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塑”后460亿市场:纸吸管订单大增 用户口碑大跌

“如果有朝一日我不再爱喝奶茶了,那一定是拜纸吸管所赐。”伴随着“最强限塑令”的落地实施,餐饮店、奶茶店光速反应,可降解餐具和纸吸管便成为了第一批换代产物。

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不绝于耳的吐槽声。如硬度不够、泡水变软溶化、遇热水有异味等问题,都成为了消费者怨声载道的原因。微博上的话题“讨厌纸吸管的原因”阅读量已经超过1亿,讨论量超过1.6万。

即便如此,在“禁塑”的大趋势下,纸吸管厂家、PLA材料厂家已经接订单接到手软。在他们看来,限塑才刚刚开始,后期市场只会越来越广阔。看着这一发展苗头,有不少人开始削尖了脑袋钻进这个行业里,试图分走蛋糕中最甜的那一角。

在需求远大于供给的情况下,纸吸管厂家们似乎并不会为订单而发愁,但当产量不断提升,市场需求升级迭代,这门生意也在面临新一轮洗牌。

纸吸管厂:年前爆单,年后开拓新产品线

1月18日,是吴孟永在2021年加班的第18天,连轴转的他并没有忘记这一天是他和妻子的七周年纪念日,但却只能在晚上11点过后抽空给妻子发去一条信息:七年之痒已过,不求家财万贯,只求幸福美满。

从四川到广州,跨越近两千公里,吴孟永现在在一家新材料科技公司的业务部门任职,在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新“限塑令”之前的两个月,他就已经开始忙得焦头烂额了。

“很多实体商家和电商提前找到我们,所以最近一直在忙着备货。”因为年关将至,所以留给他们备货的时间越来越紧张,吴孟永表示天天加班也有些忙不过来,“就目前来说,客户的需求是,有多少,要多少,所以我们也是火力全开。”

吴孟永所在的工厂日产纸吸管数量在30~40万根,月产能达到1000万根。根据吴孟永和同行的判断,“限塑只会越来越严,纸吸管后期也会有更广阔的市场。”等到年后复产,吴孟永所在工厂计划进一步扩大规模,争取达到月产能3000万根以上。

同样在广东佛山的吕琪,最近的工作状态与吴孟永相似。猛增的订单和将至的年关,让她不得不日日坚守在岗位上促生产,尽可能多地备货。

不同之处在于,吕琪的工厂之前一直从事的是注塑行业,在两年前才瞄准风向开发纸吸管生产线。吕琪告诉锌刻度,该公司目前的月产能达1000万根,只有纸吸管这一款产品。但等到年后复工之后,工厂会策划新的产品线,如餐具之类的。

“限塑这个大趋势下,光有纸吸管这一款产品的话,竞争力是不够的。不过我们也暂时没想好要做哪种餐具,还是再观望下市场,年后再决定比较稳妥。”吕琪说道。

纸吸管的市场前景的确较为乐观,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塑料吸管年消耗量近3万吨,约合460亿根。如果以这一数据来看,最强“限塑令”推动着可降解材料市场迈向了更广阔的空间,纸吸管如果能够逐步代替塑料吸管,那么未来的发展空间是极为可观的。

锌刻度从不少渠道了解到,无论是吴孟永还是吕琪,亦或是其他纸吸管行业从业人员,当前最急于解决的问题都是如何在短期内提升产量,以抢占更多市场。至于订单,似乎在短期内都不会成为厂家们的困扰。

16万元的现货机器抢手,二手机却论斤卖

纸吸管厂家在订单暴增的状态下,思索着如何扩大产业线以增收。更多位于产业链上端的商家,同样也在摩拳擦掌地迎接这次大趋势下的机遇。

大约两三年前,楚一轩任职的工厂除了生产注塑机和吊粒、吊绳生产外,也开始研发纸吸管机。“虽然前几年市面上还是塑料吸管占绝大多数,但实际上好多制纸厂在那时已经开始拓展其他业务了。”楚一轩回想起2017年,纸吸管研发就已经开始在行内火热了起来。

据楚一轩介绍,其工厂所研发的纸吸管机已经升级迭代了几次,性能稳定,但还暂时没有取得任何技术专利。“我们的机器符合进出口标准,各种证书都齐全,现在已经达成购买意向的客户中,广东地区的居多,河南也有不少,还有一些预约了年后考察工厂。”

