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创的下一个五年:生长出一片大海

“这样的盛事,自2018年以后很少见了。”

一个资深的影视产业媒体人,来到新丽传媒·腾讯影业·阅文影视“合光·向融”发布会后,在朋友圈发出如此感慨。

在这场被业内称为“三合一”的发布会上,腾讯和阅文要展示自己在影视行业里未来五年乃至更长的规划。

新丽传媒是老牌影视公司,腾讯影业虽然说是新军,但算一算,也已成立五年。这五年,中国电影产业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起落——2015年,中国的电影行业还沉浸在近50%的增速里,觉得超越好莱坞只是时间问题,但2016年开始,增速回落、红利丧失、这让整个产业都开始思考新的产业变革的时机和模式。

在这五年里,互联网公司也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消费互联网增长见顶,产业互联网成了新的未来。腾讯在消费互联网时代的能力无人质疑,但在新的时代,却面临着诸多质疑。

2018年9月30号,腾讯宣布架构调整。之后两年,腾讯在各个领域开始了调整,从大面上的架构调整,到人事改革,如今,腾讯影业、阅文影视和新丽的整合意味着,腾讯的改革已经开始落到具体的业务部门上,撒出去的网,正在收回来。

在发布会上,三家影视公司宣布将整合联动,程武在活动现场表示,内容产业布局需要从广度转向深度,实现“好内容-内容产业-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从具体分工来讲,腾讯影业将不断提升主投主控及自制能力,扮演好“枢纽”角色;新丽传媒则会聚焦头部项目的制作;而阅文影视是具备海量原创IP源头的平台,未来将主动链接产业,推动对优质IP的体系化影视开发。

发布会发布了56个项目,其中《1921》《人世间》《庆余年》第二季和《赘婿》等重点项目,都是由三者中的三家或两家携手打造的。

“在这个定位下, 大家各自重叠的领域会很少,反而联动会很多,会联合打造。”在接受采访时,程武说。

电影行业需要调整,互联网行业需要调整。不同的潮流汇在一起,推动出这次的“盛事”。

程武变得不再委婉。

程武是职业经理人出身,加入腾讯前没有创业经历,但来了腾讯,他却开始尝试“内部创业”。从2011年开始,在任宇昕等高层的支持下,程武协调内外资源,陆续推动了动漫、文学、影视、电竞等业务的启动,并且推动其融合,成为一个相对完善的新文创业务生态。

不论公开演讲,还是媒体采访,或者与同事沟通时候,程武都是面带微笑,彬彬有礼,他在一次采访里说这是自己的职业习惯,“我负责市场公关,一旦说错,就会给公司造成危机,不敢大意”。

但在上个月发给阅文的内部信里,程武罕见地用了较为严厉的措辞。他说了公司部门墙严重、部分干部和员工丧失奋斗精神、业务失去对市场的敏锐等内部问题。

相互挖坑、得过且过、故步自封……他用了这些词来敲打着整个阅文,总结说,“这些问题,也使得我们在关键布局上行动迟缓、在核心业务上效率低下。究其根本,是我们的组织向心力、奋斗动力和文化价值观出了问题,这比外部的挑战更加危险!”

挑战的确越发严峻。

八月十一日,阅文公布2020年中期业绩,在上半年,公司实现总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9.7%;受新丽传媒商誉减值及业绩不达预期影响,净亏损达33.1亿元。

面对亏损,程武认为这是“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程武表示,“我们将积极面对这些问题,并已在影响核心业务的一些紧急事态上做出了快速回应。未来,我们将聚焦对内容、平台以及生态进行升级再造,以释放阅文的核心价值并扭转困境。”

阅文面临的困境,也是整个文化行业面临的难题。

文化产业的生命在创新,但创新的代价便是容易失败。“电影圈里有个说法是‘721’,10部电影里面7部亏钱、2部不亏、1部盈利,但在中国实际盈利的电影数量并达不到10%。百事可乐可以经过大量实验,保证99%以上的合格率,可文化产品做不到。”程武说。一次的重大失败,甚至可能改变一家公司的命运,这样的例子不论中外,都不难找到。

好莱坞的答案是“工业化”。以严格的创作委员会机制,确保作品的成功,不过最终的走向,是好莱坞票房靠前的电影,几乎都是改编或者续集。好莱坞电影丧失了它的创造力,如今正面临着来自流媒体的严峻挑战,这挑战可能带给它空前的危机。

消费者总是渴望着新东西,但新东西总会带来不确定的风险,程武说,这是整个行业所普遍存在的“系统性风险”。

怎么解决?或者说,怎么不断涌现出新的好内容?

“这个问题,就好比问:如何能留住一滴水?最好的答案,就是滴水藏海。我们只有搭建好广阔的内容产业生态,才能让好内容源源不断生长出来。”这是程武的回答。

“不孤立做影视”,几乎在每个场合,程武都会重复一遍这六个字,这是腾讯做电影的基因。

这次,他从反面说了原因:“如果孤立做,每个产业,都克服不了自己产业的缺点和困难,都有自己产业所带来的天花板,文字想象力丰富,表现形式比较单一,动漫处于中间,相对垂直小众,影视投资周期非常长,还有游戏,游戏的成功率比影视还低,但是游戏的好处是可以和粉丝和用户长时间沟通和交流,而且它的变现周期很长,衍生品周边和乐园是到人们的日常的现象生活中,但是前面没有丰富的人物、清晰的形象和情感的积累延伸品是做不出来的,乐园去了也没有动力。”

