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数字化时代的大棋:以操作系统为核心 给客户以洞察

【亿邦动力讯】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掌门人站一排,张勇一定是最没有大佬派头的那个。

他执掌一家市值8000亿美元的公司,但极少展露锋芒。与他同时代的大佬或是喜欢张扬个性,或是热衷语出惊人,给足了好事者添油加醋的空间,但他却总是笑容可掬,谦逊温和,用逻辑和数据拔掉提问里的暗刺,而那些试图激怒他的努力,从来没成功过,将来似乎也不会成功。

他拾级而上,但传奇色彩寡淡。他出生在中国最繁华的城市,看似带着精英阶层的按部就班,从外资事务所的审计一路做到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跟他两个前任马云和陆兆禧相比——前者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当了6年教师,后者职业起点是广州一家酒店的服务员——他身上好像缺乏起伏和波澜。

他口才极佳,但极少在业务以外的领域发表观点。他跟那些酒酣耳热的饭局绝缘,也远离各类谈笑风生的圈子,即使对外演讲,主题也大都围绕着商业和组织,干货虽多,话题却少。在微博上,他只有寥寥30万粉丝,还不如马斯克的零头,评论区已成为淘宝客服现场。

甚至他身上的标签也不太讨喜。他出身财务岗位,虽然加入阿里不久便冲到业务前线,并交出近乎满分的答卷,但他既不是技术天才,也不是产品大师,而这两者是互联网界最具备个人英雄色彩的标签。在他的外界形象中,“消费”和“生意”的味道太浓,“硅谷”和“极客”的范儿太淡,这不够酷。

但自2015年接任CEO以来,张勇已经执掌阿里接近6年,他指挥这辆庞大战车的招式,也从双11这种剑法精妙的单点突破,演化成新零售、中台战略、商业操作系统、数字基建这种重剑无锋的大开大阖。他的性格无疑会像他的前任一样影响数以亿计的生态参与者。

外界也越来越多认知到张勇的影响力。张勇曾先后获得2018年《界面》评选的中国最佳CEO,《财富》2019全球年度商业人物(Business person of the Year 2019),2020《福布斯》中国最佳CEO。而就在不久前,他入选了《时代》周刊2020年全球影响力百人榜,也是唯一入选该榜单的中国企业家。

10月9日,张勇出现在阿里、蚂蚁与上海战略签约的现场。过去5年,阿里体系与上海三度战略签约,合作逐步加深。外界曾慨叹当年上海错失阿里,如今阿里在上海人张勇的主导下“落沪”并走向各行业的数字化。

数字化时代的阿里,在张勇的带领下,又会有什么样的战略和观念呢?

1. 饭统戴老板:阿里提出商业操作系统,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张勇:阿里最早从电子商务开始,经过二十年发展,实际上在做数字商业,要么通过数字化创造新的商业形态,要么将原来商业形态数字化。现在人们讲“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其实就是“数字商业化”、“商业数字化”。后来又有了数字金融,大数据驱动的物流平台菜鸟,包括云计算。

你会发现阿里是一个平台,在这个过程当中,关键不是自己做了什么,而是创造了技术、工具和能力,创造了一种能力去服务别人。随着数字时代的演进,服务能力种类越来越多,这些能力都是企业面向数字经济时代经营的必要条件。

这些能力怎么样让大家容易理解,或者抽象为一个概念?我当时想用一个词,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把它概括起来。光听商业操作系统这几个字很难理解。这有点像一个手机从功能手机走向智能手机,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是走向智能手机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就像手机有好有坏,为什么干到现在,很多手机没有了?核心是光有操作系统不行,手机本身的硬件设计、软件设计都很关键,操作系统是把硬软件结合起来,把企业自身能力发挥出来的助推器,所以它是必要条件。

不是你触网了,开个网店卖东西,或者利用用户数据做分析和数字化营销,你就变得数字化了,这最多是数字化中很小一部分。它需要企业全方位的改造,有些数字化能驱动,有些不能驱动。比如说组织关系调整,不是组织在线就行了,它是企业自己的事情,是个必要条件。当然你不能替代客户,你可以给他提供洞察。

饭统戴老板:具体来说这个系统包括什么?

