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活破5亿女性占半 微信小游戏动了谁的“奶酪”?

2018年3月,微信开启了测试小程序的游戏类目,为创作者们打开了游戏创作通道。而在此之前的2018春节档,初出茅庐的微信小游戏便凭借一款于2017年12月28日上线的《跳一跳》,“跳”出了2800万DAU与2000万“逆天广告费”。

三年后的2021年1月19日,微信公开课共享了一组数据:2020年,小游戏累计注册用户超过10亿,MAU(月活用户)首次突破5亿。而小游戏人均游戏时长相比2019年增长50%,人均游戏数量增长20%。

截至2020年7月,小游戏整体流量同比增长80%,月广告分成超过百万元的游戏39款,日均通过小游戏推广带来的注册量超过700万。

看起来,微信小游戏在流量及广告分成上取得了不错的战绩。而微信小游戏团队在公开课上也对小游戏3年以来的成绩进行了总结,并对小游戏2021年的计划进行介绍,重点内容大致如下:

2020年上半年,小游戏平台累计注册用户在此前10亿的基数上持续增长,其中女性玩家比例占到50%左右,高于传统游戏;

微信小游戏商业规模在2020年12月达到3年以来的最高值,并将在2021年为创作者提供三项优惠扶持政策:;

平台游戏以往大多集中在超休闲、益智、模拟经营等品类,未来将为创作者提供更大创作空间。

继移动端稳步增长后,PC将在2021年成为微信小游戏的新增长点,如成为小游戏内购的新场景。

微信诞生第十年,视频号功能的开启,也让微信小游戏在拓展自身品类的基础上,有了更多商业场景的拓展空间,在不拘泥于超轻度休闲游戏品类之后,拥有天然流量入口及社交属性、辅以视频号直播场景后的微信小游戏,又将触动谁的“奶酪”?

商业变现超20%,

重度游戏PC端成新增长点?

如果说2018年初的微信小游戏,凭借《飞机大战》与《跳一跳》等超轻度休闲游戏出圈,并用逆天广告费实现了业界对其商业价值的认可,那么2020年的微信小游戏,早已不再局限于超轻度休闲品类,而是对pc端的重度游戏有了更大的野心。

早在2020年3月,在开发者偏爱重度游戏的驱使下,微信小游戏也支持在PC新场景中打开小游戏。彼时便有数据统计,该场景下60%为新增付费用户。

而随着2020年小游戏平台发布的多项能力,如支持3D美术渲染、多人同屏、内容缓存扩至200M后,开发者有了更大的创作空间。未来,MOBA、动作、MMO、FPS等对技术要求很高品类都将有机会在小游戏平台出现,并带来较大的商业规模。

刘小龙也曾表示,超休闲游戏对单一用户来说生命周期相对短,重度游戏可能会更长。而开发者一般都希望做生命周期更长的产品,这也是他们团队愿意转向中重度的一个原因。此外,重度游戏的付费率可以做到10%,甚至更高。

而在昨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关于微信小游戏平台的标杆游戏品类最新数据为:一方面是广告变现游戏,小游戏平台上多款产品累计流水过亿。

另一方面是安卓内购游戏的变现,小游戏性能的提升使得RPG游戏数量更多,游戏品类也渐趋丰富,一部分游戏活跃用户留存率超过50%,单一品类流水规模超过20亿。

在广告变现游戏当中,2018年,桌游、益智、答题类轻度休闲游戏成为代表性产品,到了2019年,是模拟经营、飞行射击类,而在2020年,动作、塔防类均涌现出了优质内容,累计用户和累计流水均已过亿——个别优秀的标杆产品,累计流水甚至接近10个亿。

而依靠安卓内购的游戏方面,2018年、2019年主要以RPG类为主。2020年小游戏平台提升性能之后,以SLG、MMO为代表的类型逐渐涌现。其中,表现最优秀的产品活跃用户次留超过70%,七留超过50%,三十留超40%。

同时,以安卓内购为主的游戏,月流水规模也持续创新高,单一品类月流水甚至超20亿,如《爱江山更爱美人》《胡莱三国》《新轩辕传奇》等。

可以看到,流水规模的扩大与留存率的提升都肯定了重度游戏的出现。这也意味着,PC端将成为微信小游戏的重要增长点,从数据上来看,微信PC端的数据,在某种意义上肯定了重度游戏玩家爱好者的购买力:

《英雄杀》小游戏制作人王炀在采访中表示,《英雄杀》自2020年4月于PC端上线后,目前PC端内购已经占到总流水的20%。

月活破5亿,

女性内购玩家群体不容小觑?