不同的内容形态都有各自的短板。腾讯要做的,是要发挥不同业务和内容形态的优点,同时要降低风险。为达到这一目的,程武在2011年提出了“泛娱乐”,并在2018年将其升级为“新文创”,这二者的共通之处,是要打通产业壁垒,以降低风险。

理念的提出是第一步,下一步是要在不同的内容产业里,都打好基础。

“泛娱乐”概念提出的时候,腾讯手里的数字内容产业只有游戏,程武带着团队,要从头再搭建起一座城堡。

第一个启动的是动漫业务。2012年,几乎没人看好腾讯能做起来正版动漫的生意,但三四年之后,《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等国产漫画便已经拥有了大批粉丝,在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影业更是宣布《一人之下》将被改编成真人版电影,由乌尔善执导。

2013年,腾讯文学问世。2015年,在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基础之上的阅文成立。今天,阅文手上有着1340万部作品,有着蝴蝶蓝、猫腻、爱潜水的乌贼等顶尖作者,也有《庆余年》、《全职高手》这些已经被市场验证过可以多形态开发的作品。

2015年,腾讯影业成立。那正是互联网扎堆进影视行业的时候,但潮退之后却又风烟俱寂。腾讯影业走得不算快,但走得稳,它参与了《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八佰》、《毒液》等项目,不断学习、成长,从这次的发布项目中,已明显看到其主控及自制项目正在变多,如《1921》《人世间》《藏地密码》等。

这些业务模块有着频繁的联动,如《庆余年》电视剧、《将夜》电视剧、《择天记》电视剧、《从前有座灵剑山》的漫画和电视剧等作品,都有阅文和腾讯影业、腾讯动漫、腾讯游戏之间的合作。不过,这更类似于兄弟公司间的合作,而非大生态的内部协同。

阅文也曾试图通过 “IP全产业链开发”在内部打通IP价值——但坐拥无数优秀IP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即便阅文通过收购新丽等举措来弥补短板,其在IP开发上依旧极不稳定。所以我们能看到,在2019年,阅文旗下既有爆款《庆余年》,也有《斗破苍穹》、《武动乾坤》这种口碑不佳的改编电视剧。

优质IP频频产出,但却无法充分激活其价值,这是阅文的痛点,也是腾讯新文创生态的一个短板。

在这样的业务背景下,程武接下来想做的,是完成“真正的融合”。

融合不是一个机械地堆叠过程。

先前,几个部门和公司之间也有过合作,但并没能真正体现出协同的优势。此前,阅文便是一家“孤悬海外”的公司。程武觉得,阅文甚至没能和收购之后的新丽完成联动与融合。

即使被看做典范的《庆余年》,也并非阅文主导,而是腾讯影业主导的项目。

“毕竟跨领域改编是一种专业能力,需要建筑在对不同文化表达、演绎形式规律的深刻理解与灵活转变上。”程武说。

融合也应该是升级的过程,融合之后,团队应该保持先前独特的专业能力,有清晰的定位,同时整合起来,也能够作为一个大团队来作战。

融合需要落实到具体的项目上。影视行业是典型的项目制行业,也是在项目里练兵。《庆余年》用的是阅文的IP,腾讯影业来做规划,新丽负责制作;《人世间》是腾讯影业发掘的作品,但在创作时候,也会联合新丽的人共同把关。

没有一个团队会具备无限的带宽和所有的能力,不同团队之间的组合,不但提供了相应的能力,也确保了每个团队原先的灵活度不至于丢失。

在项目合作之上,三家公司也在搭建新的创意管理体系。

不论好莱坞,还是日本,在创意开发比较完善的地方,总会有“创意委员会”。他们对作品有着极高的话语权,可以决定要不要开发某部作品,或者开发的方向是怎样的。在一些公司,创意委员会的人甚至会提供细节上的指导。

这些可以对中国的电影行业提供借鉴,不过难以直接借用。一个现实的原因是,阅文自己便是市值不低的上市公司,内部已经有了完善的部门设置。腾讯影业成立五年,也有众多的业务单元。在影视业务之外,还有腾讯动漫等业务,也会参与合作。这样的情况,使得腾讯难以照搬好莱坞或者日本的模式。

程武现在的方式,是先从上层开始,将融合的理念贯彻到不同的公司里。现在,他已经是腾讯影业、阅文集团和腾讯动漫的负责人,新丽的事情也在看。

他们还成立了跨公司的影视委员会,程武和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是联席主席,统筹所有的IP影视化,负责制定标准,也负责判断和把握作品方向与制作时机。同时,委员会也会判断,哪个团队去改编哪个IP,才能有最好的效果,在具体的项目上,不同团队应该怎么协同。

程武说,这一机制目前还没有完全运转成熟。最近几个月里,大家的理念已经达成了一致,也有了一些联合项目,接下来要做的,是在不断的项目推进与复盘里,改良委员会的机制,并通过人才的流动和联动,让三家的联合,可以涌现出新的创意。

三家闭门搞融合不是程武最终的愿景。

程武不想做闭环,不想把所有的IP都攥在自己手里。他所说的不孤立,不仅说的是不同内容形态之间需要联动,也是“打开门做生意,和不同平台形成战略合作,形成共享、共创”。

程武说,这次的发布会,只是“业务耦合的新起步阶段”,接下来要如何做,还要在不断地实践和跑动的过程中调整。

不论腾讯的内容业务,还是影视业务,都已经走到了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套用的地方。内部整合完成之后,接下来是更莫测的前路,而它的每一步路,都会成为身后人辨清方向的标记。

注:文/许阳,公众号:36氪(ID:wow36kr),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想要接收最新资讯,寻找商机,欢迎进群沟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