张勇:如果枚举的话,包括11个要素,从销售到营销、品牌、服务、商品、制造,到物流供应链、到渠道管理、到资金,到组织和信息管理系统,它是全方位的数字化和在线化,让整个企业都跑在互联网上。现在我其实不太喜欢讲互联网,而喜欢讲数字技术,它是用数字技术驱动。当然现在的数字技术必须在云上,它是互联网架构、大数据支撑,而不是放在一个局部网页或一个APP上,这样理解太浅了。

饭统戴老板:这就是阿里to B的部分?

张勇:阿里巴巴的战略可以统分为面向消费者(to C)和面向企业(to B)两部分。面向企业战略一句话概括就是,以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为核心来帮助企业。这又回到我们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用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你也许用了全部,也许用了一部分,也有可能一部分改变,有一部分没有改变,但不可否认还是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

2. 饭统戴老板:水电煤这个提法很好,但是现在阿里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挣钱了,这么大一个数字经济体,怎么样跟世界相处?

张勇: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2019年)阿里巴巴20周年我演讲中很重要的内容。我在使命前加了时间状语——在数字经济时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当中最重要的改变是,愿景升级为“活102年的好公司”。为什么?我们今天已经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公司,而是一个平台属性的公司。因为平台属性,因为跟社会广泛的接触、融合、影响,必须要时时刻刻考虑你的社会影响力,为社会带来的正向价值和可能带来的伤害。

饭统戴老板: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这种社会影响力的?

张勇:2011年对我来讲刻骨铭心。发自内心来讲,从“十月围城“开始,我真正理解了什么叫“有社会属性的商业平台”。

饭统戴老板:一下子通透了?

张勇:应该说是理解的起源,那时你能感受到平台的社会属性。

此前的自己,觉得跟 “社会属性”几个字没有关系。最早我做财务,后来转到商业,经历的过程就是把一个很小的东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做出来。淘宝商城(天猫前身)的出现,首先是在解决生存问题。2011年淘宝商城规模已经挺大了,十月围城的发生让我醒悟过来,商业还有和社会相处的问题,跟这么多成就你的人也好甚至伤害你的人也好,相处的问题。

你的初衷是想办一件好事,想升级这个平台,把假冒伪劣干掉,用了市场经济手段。但不管初心多好,我们不仅是个市场化的平台,它有社会属性。

再比如,驾驶员和大量第三方应用软件的地理位置服务都用高德地图。这就意味着,高德地图跟别人的生产经营连在一起,必须承担社会责任。你要支持好大家,不能说一不高兴掉链子,出现技术故障。支付更是如此。你必须搞清楚,这时候做多大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样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

3. 饭统戴老板:这更像一种商业伦理问题或哲学问题?

张勇:本质上就是哲学问题,最终还是回到本原。我认为,商业本原是为了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价值,不然我们这些人折腾半天干嘛。就像人从小努力,想建功立业、想升职、想加薪,但到一定程度以后,还是会回到做人的本原,怎么样真正能开心:你对别人好一点,最开心的是你自己,不是别人。

4. 饭统戴老板:所以你说阿里巴巴或企业经营,一定要有同理心、同情心?

张勇:我觉得做企业和做人,是通的。企业像人一样,管理一个企业跟管理一个家庭,跟家人、亲戚、朋友相处,跟自己相处是一个道理,最终还是要站在同情心、同理心角度去想。别人会怎么想?对你是道理,对别人是不是道理?这些方面都要融会贯通,才能真正站在客户视角、站在合作伙伴视角来考虑这个问题,而不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我想怎么样。

“你想怎么样”其实是做大之后的典型产物,当你大了,你连续成功,就会觉得这个事情我能办,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回过来其实不是你想怎么样,而是别人看你的感受是什么样。

5. 饭统戴老板:阿里巴巴是不是以后也会带上你的个人色彩,你的性格?

