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东南亚外卖市场增长近两倍

在受疫情的推动,过去一年东南亚外卖市场增长了近两倍的大背景下,墨腾对东南亚目前外卖市场的发展、挑战、主要玩家的战略以及各市场规模/市场占有率进行分析和解读。

本土玩家(比如专注泰国市场的LineMan)、区域型的玩家(如Grab,Gojek)、全球性的玩家(如Foodpanda)之间的竞争也愈加激烈,在这个过程中,也一些外卖玩家退出这个区域,最为典型的就是Uber被Grab收购从而完全退出了东南亚外卖市场以及Foodpanda退出越南和印尼市场。

二、 东南亚外卖交易总额增长近200%

2020年,东南亚地区外卖行业GMV达到了119亿美元,虽然与中国(820亿美元)和美国(670亿美元)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疫情加速了该行业的发展,并且随着数字化的不断发展和消费者行为的改变,这一消费行为也将逐渐成为其消费习惯的一部分,外卖市场也有望在未来几年内持续增长。

从图示数据我们也可以看到,在2020年里,东南亚主要国家的外卖市场都实现了大幅的增长,东南亚三个最大的外卖市场是分别是印尼,泰国和新加坡,2020年这三个国家的外卖交易总额分别达到了37亿美元,28亿美元和24亿美元。

2020年,Grab贡献了该地区近一半的GMV,在东南亚6个市场中的5个中处于领先地位。紧随其后的是Foodpanda,该公司在东南亚4个国家开展业务,并贡献了该地区约20%的GMV,拥有印尼大约一半市场份额的Gojek位居第三。

三、东南亚外卖市场的特性

东南亚的可支配收入和线下消费水平较低;但随着经济和城市化的增长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外卖平台上的支出一直在健康增长。尽管与其他地区相比,东南亚地区的客单价偏低,但是凭借庞大的人口以及较高的城市人口密集度仍然可以创造带来可观的交易量,这与中国市场有几分相似。

零散的餐饮市场为了市面上的玩家提供了更多创新的机会, 在东南亚有近90%的个体营业餐厅。虽然他们对于外卖平台的接受过程较为漫长,但与连锁餐厅相比,他们接受这种新兴事物之后将更依赖于外卖平台,这也十分考验各大外卖平台对于分散市场的把握和商家的运营。

基础设施的完善和本地化对于成功交付食品至关重要,各大外卖平台之间的竞争在早期主要集中在城市地区,但随着外卖业务逐渐从城市扩张到偏僻的乡村地区,他们将不得不面对基础设施不完善、数字化程度不高、人均可支配收入低等问题带来的挑战。从本质上讲,像Grab和Gojek这样的超级应用程序在东南亚运营更具成本效益,因为它们已经具备了扩展食品交付所需的运输和支付基础设施。(大量的骑手和App的渗透)

四、东南亚外卖平台能否盈利?

尽管世界上大多外卖平台仍在增长却很少有平台实现了盈利,但是诸如美团这样的超级应用程序,利用食品以及人工成本较低等宏观优势,证明了盈利与增长并非对立,美团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为4.2亿美元。

除了一些宏观因素之外,获客成本、客户留存率、配送效率等因素都是外卖玩家们需要重点关注和把控的,可以说,如何在高速地增长过程中平衡各项收入和成本,是其实现盈利的关键。

五、对市面上主要玩家的分析

尽管东南亚市场上三个主要平台之间的策略有所不同,但美团在中国的盈利模式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研究案例。

Grab的超级应用策略可以有效降低获取用户的成本。但是,该公司将不得不以比较激烈的竞争方式回应对手,通过烧钱的模式在短期内获取市场份额。如果执行得当,这将有利于Grab逐渐向B2B服务领域延伸。

Foodpanda在东南亚的用户获取和市场策略基于大幅的价格促销,这也容易使用户对优惠的价格产生依赖性。而当一系列促销活动取消时,是否能仍然能保持其市场份额将会是一个Foodpanda需要面临的挑战。而扩至到产品和杂货配送服务,使其业务更加多元化的同时也带额外的收入来源。

Gojek一直以为希望将各种服务融入其生态系统。尽管在印尼市场仍然表现强劲,但Gojek在印尼的市场份额正在下降,面对Grab的步步紧逼,一度陷入被动的防守状态。同时,自在2018年以来Gojek在海外市场的扩张并不顺利。

总结

各大外卖平台的玩家都在采取多种策略,来适应各个东南亚国家不同的市场环境,并应对诸如低廉的食品服务价格,基础设施和城市化以及成本管理带来的诸多挑战。 因此,市场的高增长并不意味着任何公司都可以轻松地进入东南亚食品交付领域。

受疫情推动带来的增长更像是一个契机,美团也为东南亚玩家提供了非常好的研究案例,盈利的道路就在前方,关键就看如何执行了。

注:文/Yusuf,文章来源:墨腾创投(公众号ID:MomentumWorks),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