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中迎来最大开店潮 “盒马们”迎来二次爆发?

每次疫情危机都是零售业重新洗牌的机会。在新年交替之际,尤为明显。

去年底,新零售代表盒马再次创造了开店速度巅峰,上演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开店潮,31天开了21家新店。

紧随其后,京东七鲜也开始提速,节奏紧凑,三店同开。

接着,就连一向“佛系”的山姆,也紧锣密鼓地在一周之内开了两家新店,创造了其历史上最快的开店纪录。

而与国内行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疫情对大洋彼岸实体商业的暴击。据艾维森·杨商业地产公司统计,目前全美约有1100家购物中心,其中约有300家经营困难。这份报告甚至还下结论,新冠疫情对美国购物中心的影响将绵延数年。

在同一个影响因子的作用下,为什么国外遭遇接连暴击,而国内却能逆势增长?

然而关于这个问题,无论是从需求侧还是供给侧,都很难找到直接答案。消费者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并不会改变,而货物供给的波动影响更是在多方努力下趋于稳定。

其中,海内外最核心的区别来自于运营模式。国内近几年发展迅速,且趋于成熟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新零售模式,也就成为了造就这种分化走向的核心因素,也是这波新老零售快速更迭的本质原因。

新零售逆风大规模开店

上个月,盒马首先拉响了新零售布局的步伐,在13城接连开出21家门店,包含19家盒马鲜生和2家盒马mini。更重要的是,盒马官方宣称这次开店潮是——史上最快。

盒马为何在这个时间点加快开店的速度?

首要原因在于,疫情反复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线上线下一体化购物方式的认同。作为新零售领域的头部玩家,盒马在经过疫情考验后,自然享受到这波红利。

据悉,去年疫情期间,《南方都市》挑选盒马、京东到家、山姆会员商店、美团外卖、每日优先等9大平台,从品类、服务、性价比、新鲜度进行了综合测评,其中盒马在多项评分中领先位列第一。

同时,根据招商证券此前发布的疫情期间调差,盒马鲜生单一品牌是仅次于超市和菜市场的第三大的“买菜渠道”,并认为盒马的业务模式决定了其在疫情期间有着卓越的表现。

除了疫情期间留下的好印象,盒马自身也在不断升级和迭代。去年,在上海首次推出了中国人的x会员店,以及早餐工程“盒小马”。

此后,盒马开始多维度、多场景覆盖人们的生活——上班路上用盒小马点早餐,下班买菜去盒马鲜生,周末去x会员店囤米面粮油……成为许多上海人的生活方式。

此外,盒马还在商品上筑建壁垒,打造独特性。以盒马X会员店为例,会员店自有商品包含了自有品牌Max,品类涵盖了从生鲜到日用品,其中自有商品占比超过40%,盒马的线上占比更是超过75%。在2020年以来,盒马已经推出6000多款自有品牌商品,迭代速度比行业快3~4倍。

山姆、七鲜跟风加码

盒马的升级和迭代,不仅为自身的布局,提供了弹药和市场基础,也为行业提供了方向。

岁末年关,为了抢占市场先机,重塑行业格局,多家零售巨头也在相继发力。

其中最明显的是仓储式会员店的老玩家——山姆。入华25年,山姆总共才开了31家分店,被行业一直调侃称稳重的“佛系”玩家。

但是2020年的最后一周,山姆却悄然在重庆和杭州布局了两家门店。至此,山姆会员店覆盖了22个城市,服务超过300万个会员家庭。

其实不止年底,山姆在后疫情时代,抓住线上线下一体化的风口,仅2020年就狂开5家门店。5月28日,山姆中国会员店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开工建设,距离该项目签约仅两个多月。彼时山姆会员店中国业务总裁文安德表示,预计到2022年底,山姆在中国将有40-45家开业及在建门店。

山姆的快速开店,不仅得益于其多年来商品优势的厚积薄发,还在于其在线上市场的开拓。疫情之后,山姆多次迭代了自有线上APP,增加了上海门店的配送范围,提升线上的品类数量、配送时间。

同时,山姆还对线上商品品类进行了全新设计,区别于线下门店的“大而全”,线上多以高频的家庭消费需求商品为主,增加了用户体验。

数据统计,其订单量已经占到山姆电商订单量70%。

新零售的行业风向清晰后,另一位新零售巨头京东7鲜也动作频频——12月31日,京东从沃尔玛挖来职业经理人郑锋,来接任王敬的7鲜负责人职位。外界认为,郑锋跟保守派任王敬不同,他升任后,将推进京东对7鲜的大力投入。

其实,在任王敬离开之前,7鲜早已一改之前的保守战略,迅速扩张。12月18日和25日,秉持小而美的7鲜生活首次进入粤港澳大湾区,并将继续在北京开店。

种种迹象表明,不论是山姆将线下优势搬到线上,还是京东7鲜高层调整后的加速开店,新零售无疑又在年底刮起了一阵风,为2021年零售转型开启了新航向。

线上线下已成行业共识

商业总是以需求为导向,新零售大风在疫情后越刮越猛,正是在于消费者的需求变得愈发明确。

试着回想,疫情期间,无法出门的人们对生鲜时蔬的需求最为强烈,而大大小小的买菜群正是新零售的起点,生活半径内的超市商场被搬到了线上,能够提供生鲜配送的APP被“挤爆”,消费者由此对线上即时消费有了切实体验。

随后,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成为零售行业的共识,小米、苏宁甚至海底捞都在往线上线下一体化转型。新零售从生鲜逐渐延伸到餐饮、电器、服饰等所有零售领域。

在线上APP里,我们能够随时随地买到心仪的商品,在线下实体店里,我们享受着与线上同质同价的实惠服务。

而这正是新零售所做的一切,在你想要消费时,立刻就能提供所需的商品和服务,其背后是新零售长期重构零售行业的逻辑和链条的结果。

如开头所述的美国实体店倒闭潮,数字化对于传统实体店的改变正在荡及全球,企业经营要满足消费者需求也越来越需要线上的加持。对于新零售行业而言,这也是一个模式越来越完整并清晰的过程。要知道,在新零售出现伊始,人们对其概念的把握始终难以拿捏,不同参与者都在基于自身的立场给出了纷繁复杂的定义。

比如商务部就曾作出定义,“新零售是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以行业降本增效为目的,以技术创新为驱动的要素全面更新的零售”。但是是以哪一群消费者体验为基准,行业范围如何界定?是单指零售业?还是让上下游产业进行整合并协同?技术创新要如何应用?

种种问题似乎正在淹没新零售本身的价值,而疫情为观察新零售提供了一个切面,或是说有了一个答案。盒马鲜生等新零售企业,在过去几年小步迭代的过程中,沉淀出的各种商业模式,已经为新零售如何做到“以用户为中心”提供了很多的可能性。

而这一切已是风雨欲来,打破“线上”和“线下”的渠道界限仅是新零售的发端和表象,2021年的这波开店潮已经成势,必将加快新老零售的更迭。

注:文/鹿鸣财经,文章来源:鹿鸣财经(公众号ID:luminglab),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