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增资 高鑫“套现”:大润发进入“没落时代”?

三年后,阿里又对高鑫零售“出手”了。

10月19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拟向高鑫零售投资280亿港元(约36亿美元),交易完成后,阿里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将增至72%,成为高鑫零售控股股东。

同时,根据《收购守则》,阿里须向独立股东作出强制性全面要约,每股现金8.1港元。高鑫零售上周五(10月16日)收报7.93元,要约价溢价2%。

加上2017年的入股,阿里两次累计拿出65亿美元,即450亿人民币,控股了市值1000亿的高鑫零售72%的股权。

对此,阿里方面表示,与高鑫零售合作最初的设想,今天全部都变成了现实。

合作的三年间,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和欧尚超市484家门店全部实现在线化,并接入饿了么、淘鲜达和天猫超市共享库存业务。且所有门店都提供门店5公里范围内1小时达配送。

如今,阿里也不再满足于当第二大股东,再次斥重金成为控股股东,这不仅意味着阿里与高鑫零售的融合完毕,更意味着属于传统大润发时代的终结,而未来它的掌舵者将是谁,也决定大润发的走向。

1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完成后,黄明端在担任高鑫零售首席执行官的同时,也被委任为公司董事会主席。

其实,关于阿里入股高鑫零售后该谁“掌权”的问题,一直是业内讨论的焦点。

曾有传闻,阿里入股高鑫零售不到3个月的时间,董事会换了6人。就在阿里宣布张勇接任大润发主席时,黄明端曾一度离职。

然而,一年后(2019年3月3日),黄明端回归,其主要原因也是,帮助阿里培养团队,因在阿里内部,没有能够挑起卖场业态的人才。

因此,张勇邀请黄明端帮助稳定团队管理的局势。而这段期间,阿里也从集团筛选多位业务高层,培养接管大润发的工作。

最终选出了有快消品传统渠道背景和零售通经验的林小海。综合来看,林小海可能最适合接手大润发。

而在此前林小海接管时,也有知情人士透露,林小海分管零售通和大润发的过渡期在一年左右,如今,刚好一年,未来黄明端的何去何从也充满疑惑。

业内有传闻,黄明端的合约即将到期,或将离职。那时,林小海将完全接任。

如果黄明端彻底离开大润发,大润发可能从上到下将迎来新的变革。

在传统零售企业,一层层推进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主心骨”黄明端如果再离开,大润发将“改朝换代”,完全由阿里系执掌。传统零售企业“落入”互联网之手,这本就是一种风险。

另外,再从阿里参投的零售企业来看,无论是银泰百货,还是三江,在阿里过于“强势”企业风格下,其发展也蒙上迷雾。

如此来看,卖给阿里,对大润发而言可能是一种“伤害”,也有可能是“没落”的开始。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阿里手里,大润发确实有所不同了。

2

在阿里与高鑫零售结盟的三年中,可以很明显看到双方的“改变”。

尤其是今年上半年,高鑫零售保持“超市之王”的称号。实现营收531.70亿元,同比增长5.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62亿元,同比增长16.8%;同店销售增长为5.7%。

此外,高鑫零售的B2C业务实现大幅增长并为销售增长作出贡献。

今年一季度,在线店日均单量逾750单,二季度的店日均单量逾950单。截至8月12日,高鑫零售B2C的用户数达到近5000万,活跃用户数达到近1300万。可见,在黄明端的执掌下,高鑫零售的新零售转型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

变革为高鑫零售带来巨大变化。

高鑫零售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营收为1018.68亿元,同比增长0.5%;公司股东应占溢利28.34亿元,同比增长14.4%。

可就在2018年,高鑫零售在新零售的改造成果尚未显现时,也曾因业绩下滑饱受质疑。财报显示,2018年其营收为1013.15亿元,同比下降1%;经营利润41.96亿元,下滑6.5%;股东应占溢利25.88亿元,同比下降7.3%。

