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主播“本土化”是一门好生意吗?

“泠鸢yousa这段也太美了 ,这种水平的演出免费看真的可以吗?”昨天,一场虚拟主播演唱会引发圈内热议,NGA论坛的讨论专楼一晚上盖到了17页。

单从阵容上来说,昨天晚上B站播出的《创世之音》虚拟主播演唱会可以说是今年第一场VUP大型线上庆典了。演唱会直播时长接近2个小时,内容被分成了十一个章节,泠鸢yousa、鹿乃、新科娘等众多虚拟主播串联起了雪原、深海、森林、赛博城市等10主题场景。“场景转换太绝了,经费在燃烧”是观看后大多数粉丝的评价。

相较于已经形成品牌、汇集中日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的线下演唱会BML-VR,“创世之音”演唱会更加垂直于线上,嘉宾以国内虚拟主播为主。同时表演曲目大部分是中文歌曲,甚至两位日本主播特意为演唱会学习了中文,这在此前的直播虚拟演唱会上并不多见。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场直播演唱会是B站与SMG(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举办,虚拟主播社团SMT雪风军团策划。

一方面,B站直播区已经成为国内虚拟主播表演互动、维持曝光的重要阵地,这背后是虚拟主播粉丝群体的迅速扩大;另一方面,SMG作为主流传媒公司参与虚拟主播演唱会,预示着虚拟主播在逐渐在国内走向主流市场,国内平台对虚拟主播的运营正走向成熟。

“创世之音”是一个罅隙,让国内虚拟主播们的“光”,照进了大众市场。

从星空到森林,从古风到赛博朋克,

“创世之音”的新世界有多精彩?

创世之音演唱会在内容主题设计上十分“ACG”,演唱会开篇一段动画,将粉丝们拉入一个假定性极高的故事背景下:反派虾皇夺走了世界的光,你作为勇者需要去拯救世界。

随后故事随着虚拟主播们的表演依次展开,演唱会有意根据虚拟主播们人物特性进行了剧情设定,并根据剧情设定转换舞台场景。

主播Siva小虾鱼的设定是海域中的明星偶像,演唱会将她设定成深海里黑化的反派,并将她的场景刻意打造成幽暗的黑底,特意把她的此前明亮的红白裙子换成黑色。弹幕刷屏,“这勇者不做也罢,投敌了!”

给新科娘安排的场景是辽阔的雪原,新科娘唱着《飘雪》唤出巨大的鲸鱼,预示着破冰的勇气;而花丸晴琉则代表着生命力,如拇指姑娘一样站在在巨型花海中演唱。

对于具有古风气息的泠鸢yousa,演唱会打造出了一个水墨风格的迷失幻境,八卦、琵琶等古典意向烘托氛围,并让泠鸢yousa穿上了古风韵味的红裙子。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惊喜嘉宾出现的歌手霍尊,唱着《游园三月初九》出现,唱腔让人一瞬间回到现实。但现实之后,霍尊的虚拟形象九尾neko首次公开亮相,一首《归一》如寓言一般又将人拉回这个拯救世界的虚拟故事里。而他的出现,一定程度体现着主流明星向虚拟主播市场的靠拢。

与古风、京剧极具对比的是,演唱会给伊恩姬_故障Ai、伊万_iiivan两位极具现代感与游戏感的虚拟主播设定的是人造人姐妹,场景是光怪陆离的未来城市,有粉丝发现,这座未来城市融入了上海的地标性建筑,埋下了一个彩蛋,可以在里边找到东方明珠和B站大楼。

粉丝作为“勇者”,要经过雪原、森林、迷失之地,掉入时空隧道,才能获得勇气、生机、热情、自由等碎片,最后完成唤醒反派拯救世界。这其中演唱会进行了大量的CGI舞台制作,融合虚拟偶像与真人,将真实场景与AR技术结合,打造出了一个进入沉浸感与连贯性的梦境。

而这其中,粉丝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创世之音的意图。如果说BML-VR是一场大型音乐节,那么创世之音更像是一个Livehouse。为虚拟主播们提供一个高规格表演舞台,为粉丝提供一个沉浸式、互动式的假定空间。粉丝可以在其中感受到虚拟主播们的独特个性,完成互动,而最终所有人在这个故事里达成一种有点中二但是足够温暖的情绪共鸣。

为什么要举办“创世之音”?

