件要取证上报;

代理极兔业务的,处以2000-5000元的处罚,发现极兔快件,按1000元/票处罚。

对这些规定的疑问首先是,为什么韵达(乃至其他品牌)的部分网点,会代理/派送极兔的业务?为什么极兔需要其他快递品牌?

行业内人士向「电商在线」解释了这个逻辑:通常,乡村或者其他难以配送的地区,需要末端共配;此外,如果A快递品牌没有覆盖到某网点,那他也需要与B快递品牌进行合作转运。

「电商在线」曾经采访过一名负责灵隐寺片区的中通快递员,除了自己品牌的业务,其他包括顺丰、百世以及其他三通一家的快递都会交给他统一配送。

杭州滨江区一名申通的快递加盟商也表示,这种末端共配和转运在他们身上也发生过,“我们这种情况不多,但是有几类,比如某个区域我们发不过去,或者那个地方的网点在整改,那我们可能会转其他快递。”

他举例,如果送到偏远地区,会需要转运邮政,或者如果考虑到时效性会转运顺丰。通常而言,邮政覆盖的地方更加下沉,而顺丰在服务和时效性上更有优势。

极兔快递找其他快递品牌有类似的逻辑。极兔快递加盟商朱轩(化名)告诉「电商在线」,这种合作通常在末端,“比如某个小区我们没有网点覆盖到,考虑到配送时效,我们就会找其他家合作。”

常理下,这种合作是共赢的,发起托运的快递方缩短配送时长,降低成本,接受承运的快递品牌能赚钱。

政策上也是支持这种模式的。4月17日,商务部办公厅、国家邮政局办公室就发布相关通知,其中明确提到,要鼓励快递企业开展联收联投,促进资源集约。

但在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里,这种合作并不常见。包括申通、圆通、百世的部分加盟商都告诉「电商在线」,因为自身网点密度足够,跟行业对手合作共配的情况并不多,也没这个必要。

网点数量上,韵达在全国目前有4万多个,中通、圆通3万个,最少的申通也有2万5千多个。相比之下,极兔官网给出的数据并不明确,只写着90%的全国覆盖率。对比之下,圆通的覆盖率数据则精确到97.2%。

起网半年,网点的密度不足也在情理之中,扩张网点、建集散中心、分拨中心都是一件周期漫长且烧钱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看,极兔依然有“依赖性”,而能有被“封杀”的可能同时也暴露了其本身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软肋。

一些拼多多商家告诉「电商在线」,他们没有选择极兔的理由,就是因为很多地方极兔还覆盖不到,而且配送时效性目前还不够强。

极兔被“关照”的真相

针对“封杀”的传闻,「电商在线」联系韵达和极兔官方,二者都对该事件表示不予置评。

但圆通、申通包括百世的快递加盟商都告知,并未收到总部明确的通知,上述杭州滨江区的申通加盟商还表示,如果有其他品牌愿意找他们承运,他们是乐意和开放的,毕竟要先活下去。

极兔加盟商朱轩则实在地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配送时效可能会晚一两天”, 但他并不十分担心,“网点跟我们合作,也是为了赚钱,真要是封杀我们,下面的网点老板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

他从事快递行业十余年,几大快递公司都呆过,他认为这种被“关照”的行为,更多是一种快递品牌之间的竞争宣战,并不会造成实质上的垄断或者绞杀。

三通一达成立时间久,无论在基础设施建设、人员配备、干线运输上都具有优势。

反映在订单上,圆通上半年完成的单量是49.36亿件,日均2700万;韵达和申通7月的快递业务量分别为10.64亿、12.68亿,日均业务量分别为3500万、4200万;中通二季度达到46亿票,日均业务量达到5000万票。

