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招股书中 我找到了京东健康崛起的秘密

在京东数科递交招股书两周后,京东健康也紧随其后,正式迈出上市第一步。

9月27日,京东健康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美银美林、海通国际、瑞银担任联席保荐人,华兴资本担任财务顾问。根据京东集团公告,京东将间接持有京东健康不少于50%的股权,京东健康仍为集团子公司。

京东健康是京东集团孵化出的第三只独角兽,或许不像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那样名声在外,但京东健康其实已经取得许多成绩。

从2014年医疗健康业务独立运营开始,只有6岁的京东健康已在营收、增速、用户规模等指标上,力压多家传统线下连锁药店。

这只初生牛犊的秘密是什么?

1

2019年,京东健康实现营收108.4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医疗健康平台及在线零售药房。如若最终成功上市的话,他们也将是港股首家营收突破100亿元的互联网医疗企业。

从营收构成来看,京东健康类似一个专注于医药健康领域的垂直电商。商品收入和服务收入是他们的营收来源。

商品收入主要是公司通过京东大药房出售自营的医药、健康类商品。京东大药房于2016年上线,是首个开展自营药品零售业务的大型电商平台。

商品收入从2017年的49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94.3亿元,年复合增速38.7%,并在今年上半年加速增长,实现营收76.9亿元,同比增幅87.6%。

服务收入主要是京东健康向第三方商家收取佣金或线上营销服务费,同时还包括向用户提供在线医疗健康服务以及向医院提供智能解决方案。

这部分收入在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1-6月分别为6.5亿元、9.1亿元、14.1亿元和10.8亿元。服务收入的增长正在提速,2018年为40%,2019年54.3%,到了今年上半年,增速进一步提升至74.2%。

京东健康在集团内成立的时间晚于京东物流和京东数科,但他们却已经实现了对行业内传统龙头企业的超越,这点是物流和数科所不及的。

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大参林是A股上市的四大连锁药店。2019年,老百姓和大参林的营收规模均超过110亿元,力压京东健康的108.4亿元,但他们的优势并未能维持到今年上半年。

「略大参考」整理各家公司2020年半年报发现,老百姓、大参林、一心堂和益丰药店在今年上半年的总营收分别为66.9亿元、69.4亿元、60.3亿元和62.9亿元。相较于这群“60后”,京东健康已经快要变成“90后”了,其营收规模为87.8亿元。实际上,即使只考虑商品收入(76.9亿元),京东健康也足以完成对四大连锁药店的反超。

京东健康不仅在绝对规模上实现了对线下龙头连锁药店的超越,其76%的增速同样遥遥领先一众线下对手。

四大药店中最年长的一心堂出生于1981年,其次是1999年成立的大参林,老百姓和益丰药店均诞生于2001年。相比之下,京东健康还只能算是一个6岁的初创公司,医疗健康业务在2014年才从京东集团独立运营。

互联网企业的速度制胜论再次得到验证。

2

前端稳定的流量供给和后端强大的供应链能力是京东健康在上半年反超线下前辈的根本。

疫情期间,人们对健康产品和服务的意识大幅增强,推动京东健康用户稳步增长。

截至到今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累计服务1.5亿用户。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十二个月,京东健康活跃用户(最近12个月有过至少一次购买的用户)数量分别达到4390万、5050万、5610万和7250万。

这些数字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传统药店近年同样在发力数字化会员业务,老百姓是其中的佼佼者,但其2019年的活跃会员也只有1616万,还不到京东健康同期活跃用户的30%。

也就是说,其实在疫情爆发前,京东健康的活跃用户已经远远超过老百姓等传统药店,为他们的营收超越线下同行奠定基础。疫情的爆发只是加速了这一天的到来。

供应链方面,京东健康已经于全球范围内众多制药公司和健康产品供应商建立合作关系。卫材中国、勃林格殷格翰、艾尔、优时比均在他们的朋友圈内。与自营业务形成互补的是开放的第三方平台。凭借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京东健康吸引了大量第三方商户入驻,进一步丰富了平台的商品提供。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健康平台上的第三方商家数量已经超过9000家,SKU超过1000万。