虚拟主播的本土化之路

创世之音是精彩的,虚拟主播们在2021年有了集体亮相的场所。而站在行业的角度,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B站要举办这样一场直播演唱会?

答案或许不难理解。2016年日本虚拟主播绊爱在YouTube上横空出世,在初音未来、洛天依等传统虚拟歌姬之外,开辟出虚拟主播与虚拟直播的新分支。2018年虚拟主播这股新势力进入国内之后,迅速在B站,NAG等平台和社区引起关注。

2018年到2019年,B站陆续与日本虚拟主播平台彩虹社(NIJISANJI)等达成合作,时乃空、白上吹雪等海外头部虚拟主播出现在B站,国内Vtuber时代真正开启。

虚拟主播是面部捕捉技术门槛下降后的产物,本身就不用依托较高的资源。普通的UP主就可以搭建自己的虚拟纸片人形象进行直播。这天然和B站UGC平台降低投稿,直播门槛相匹配。

在国内用户接受海外Vtuber的同时,国内大量小企业和个人在B站上加入到虚拟主播的行业里,丰富了行业规模。国内虚拟主播也被称为“VUP”。

而B站的介入,无形中推助着本土虚拟2D形象的爆发。2019年B站推出了中国虚拟艺人企划“VirtuaReal Project”,大力招募和培养国内的虚拟主播,B站上的虚拟主播数量迅速增加,而国内虚拟偶像市场也上涌现出大量的本土VUP,泠鸢yousa、Hanser、进击的冰糖、新科娘等一批头部本土虚拟主播相继冒出。

数据平台小葫芦发布的《B站虚拟主播数据表现》显示,虚拟主播直播时长逐月上升,月均时长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5月实现了翻倍。而此前数据显示,仅2019年Q1超过6000名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人数近600万。

到了2020年,本土虚拟主播们已经逐渐成从小众圈层走向主流市场,本土虚拟主播们则出现在了更大的舞台,并引起年轻群体的喜爱,拥有了自己的市场,培育出了一批本土粉丝。

如B站推出了蔡明担任中之人的“菜菜子”,首次直播开播25分钟后登上B站直播人气榜第一,达成“百舰”成就,直播间人气值突破了600万,粉丝们高喊,“我单推推爆菜菜子!”2020年东方卫视跨年,泠鸢yousa和申?雅电视联动,登上了东方卫视,还搭配冯提莫表演了一首《九九八十一》。

虚拟偶像市场发生了变化,如果说2019年以前,国内粉丝还以海外虚拟主播为关注核心,那么现在粉丝市场上已经有了本土虚拟主播的山头,NGA、S1、TGFC等国内二次元内容相对垂直的论坛中可以看到大量讨论国内VUP的帖子。

这种变化是必然的。虚拟主播和粉丝之间是依靠互动与陪伴来增进羁绊,海外虚拟主播需要汉化组、字幕组来感受互动,始终存在延迟与隔阂,本土虚拟主播的冒出完美的消弭了这个缺陷。

而B站创世之音虚拟主播演唱会的出现,进一步证明着国内平台对于虚拟主播运营已经拥有了成熟的体系。

创世之音演唱会像是B站对虚拟主播本土化的一次高规格展示,精致的舞美设计、流畅的转场,日本头部VUP鹿乃、花丸晴琉用中文演唱歌曲,演唱会还融入古风、京剧等本土元素,主流明星霍尊为演唱会站台,都证明着B站正在构建国内市场上虚拟主播的领土,生产本土化的VUP文化内容。

显然,虚拟主播市场上本土化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

未来国内或许将出现更多如创世之音这类聚焦于虚拟主播的垂直活动,而VUP们的粉丝市场也将迅速扩大,最终如同真人偶像和虚拟歌姬一样,以粉丝经济为核心在主流市场建立起自己的文化和消费体系。

或许可以预测,未来虚拟主播们将作为一股新鲜血液为内容市场提供更多新的内容与可能,而B站作为国内最活跃的内容社区,为新的内容发展提供生长土壤。

注:文/周锐,文章来源:娱乐独角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