目前楚一轩厂内的现货纸吸管机已经只剩下几台,接下来订购机器可能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至于机器的产能和报价,锌刻度了解到,楚一轩厂内研发的纸吸管机一套售价为10.5万元,一个小时可生产3600至5400支吸管,配备6头6刀。购买一台以上可以享受一定优惠价,售后保培训,不过均价也在每套10万元以上。

楚一轩建议,一般生产规模不大的纸吸管厂家,配备一两台就足够了。同时他也自信地表示,这个价格已经是市面上很实惠的了。

通过一番打探,锌刻度发现同样一小时产能在3600左右的纸吸管机,不少厂家的售价为现机16万元一套,期货14万元一套。不过因产品倒闭而进行二手转卖的机器,九成新以上也会跌价45%以上。甚至还有一些原价16.8万元的全新机器,被拆解成半成品和各类配件,论斤售卖。

“如果不是大工厂开拓新业务线,贸然购买机器来开设纸吸管厂的风险并不小,从原材料采购到销售渠道都成问题。”一位出手二手纸吸管机的卖家对锌刻度说道。

的确,在纸吸管生产链中,每一环节都有着一定的技术壁垒,因此也都各自保留着自己的生存空间。

曾经做纸吸管生产的吴科现在改行做起了全降解塑料原料生产研发,“我们结合PLA+PBS的材料做出的吸管,无论是口感还是耐热性,都比纸吸管好很多。”吴科对自家的材料颇有信心。

不过吴科并不负责销售成品,他称自己为“改性料厂家”,如需成品,他只会帮忙联系加工厂家。奶茶店常用的12*210和12*230两种规格的吸管,吴科工厂的改性料报价为35元至38元每公斤。他推算,经加工后的成品吸管价格为0.15元/支。

除了吸管之外,吴科表示目前已有很多加工厂家与他合作生产了膜袋、刀叉勺、一次性饭盒餐盘、奶茶杯等产品。“众志成城辟新路,山高奈何人为峰。”吴科在朋友圈敲下这句话,并越发坚定地认为“限塑令过后,降解材料产品会比纸吸管更有发展前景。”

成本增4倍,然而用户不买账

从13年前主要针对塑料购物袋的“限塑令”到如今再度升级的“最强限塑令”,限塑这场环保战役一直处于进行时。只是在新茶饮、新咖饮等行业的不断崛起之下,限塑后的“上位”的纸吸管才成为了舆论中心。

事实上,对于餐饮商家而言,换上新餐具的成本并不低。就以12*230这一规格的吸管为例,普通一次性塑料吸管的价格在0.035元/支左右,而不加厚、不加LOGO的四层纸质吸管需0.1元/支左右,可降解改性料吸管则需0.15元/支左右,3至4倍的成本升级,也是在需求激增之下,商家们暂时难解的问题。

并且,商家同样对消费者难以接受纸吸管的心情感同身受,因此目前已经可以看到部分商家为了挽留客户,因此选择费用更为高昂的可降解改性料吸管。“一个是成本问题,但更重要的还是希望厂家在纸吸管的研发上能够再升级,希望发软、异味这些问题以后不再是问题。”西南地区某咖啡店老板对锌刻度说道。

为了未来的可持续发展,“限塑”是一件必须要经历的阵痛,而短期内的产能紧张和可预见的巨大市场需求,的确让不少厂商看到了可发展的空间。其中仅仅是可降解塑料,就有数据预计到2025年,我国可降解塑料需求量可到23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477亿元;到2030年,预计我国可降解塑料需求量可到428万吨,市场规模可达855亿元。

因此,在贴吧、微博等平台上已经可以看到,除纸吸管、可降解改性料吸管类产品外,芦苇吸管、竹子吸管、玻璃吸管等产业也同样冲上热门,有了新的突围可能。他们似乎皆有机会,毕竟在“限塑”更早的欧洲市场,替代塑料吸管的纸吸管占吸管市场50%,PLA等生物降解吸管则占20%到30%,其余为可循环利用吸管。

中国市场460亿的天量,哪怕只在其中分到极少量,都算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不过对于整个产业链上的所有厂商来说,想要长远的生存下去,光有短期暴增的订单量是远远不够的,在体验感和高成本之间如何把握平衡,又如何做出突破,或许才是未来掌握更多市场份额的关键。

“纸吸管的硬度和异味问题其实已经基本得到解决了,大厂家的成本也比较稳定。”吴孟永一笔一笔地核算着要赶着年前发出的订单,对于未来,他却还没想得更多……

(文中受访者皆使用化名)

注:文/李觐麟,文章来源:锌刻度,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