同期,这些数字对应在极兔上,是日均订单5月份200万,6月份500万。十倍的差距。

但行业挑战者对守成者来说,最可怕的是增速。

增长幅度上,上半年中通和圆通都保持在5%以内,而韵达和申通则为负增长。相比之下,极兔快递在618突破日均订单500万之后,又在7-8月份达到了700-800万。

「电商在线」走访了极兔余杭区和西湖区的两个站点,其中余杭的站点因为业务扩张而搬迁到一个更大的仓库,西湖区的站点也拆分为两个站点,进行分拨和配送。

西湖区的站点仓管唐朝(化名)表示,他入职3个月,见证了站点从最开始每天2000单,到如今稳定在3500-3800单,预计双11的单量能达到每天7000单。

通过走访,我们了解到,所谓的真相,无外乎巨头不愿开放自己的物流基础设施,就像一场暗战,在对手增长太过迅猛之际,抓住自己在网点和人力上的先发优势进行遏制。

目前,官方都没有明确表示,但回归商业竞争的逻辑,这似乎也是他们不得不做的事情。

输血奔跑的极兔

极兔的快速增长,诀窍很简单:价格便宜。

在西湖区的那个站点,极兔快递贴出了他们的价目表:同城散单底价首重5元,省内6元;3000票以上的大客户首重能低至2元和2.2元。

这是对外的价格,实际比这更低。

站长告诉我们,以他们目前的电商卖家客户为例,他们初始就能给到1.8-2元,“基本就是我们的成本价了。”

这个收费算上人力等费用,他们显然是亏钱的,但加盟极兔却并不算亏,“根据我们的派送、时效、签收成功率,总部会给我们不同程度的补贴。”

先做量,烧钱换增长,极兔的身上有拼多多成长的影子。2019年,拼多多以70亿的亏损烧出万亿GMV,而极兔半年多的飞奔扩张,经历了3次融资。很多地方需要用钱。除了给加盟商的补贴,分拨中心、集散站、购置车辆等基础设施的配置都需要烧钱。

融资输血已经是极兔发展至今最关键的一部分。根据亿邦动力报道,极兔的新一轮融资规模达到百亿级别,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等多个风投基金。

朱轩给我们展示了极兔的配置,“我们最大的分拨中心在广州,花了1200万,甘肃的分拨中心300万,杭州的集散站至少有7个,每个也得120万以上。”

烧钱换量的做法并不新鲜,甚至是快递的最传统的竞争模式。

从三通一达创立到如今,价格血战从未停止。根据《21世纪经济新闻》报道,今年8月份,韵达、圆通、申通的单票收入分别为每票2.12元、2.11元和2.11元,同比分别下降20.97%、33.75%、22.57%、23.55%。

价格战能在初期快速打开市场,但资金输血并不能一直持续。

极兔要在行业内占据一席之地,需要的是包括降本增效、制度管理、调度能力等各方面体系完善。

双11是练兵最好的时候,也可能是崩塌来得最快的时候。

快递黑马迎战双11

需要追问的是,极兔除了低价和补贴堆出来的订单量,还有什么优势?第一次面对双11的大考,它又有哪些准备?

加盟商朱轩想了许久,除了低价,他只列举出了一个小小的创新点,“我们截单的时间提前到了6点,错开物流高峰。别家快递还在装车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路上跑了。”

但这是平时的订单量,按照他们站点双11每天7000单的预测,他不敢保证还能否维持这个效率。

大战未至粮草先行,钱是最基础的,其次是人,然后是车辆。

刘园(化名)上个月刚来杭州,在商场看到一辆极兔快递车的时候,他径直走上去问:“还招人吗?”“招!”

火速就入职了,底薪3100,单票派费1.4元。

他做过几年快递员,对比了一下,极兔有底薪,单件快递收益高,但是总的单量可能不多,算下来收入差不多,“不过这是个新快递,我觉得可能以后空间大。”

为了备战双11,刘园这样的快递员,最近朱轩的站点一下子就招了5个。合作商也在谈,“外卖啊、达达啊、货拉拉这些,可能作为双11的机动送货组。”

作为加盟商和站长,他最担心的还是到时候人不够,“准备了200万配送费,平时1元的派单费,双11我给3块钱总有人送吧,再怎么样也要平安度过双11。”

目前,极兔9成以上的订单来自拼多多,也和苏宁易购、当当网、有赞、蘑菇街、快手、抖音等电商和内容平台都达成了合作。根据Tech星球报道,这个双11,极兔要冲击的目标是日均订单2500万。

但除了加盟商的个别信息拼凑,极兔尚没有官宣任何双11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三通一达仍然是轰轰烈烈的扩建、买设备、增加人员。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圆通2020年中心场地改扩建项目36个,到10月底可完成92%。

中通则购置了3600辆高运力牵引车,新增了1万多人的驾驶员和操作员,提高转运中心的自动化分拣设备。

申通和韵达同样在智能化上下功夫,准备发挥自动化、信息化和智慧物流的优势……

“三通一达”至今走过11个双11,而极兔如何走过第一个双11,或许影响着这个行业队形未来的走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