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产业投资逻辑全披露:垂直 SaaS 微信和大数据

腾讯内部有个神秘的部门,既不在深圳南山总部,也不在北京海淀总部,而是在北京朝阳一栋大厦中单独办公。这个部门就是腾讯投资,曾经也被称为“腾讯战投”、“腾讯产业共赢基金”。

作为企业投资方,背靠5万亿港元市值的腾讯集团,2008年成立的腾讯投资与顶尖的投资机构齐名,成为国内战绩最显赫的投资机构之一。

目前为止,腾讯投资总计投资了超过800家公司,覆盖文娱传媒、消费零售、民生教育、金融科技、企业服务及海外投资等领域,其中上市或者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达到百余家。

过去几年,尽管腾讯投资出手果敢、项目不断,但是在内部外部都颇为低调,极少公开露面。日前,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姚磊文接受了包括亿邦动力在内的媒体采访。

针对当下产业互联网创投及转型热点,姚磊文分享了他对长期趋势的理解,以及其中的投资机会和投资逻辑。他说:“过去十年行业风生水起,这个过程中大家认知也经历了许多迭代,但总体来说方向是非常确定的,信息化数字化、云化、智能化等趋势大潮是不会改变的,只是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也不会因为行业短期的冷或者热,改变我们自己投资的逻辑和想法。”

01

中国产业互联网的蛙跳效应

在消费互联网领域,中国的电商、移动支付发展超过美国居世界前列,原因之一是“蛙跳效应”。

所谓蛙跳效应,由伯利兹(Brezis)、保罗·克鲁格曼(P.R.Krugman)、齐东(D.Tsiddon)在1993年提出,指后发国利用后发优势,通过资本积累、效率增进和技术创新,实现非均衡、超常规发展,在较短的时间内接近、甚至赶超先发国的一种增长方式和增长过程。

姚磊文认为,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中国的蛙跳效应依然存在。“美国经历了几波浪潮,从信息化到本地软件、SAAS、AI/大数据等等,每过十几年有一波大的浪潮。但是在中国,几个产业互联网的趋势是在同时发生的。”

当下,基于新兴技术的美国企业服务上市公司市值很高,比如Salesforce市值2420万美元,Zoom市值1400亿美元,Snowflake市值670亿美元。

姚磊文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从供给端看,中国的企业服务头部公司偏定制化、偏集成商,毛利率低,产品化不足,市场供给规模与美国相差数倍;从需求端看,中美经济体量差异不大,中国有巨大的潜力把差距逐渐缩小。

“这里面隐藏的逻辑是,如果有足够好的产品和方案,孕育的市场空间是足够大的,这给了我们非常强的信心,这里面长期一定会有大的机会存在的。”姚磊文说。

接下来中国To B市场的发展,姚磊文总结了4个特点:

信息化/数字化、云化、智能化(AI/大数据)趋势同步发生,企业具备了更好的理念服务客户。

头部公司有强势的品牌和庞大的客户基数,能够集中更多的资源,容易建立长期增长动力和竞争壁垒。

垂直赛道的领头羊对产业链有更深的覆盖,对客户有更深刻的了解,更容易跑出来,快速占领行业,变成市场龙头。

随着逆全球化趋势,国产软件的机会涌现,它们更加了解中国的国情,更加了解企业用户的需求,更加容易贴合市场。

02

腾讯产业投资的三个阶段

姚磊文在2011年加入腾讯,当时已经开始关注To B领域的投资,只是当时的市场环境与如今差别巨大。他说:“那时我们就意识到,2B这个领域存在很大的机会,但当时整个行业处于非常初级、非常艰苦的阶段,市场上的创业公司都做的很艰难,供给侧和需求侧都很不成熟。”

按照时间线,腾讯的To B产业投资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1.2010-2015年——前沿布局期

腾讯当时的To B业务有企业邮箱、腾讯通RTX、部分开放平台云服务等,腾讯投资部门当时看过CRM SaaS等领域的投资机会,当时大部分公司收入规模较小,仅千万量级。

腾讯在这个阶段投资了金山软件,一路见证了WPS成为国内SaaS软件的龙头,并在2019年继续投资了分拆的金山办公。

2.2015-2018年——加速投资期

腾讯自身开启了To B业务,2016年企业微信推出,腾讯云开始深入各个行业场景。在投资层面,一大批初具规模的创业公司出现了,新的趋势、新的技术、新的创新同步兴起,资本对企业服务关注度提高。

腾讯投资了一批企业服务公司,如明略科技、销售易、东华软件等。

3.2018年至今——全面布局产业互联网

数字化和信息化需求进一步爆发,行业独角兽出现。2018年9月30日腾讯调整组织架构,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腾讯云、企业微信等业务发展迅速。

腾讯投资协同集团战略布局升级,投资代表案例包括数美、法大大、BOSS直聘、太美医疗、博思软件等。

“我们自己的业务和投资都是在服务集团总的战略,一起考虑产业互联网大的布局,分工构建一个大的生态。”姚磊文说,产业互联网链条更长,客户需求也是非常多元化,生态构建会更复杂,需要多方合作,多种能力一起来构建整个的生态。

