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又上了一次热搜 微信抖音被永久“封杀”!

印度又上了一次热搜。

根据今天《印度时报》的报道,印度政府决定,将此前颁布的59款中国应用的禁令永久化,理由为“隐私问题”。印度政府宣称,这些中国开发者并没有通过此前的安全质询。

《印度时报》官网报道

从封禁名单来看,此次印度颁布的“永久禁令”覆盖了各大中国App,包括Tik Tok、微信、百度、UC浏览器、微博、小米视频电话等。不过对于国内互联网公司来说,经过这一年的磕碰,他们已经不再彷徨失措。

移除“中国”应用

由于印度在边界问题上的恶劣态度,中印关系近年一直都不太好,此前就有多位印度议员宣称,应当在全国封杀用户量达两亿的Tik Tok。去年五月,一个名为“卸载中国应用”的软件冲到了Google Play下载总榜的第一名,它能够识别你手机里安装的中国应用并进行删除,不过比较搞笑的是,这款软件只能识别个位数的应用。

2020年6月29日,印度悍然打出“维护主权完整、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的旗号,将59款中国App进行下架,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6月29日的封杀之后,此后印度以“国家安全”为由,又针对中国应用进行了三次大规模封杀。截止到目前,已经有了267款应用被印度封杀,我国外交部也多次针对印度的做法作出批评。

今年6月以来,印方连续4次以所谓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对拥有中国背景的手机应用程序采取禁用措施。有关做法明显违背市场原则和世贸组织规则,严重损害中国企业合法权益,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封杀令颁布后,不少印度用户也对政府怨声载道,不少TikTok博主抱怨称,印度政府的做法让他们失去了收入来源,PUBG的忠实玩家也多次表示对封杀令的不支持。不过在印度政客眼中,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根据统计数据来看,国内互联网应用已在印度占据相当大的份额,他们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根据出海研究院和触宝的调查,中国应用在印度互联网市场上相当吃得开,从游戏到视频,中国互联网公司出品的App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在通讯、社交、摄影、健身和游戏等榜单中,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排名靠前。以社交为例,字节跳动开发的Tik Tok、Helo和Vigo Video三款产品,牢牢占据了社交下载榜的前十。

不过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印度政府的封杀令虽然让他们失去了用户,但损失也不太大:根据Sensor Tower的分析,平均每位印度下载用户带来的营收为0.21美元,在美国这以数字为则是9.45美元,印度虽然人多势众,但经常喜欢“白嫖”,坐拥2亿印度用户的字节跳动,在2019年的营收仅为610万美元。

那么,驱逐中国应用后的印度,真的能迎来本土互联网产业的辉煌吗?

印度应用现状

时至今日,如今的印度互联网可以用一句话形容:小丑竟是我自己。

在“驱逐”中国应用之后,印度官方就迅速启动自研模式,推出了一款以“注重隐私”为卖点的社交应用软件Elyments,这款应用号称由上千名IT界精英开发。在应用简介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印度制造”字样。

为了宣传,印度甚至还派上了副总统给Elyments站台,副总统表示,印度已经是一个“IT”强国,之后会有更加强大的应用推出。

但时至今日,这款被寄予厚望的“印度应用”被正式打入冷宫。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Elyments的下载排名长期在150名左右,而真正主打隐私社交的Telegram依然排在前五,已经冷的不能再冷了。

从小雷在Sensor Tower抓取的数据来看,印度应用市场虽然驱逐了中国元素,但欧美企业反而趁机做大。社交方面,印度和欧美互联网软件打成了五五开,但在游戏等领域,印度公司一败涂地,只能靠一些洗脑小游戏冲量。

但就算是印度本土企业发展最好的社交类App,那些标榜着“独创”的App依然难逃山寨。以排行榜第一的短视频应用MX TakaTak为例,从logo到命名到宣传,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并且MX TakaTak才有1500万用户,和Tik Tok相差十倍以上,更没有走向国际市场的产品实力。

当然,印度市场并非没有人才,印度最大社交平台之一ShareChat,其背后的创业故事也堪称励志:童年辗转各地求学的印度理工学院高材生在毕业后,用“方言社交”作为突破口,成功实现异军突起。它也成为印度媒体口中“对抗”字节跳动的先锋队。

但在励志故事的背后,这些“对抗者”也离不开中国资本的提携:2015年ShareChat成立,它的种子轮融资就是中国的赛富基金领投;根据2019年10月发布的一份融资汇报,顺为资本、小米和晨兴资本等中国投资占到了ShareChat全公司的40%。

而其创始人也表示,相较于美国投资者,中国的商业模式更加先进,为了和中国资方洽谈,他甚至有着微信账号。在封杀事件发生后,ShareChat也依然在尽力保持和中国企业的合作。印度互联网创业神话的背后,依旧离不开“中国”二字。

互联网主权

从政治上讲,印度驱逐中国应用的行为,也和他们对于互联网主权的重视息息相关。在印度于2019年发布的《国家电子商务政策》草案中,印度政府就明确主张:“印度及其公民对其数据享有主权,这种权利不应扩展到非印度人。”

但从结果来看,印度的这一尝试,远不如它的邻居来得圆熟流畅。在特朗普被全美社交媒体封杀后,印度成了反应最大的一个国家,各方政客和媒体纷纷站出来表态,反对欧美互联网巨头的这一行动。印度的慌张标志着,在驱逐中国应用之后,他们并没有建立起一道足够成熟的护城河。

虽然印度媒体开始宣扬欧美互联网的“专制”,但对于目前的印度互联网企业来说,印度政府的自研要求未免太不切实际了。

注:文/雷科技,文章来源:雷科技,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