与2018年财报相比,高鑫零售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显然会更有底气。

现在看来,大润发在卖场嫁接新零售各种技术、应用的大胆尝试,到了开始收获果实的阶段。

在阿里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中,也透露,本季度为其赋能所贡献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约15%。

在阿里的规划中,视高鑫零售为线下的切入口,对大卖场的数字化改造有目共睹,帮助高鑫零售融入阿里生态。

最终,高鑫零售交出了一份日均50万订单,76% 的门店分布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这意味着大部分订单来自下沉市场),年GMV达到100亿,客单价平均62元,生鲜业绩占比超过50%的成绩单,巩固了大润发和欧尚在零售业内的地位。

但这些成绩都在黄明端执掌大润发之下完成的,如果黄明端离开,高鑫零售的业绩还会保持如此的增长吗?阿里系还将如何推进其发展?

其实,在林小海与黄明端接任的一年中,主要是让黄明端推动欧尚和大润发两个品牌的融合,在阿里此番入股高鑫零售之前,股权结构复杂还较为复杂。

但如今,能够明显的看到,黄明端这一年在大润发对其两个品牌做出的“努力”,不少欧尚的门店已经经历了产品组合、供货商结构及运营流程的调整,由此来看,黄明端归来的使命,也已完成。

3

由于今年疫情全国爆发,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发生巨大改变,高鑫零售的数字化转型也基本完成。

数据显示,进入2020年前三个月,高鑫零售同店同比增长4.8%,线上到家销售金额有4倍左右的成长。

看得出来,大润发在一步步用数据站稳在阿里集团的地位。

三年来,阿里也在流量入口、库存周转等方面为高鑫零售进一步打通合作,阿里巴巴2020财年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的12个月里,以淘鲜达为主的阿里巴巴商业平台,为高鑫零售带来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0%。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9月,阿里间接全资附属公司阿里巴巴网络技术还与大润发签订合营企业协议,成立上海润盒,其将由大润发中国拥有51%股份及由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持有余下的49%股份。

而这笔协议又在去年年底进行注资,由人民币1亿元增加至3亿元,其中1.02亿元及9800万元应分别由大润发中国及盒马(中国)注资。

与盒马(中国)订立增资协议将有助于加强财务状况,从而推动上海润盒的发展,并稳固其盒马店铺的营运,也借由透过大润发中国间接持有上海润盒的51%股权,公司将可共享来自上海润盒利润的利益。

其实,面对传统大卖场的模式,在未来很难再有大的发展空间,大润发只有通过转型、创新获得新生,但要与盒马走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毕竟,阿里没有必要再斥巨资购买,打造成另一个“盒马”。

阿里再次入股后,大润发可能会“改朝换代”,但承载阿里更大的可能。

根据凯度的最新的“中国城市现代渠道主要零售商市场份额”报告,2019年二季度,高鑫零售以8.2%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华润万家(6.5%)、沃尔玛(4.8%)、永辉(4.1%)、家乐福(2.8%)分列2~5位。

其中的亮点在于,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的市场份额为7%——就算剥离了欧尚,大润发仍然占据市场第一,线上巨头阿里急需大润发的加入,让其站稳中国零售业的脚跟,以及下沉市场的“希冀”。

另外,在阿里体系中,大润发则是负责零售“旧城改造”,更倾向于B2B业务中的快消品。

这个角色,正是大润发采购团队的优势,因此,阿里一定会不惜余力加强与其的合作。

接下来,阿里或将继续将大润发和零售通打通,大润发不仅是大卖场的角色,将会成为阿里的前置仓,对同城零售起到辅助的作用。

因此,阿里抓住大润发是“势在必得”,而大润发的“没落”,也可能就此开始。黄明端的职业生涯在传统零售大润发已画上句号,在未来,是阿里大润发。

但阿里究竟能把大润发带去哪里?仍是未知数。

注:文/十里,公众号:灵兽(ID:lingshouke),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想要接收最新资讯,寻找商机,欢迎进群沟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