姚磊文表示,在产业互联网投资背后,腾讯以云计算为基础,提供AI、音视频、安全等多种底层能力,在零售、教育、医疗、出行等各个行业各个场景形成标杆性的解决方案,能够帮助各个行业的客户降本增效,更好服务他们的客户。

03

腾讯的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逻辑

回顾腾讯投资整个发展历程,从最早收购Foxmail,投资游戏、增值业务公司,再到投资京东、滴滴、美团等,背后呈现出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相辅相成的思路演进。

姚磊文说:“战略价值和财务价值都是我们非常看重的。我们不会给每一个投资项目严格的界定是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两个价值经常在不停转化。一些项目最开始的时候可能财务价值相对突出,但最后会在其他的领域实现了很好的战略价值。”

姚磊文介绍,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判断一个项目是不是适合腾讯投资,主要从战略价值和财务价值两个角度衡量。

腾讯衡量投资项目的战略价值有这样几个标准:

核心基础能力建设:能帮助腾讯建设的核心能力,不管是底层的技术能力,还是产品的补足。

产业互联网业务协同:能够和腾讯产业互联网业务有非常强的协同,一起来联手拓展客户,协同打造产品以及方案的实施和交付。

业务前瞻性的布局:腾讯暂时无法深度切入的领域,用投资的方式抓住市场机会,比如医疗信息化和服务。

相对应地,腾讯衡量投资项目的财务价值有这样几个标准:

市场天花板:类似财务投资机构的衡量框架,天花板是不是够高,是否有可能横向或纵向拓展,是否有一个足够长的雪道。

竞争壁垒:是不是行业绝对头部,有没有足够强的创新,能否构建护城河,是否会面对行业龙头的打压。

团队能力:团队CEO是最重要的资产,由于产业互联网服务链条非常长,团队在每一个环节的能力,技术能力、产品能力、销售能力、交付能力都非常关键的。

以业务相关性从低到高为横轴,以投资方式从少数股权到并购控股为横轴,姚磊文将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投资分为三类。

高业务关联x并购/控股——基础能力类

与业务非常相关的投资,以Coding为例,收购Coding可以补齐腾讯云在通用工具上的基础能力,以便更好的服务开发者。

高中低业务相关性x少数股权——业务协同类

姚磊文介绍,这类投资包括几种,“一类是能够跟我们一起开拓垂直场景的客户,第二类是重要的集成商,帮助实施落地方案,第三类是有重要的产品,可以补齐我们产品能力。”代表案例是东华软件,其与腾讯从客户拓展到交付和落地都产生了非常好的协作。

低业务关联性x少数股权——前瞻性布局

姚磊文说,如果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战略是一个大圆,我们目前自己做的是一个小圆,更大的领域需要通过投资布局来抓住市场机会。比如太美医疗,短期与腾讯没有显性的协同,但是具有长期战略价值。

腾讯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并重的特点,同样体现在“投后”方面。腾讯为投资项目提供业务体系合作、管理咨询、高管培训、大数据平台、通信内容平台、云服务平台等多层次的支持。姚磊文说:“因此还有更多工作要做,我们会给这些公司提供更多的价值,给这些公司提供更多更深入的帮助。

太美医疗CEO赵璐回忆:“之所以接受腾讯的投资,是因为腾讯理解我们所做事业的价值,腾讯的产品方法论、管理思考对我们很有参考价值。投后工作也比较系统,有投后活动、业务部门合作,比较务实,落地性强,对业务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助力,帮忙不添乱。”

04

腾讯产业互联网投资的四个方向

姚磊文将腾讯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总结为四个方向:

1. 垂直行业

疫情以后垂直行业都在经历深刻的数字化变革,需要有非常深入行业know-how的公司来服务它们的需求,零售、教育、医疗、金融等各个垂直领域都需要更好的产品和解决方案,以更好地服务好行业和客户。

2.SaaS行业

SaaS的云原生、多租户、一套代码快速部署快速迭代的模式会是一个长期趋势,从技术架构、交付模式到商业模式,SaaS都会是显著更优的模型,从长期趋势看腾讯会坚定的看好这个方向,也会持续投资好的公司和团队。

3.企业微信生态相关

企业微信是腾讯产业互联网生态的重要基石,围绕企业微信的能力在各种垂直行业和场景里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也是腾讯投资的方向之一。

4.AI和大数据

通过AI和大数据帮助企业更好地做决策,同时用产品替代人力,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未来我们投资会更加积极,会更加进取在产业互联网领域进行广泛的布局,这也是和集团整个战略一起的。”姚磊文说。他强调,腾讯投资的原则是开放的心态、长期主义,并且给投资公司以坚定的支持和帮助。“总之,我们希望腾讯能够成为产业互联网企业寻求投资与合作的第一选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