京东物流遍布全国的11个药品仓库和230多个其他仓库,以及超过13万人的配送团队成为京东健康履约能力的保证。

随着营收规模的稳定增长,京东健康履约费率在报告期内不断下降。从2017年的11.5%跌至今年上半年的10.4%。虽然只有1个百分点的优化,但考虑到零售业的利润率普遍不高,一点点费率的下降反映到利润层面都会是显著的提升。京东健康还利用全渠道布局满足用户紧急性用药需求,主要包括当日达、次日达、30分钟、7*24快速送达服务。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渠道布局覆盖了超过200个城市。

3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2019年的医疗健康支出达到6.52万亿人民币,高居世界第二。

巨大的市场空间吸引了众多互联网巨头的关注,他们纷纷以自己的方式切入这个万亿市场。

财大气粗的阿里巴巴喜欢买买买。他们在2014年收购中信二十一世纪,并更名为阿里健康,以药品信息化和电子监管入局健康产业。

腾讯打的是“流量+技术”的组合拳。他们以微信、QQ的巨大流量为入口,配合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支持,围绕医疗服务、医疗保险和医药研发流通等领域进行布局。

百度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探索可谓荆棘坎坷,旗下的医疗广告一直饱受争议。2017年,百度将医疗事业部整体裁员。不过面对这一广阔的市场,李彦宏不可能无动于衷。“All In AI”后的百度凭借算法算力等优势,定位于“产业智能化”,打造了AI医疗智慧中台。

相较于其他巨头,京东在医疗健康产业上的布局同样极具特色。

“卖货”是京东最擅长的事情,也是他们进入健康产业的起点。2013年,京东启动了保健品类的零售业务。次年,平台上的医疗健康业务开始作为独立的板块运营。2016年和2017年,B2C的京东大药房和B2B采购平台“药京采”先后上线。

在对销售环节实现全面覆盖后,京东开始向产业链的其他环节扩张。2017年12月,京东互联网医院上线试运营。这显示京东正试图成为技术提供商,推动医疗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去年5月份,京东集团将京东大药房、药京采和京东互联网医院三块业务从京东商城中分拆出来,成立京东健康子集团。

从医药电商到技术提供商,从出售商品到售卖服务,这样的转变对于京东来说并不陌生。京东集团自身其实也正处于这样的调整中。

从这个角度来看,京东健康的独立上市其实是京东集团把旗下最具吸引力的业务板块拿出来单独融资。

京东健康本身处在一个潜力巨大,且增长迅猛的行业中。

2019年,中国医疗健康支出的数字化占比只有3.3%。具体来说,仅仅2.4%的药品通过院外在线零售药房分销,在线问诊占总咨询量的比例也只有6.0%。越来越多的线下从业者正在关注数字化转型。线上医院的数量由2018年12月的119家增至2020年4月的497家,增幅达到317.6%。今年1季度,超过11000家数字大健康公司被设立。

京东集团此前形成的各项资源也成为京东健康未来征战的筹码。

在销售环节,“京东”的品牌影响力和超过4亿活跃用户为商品销量提供了保证;在技术和支付方面,京东数科的积累将祝他们一臂之力;履约方面,自建的物流体系让京东健康具备绝对竞争力。

上图是京东健康招股书中关于关联企业的介绍。想来真的很有意思,早年京东通过线上零售孵化出物流、支付等业务,如今这些业务又成为了基础设施,在对外开放的同时,也推动内部其他垂直领域的零售业务进行转型(如医药电商向互联网大健康服务企业转变)。

如若京东健康的模式成功,未来我们可能会看到京东家电、京东生鲜、京东母婴等更多京东内部的垂直品类被拆分。

这或许就是京东健康上市的另一层意义吧。

注:文/李可乐,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想要接收最新资讯,寻找商机,欢迎进群沟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