月活破5亿对于小游戏来说可谓是一个里程碑。自2019年5月以来,小游戏累计用户注册数到达10亿之后稳步增长,2020年MAU首次超过5亿。在商业变现的能力上,微信小游戏同比增长20%,2020年12月小游戏月商业规模达到3年以来的最高值。

其中,女性玩家的购买力不容小觑。2020年上半年正是疫情黑天鹅催化宅经济爆发之际,微信小游戏也乘着这波红利实现了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小游戏平台累计注册用户在此前10亿的巨大基数上持续增长,其中女性玩家比例占到50%左右,高于传统游戏。

在公开课中,小游戏团队披露了目前小游戏内购的最新数据。除了传统的付费玩家外,小游戏也拓展了较多首次为游戏付费的用户群体,其中,女性付费用户的占比达到32%。

微信小游戏团队叶健康表示:“在小游戏的生态里面,女性用户的付费ARPU值可以达到APP游戏的75%以上,从付费能力上微信小游戏的女性用户也有很高的潜力。”

即便疫情为游戏厂商们带来了昂首阔步的DAU,但微信小游戏的商业化却不及预期。李卿在采访中坦言,商业变现方面上半年“未达预期”。其中疫情是主要影响因素。

“疫情致使部分小游戏新品发布推迟,广告方面也受到影响。随着下半年小游戏上线节奏恢复正常,小游戏的广告变现也会复苏。”

联动视频号发力新场景,

“小游戏+直播”将触动谁的奶酪?

除了关于游戏品类的迭代,关于小游戏在不同场景的联动架构也早已经踏上征程。

对于微信产品而言,过去一年时间的关键字或许是“变革”。微信在这一年里不仅推出了视频号,还持续发力支付分、搜一搜等板块,还将推出微信输入法。在这样的产品功能及内容矩阵下,微信小游戏显然成为连接微信产品生态架构的重要一环。

2020年小游戏发布的多项新能力,也让小游戏可以连接到更多场景。其中,小游戏与视频号的内容连接,产生了“小游戏+直播”的全新玩法,为小游戏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

李卿称,视频号、直播给小游戏导流可以做B2C和C2C两个方式,现在更多的是视频号给小游戏导流,但是现在也希望看到用户和用户间的互动。

无论是微信整体的产品变革,还是小游戏平台的技术革新与内容升级,无论是与直播场景,视频号连接,探索和尝试更多创作可能性,还是开放分享场景,开放自定义大图的能力,让用户更直观地感受游戏内容。我们都可以看到,微信小游戏平台将要进行的研发、商业上的改变,以及用户触达场景的扩展。

总的来说,三年时间,微信小游戏平台已经不是“热启动”之初凭借《欢乐斗地主》、《保卫萝卜讯玩版》、《纪念碑谷2×给自己的成长语录》、《拳皇命运KO不服》、《欢乐消消消》等一大批经典IP的休闲版移植品类,吸引用户流量的小游戏平台,玩家及开发者未来在pc重度游戏方面也能对其有所期待。

而商业方面,微信小游戏产品中心总监李卿层指出,游戏和视频的结合是一个十分天然的过程,如果能将好的内容通过视频形式传播,那么就能实现破圈。在过去,微信还没有视频号的时候,这个传播过程脱离于微信生态之外,效率不高。如今,高度依赖广告变现的微信小游戏,在打通了视频号等新场景后,在微信的社交基因推动下,又将制造一个怎样的独特的微信“小游戏+直播”的游戏生态场景?

注:文/樱木滑倒,文章来源:娱乐独角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