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的“最初一公里”就做了两件事

1月22日,拼多多以171.89美元收盘,对应2108亿美元市值。拼多多的股价在2020年增长了370%,虽然1月初遭遇调整,但现在看来已经企稳。

这家公司在二级市场的疯狂之旅始于2018年。那年7月26日,他们以19美元的发行价登陆纳斯达克,市值240亿美元。

短短两年多时间,拼多多从“3亿人都在用”变成了“6亿人”,在投资人眼中的价值也增加至2100多亿美元。在去年的最后几周,他们甚至一度超越美团,成为市值第三大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上市并非拼多多在2018年唯一的大动作。“最初一公里”战略同样在那一年被提出,拼多多深耕农业生产和种植的时代由此开启。这一战略究竟是什么?简单说就是两件事,打造了一个新模式,培育了一批新农人。

1

电商平台主推“农产品上行”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儿。阿里巴巴早在2014年就进军农村,开启了“千县万村计划”。京东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上线了“送种子下乡”活动。

很可惜,这些尝试最终都收效甚微,并没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农产品流通效率低下等问题。

相较于前辈,拼多多又在“农产品上行”方面到底玩出了什么新意?

我们需要知道,中国的农产品供需是一个多对多的关系。在美国,农业人口大约只有350万,还不到总人口2%,因此可以实现少对多的集中式供给。但中国的农业体系主要由超过2.3亿的个体种植户和百万个初级批发市场,以及10亿消费者构成,供需两端都极度分散。

传统农产品流通路径需要经过原产地收购商、产地批发商、销地批发商、销地零售商(菜市场/超市)等多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经过仓储、物流等环节,都会造成损耗和成本叠加。

以每日优鲜为代表的生鲜平台对上述冗长的流通路径进行了改造。他们直接从农户手中采购商品,然后统一入库、打包,最后完成配送。这一模式砍掉了批发商等多个环节,但电商平台自身承担了大量的履约成本。

拼多多的模式则属于将包裹直接从产地寄到消费者家中,省去了“入库”环节。“打包”由农户自己完成,无需额外开支。所以说,拼多多目前的模式相交于传统生鲜平台更具优势。

每日优鲜和拼多多模式的核心区别就在于,前者通过统一供给端(统一采购、统一入库等)的方式提高效率,后者侧重于需求端的整合。

拼多多将短时间内的同质化的需求聚集在一起,从而突破中国农产品长期以来“多对多”的制约,走出一条云端的集约化、规模化的创新之路。

可为什么是拼多多率先整合了前端需求?原因就在于他们招牌式的“拼购”模式。

在拼多多出现之前,“搜索”是电商平台主要的人货匹配方式。但农产品的品牌属性很低,我们平时只会想到买“桔子”,很难有一定要买“某品牌桔子”的想法。在消费者缺乏足够认知的情况下,搜索结果的精准程度并不高。因此,通过搜索的方式聚集农产品需求的难度较大,这是当年阿里和京东都折戟农村电商的重要原因。

“货找人”的拼购则是另一种玩法。

系统推送、拼购将原本分散、临时的需求,在时间和空间上形成归集效应,为上游农户提供稳定的订单。例如,秋季来临之时,数万人甚至十几万人或许同时在拼山东的苹果,在那段时间,农户每天都能寄出数百甚至上千单,因此在“最初一公里”形成了规模效益,从而实现整个流通效率的提升。这正是拼多多模式的创新之处。

2

当然,每一种模式都有各自的侧重点。

在其他两种体系下,农户只需要将商品出售给本地采购商或电商平台即可,不用参与后续运营及发货。

但“拼购+产地直发”将种植户直接对接消费者,这就需要农人们对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有基本的了解。

所以,虽然拼多多不用把钱砸在仓储、店铺运营上,但他们必须花钱去做另一件事——培育新农人。

对于来自东部、城镇地区的商户而言,线上开店、上传商品、定价、直播等技能是最基础的技能,但在互联网发展水平较为落后的西部、乡镇等地,人们对互联网的认知还比较局限。

拼多多新农业农村研究院副院长狄拉克此前就表示:“中西部地区互联网正在快速发展,对于搜索、社交等基础互联网应用相对比较熟悉,但很多农民和新农人对于诸如直播电商这样的新方式还是缺少了解,没有能及时把新技术转化为生产力工具”。

在“最初一公里”战略确定的2018年,拼多多就创立了多多大学,结合农村生产者知识结构,建立专业性的农产品上行与互联网运营课程,帮助农村地区培育有独立上行能力的新农人。

2019年,拼多多继续加大农产品上行科普教育的资金与人力资源投入力度。“多多大学”的线下课程累计课时达1400小时,覆盖12个省份共计874名农村学员。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线上专业课程,累计触达49万农业经营者。

即便遭遇疫情,拼多多的培训计划也未终止。去年8月,拼多多携手青海省海西州、浙江省援青指挥部,共同举办的“海西优品云上行”浙江青海消费扶贫新农商培训,以在线授课方式启动。

该培训班的目的是培养出更多的电商人才,将更多海西农特产品推向市场。这次活动最终吸引了超过9000名学员参与学习。

根据《2020中国农村电商人才现状与发展报告》,未来五年农产品电商人才缺口将逐年上升至350万。有意思的是,报告的这一观点是基于国内农产品电商销售复合增长率等信息估算得来,而拼多多正是国内最大的农产品上行电商之一。

2017年-2019年,其农产品交易额从196亿元增至1364亿元,年复合增速164%。2020年有望突破2500亿元,持续保持高增长。

来源:拼多多历年财报

如此看来,拼多多自己就是造成行业人才缺口的“元凶”,由他们肩负起培育农村电商人才的重任,恐怕再合适不过了。

3

“现代农业是高科技的农业,不再是脸朝黄土背朝天,而是机械化、电气化、智能化的农业”。90岁的袁隆平院士在2020年中国农民丰收节金秋消费季活动中如此寄语年轻农人。

在走过了“最初一公里”后,拼多多很自然地开启了对农业前沿科技的探索,试图利用新科技完成对传统农业的改造甚至重构。

2020年7月,中国首届草莓AI种植大赛拉开了序幕。这是拼多多以数据、人机结合的方式,对农产品标准化的一次摸索。在这次比赛中,科学家们将人工智能技术与专家经验加以融合,建立起一套标准化的草莓种植智慧决策系统。利用AI技术,帮助农民“一键种植”的时代或许已经不远。

12月,拼多多又支持了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和浙江大学联合举办的“2020全球农创客大赛”,该赛事旨在发现、加速和推广以青年为主导的创新商业模式、数字解决方案,释放粮食及农业领域创新潜力,以解决新冠疫情暴发对农产品上行带来的问题。

拼多多希望通过这次大赛,探索将前沿技术应用带到中国农业产区的田间地头,为更多小农经营生产主体提供高性价比的数字农业解决方案。

不久前,拼多多宣布,未来将加大在直播、人才培育、供应链优化等方面的投入,以不断完善原产地直发的农产品上行模式。

农产品对于这家年轻的平台究竟意味着什么?

短期而言,高频、刚需的农产品是增加平台用户黏性的利器。在天猫把控服饰、京东掌握家电的格局下,拼多多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优势品类。长远来看,中国数字经济渗透率已达到36.2%,但农业只有8.2%,还是一片蓝海。

刚刚完成“最初一公里”的拼多多,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文/李可乐,文章来源:略大参考(公众号ID:hyzibenlun),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