张勇:这个我觉得几乎不可避免。任何一个企业一定跟这个企业领导者的个性高度相关。两者是融在一起的。阿里巴巴只要存在,一定会有马老师的烙印,他的性格、他处理事情的方法、他的个性会在里面。这是一定的。现在肯定也会有我的因素在里面,特别是个人性格。这是一定的。

6. 饭统戴老板:据说你会嘱咐服务员一定不能给外国客人上带刺的鱼,因为他们会吃不惯,为什么要这么细?

张勇:这是必须的,也是对团队的要求。海外客户吃鱼跟中国人吃鱼是两件事情,他们吃不带骨头的鱼,鱼块。中国人吃鱼我们都习惯,但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这些细节也体现了你对人家的尊重,不能说入乡随俗,咱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给他上一盘臭豆腐,这个肯定不行。

最终还是要站在别人的感受。放到管理上,我的理念是,“老板是封的,老大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说要做老大,而是真正的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只是工作关系,但如果没了这层工作关系,特别没了汇报关系,权威关系以后,大家还能非常开心的相处,这是一种缘分。但是这个缘分,说玄一点也是修行和用心的经营。

其实不光阿里,所有创业公司都不容易,而且很多不确定性,这时候如果你心情压抑,人之间又没有这种通透,你很容易跟自己较劲。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成功还是别的。我的观点,商业是一种高级游戏,最终要做,当然不是游戏人生,而是为社会创造价值,但你要用一种比较轻松的心态,才能做好一些难的事。如果太沉重了,这个事情做不好。如果同事之间的关系太僵硬,你也是做不好的。

7. 饭统戴老板:除了细致外,也有同事说你是很念旧的人,你是阿森纳球迷也是其中一个例证。

张勇:准确的说,我是温格早期到巅峰时期类型风格的球迷。喜欢的是那种风格,而不只是那个球队。当然我现在也比较喜欢,那是另外一种味道,力量感、爆破感。当然你作为球迷,最失落的是,尽管还是喜欢这个球队,实际上理智告诉你,它的风格已经烟消云散了。

8. 饭统戴老板:你刚讲了很多如何跟周围人相处,非常有启发,那么阿里如何跟商家相处呢?或者如何保持大商家跟小商家之间的平衡呢?

张勇:还是那句话,不能简单以大小来分。对大的重视或对小的重视,或对大的不重视、对小的不重视都不对。作为平台,最重要的是创造一种市场机制,能够让创造用户价值的人有发展机会,而不是用大小衡量。小的里面也有进取的,大的里面也有专门搞歪门邪道的。

最终一代有一代成功的企业,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有规律的,反过来讲,一个平台上成功的老是这几个企业,那一定有问题。用户在成长、消费者在成长、企业也在成长,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新陈代谢的世界,如果十年新陈代谢没有出来新的企业,肯定有问题。

我非常关注平台上面的新企业。从2009年到今天,每过几年都有一些代表性的企业慢慢起来,十年前我们有一个讲法叫“淘品牌”,现在我们很久不讲了,但不代表它不在。在这个土壤上,不断有一代又有一代新的企业起来,他们对于互联网技术和数字的应用已经远远超过十年前那一代,对于商业的理解也远远超过了那一代。

在这个基础上,能不能面向未来为用户创造价值,能不能有生命力,最终是市场法则决定的。你只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最终消费者会做选择,市场之手会做选择。

9. 饭统戴老板:你说阿里人还是相信社会美好,能不能这样讲?

张勇:相信社会的美好,相信邪不压正,这是重大前提,也是阿里文化最重要的本原。这也是所有市场机制设计的前提,如果你用防范心理,就不是这么设计,你永远是怕,我们觉得最终还是应该用正向方法来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