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如何影响中美跨境电商 25%关税变不变?

图片来源:pixabay

【亿邦动力讯】美国东部时间1月20日,屡遭挫折的乔·拜登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入主白宫,成为美国历史上第46任总统。特朗普发表了感人至深的离职演说,但没有按照惯例,出席新任总统的就职典礼。

接下来的四年,拜登将与一众班底联手,拯救受伤的美国。在前任张扬不羁的四年之后,世界比任何时候都更渴望秩序。

放眼全球,多数国家还因疫情处于封闭之中,早先复苏的中国仍是世界的工厂。跨境电商无疑是惨淡前景下的一点亮光,维系着货物、资金和信息的全球流动。不过,即将到来的拜登新政,将使它的命运迎来变数。

多位分析人士指出,与前任特朗普不同,拜登建制派政府的政策可能更稳健,也更具可预测性。这对中美乃至全球经济都是一大利好,可以减少黑天鹅事件,降低全球资本市场波动。

此外,随着相关政策逐步深入,还将直接或间接影响跨境电商相关的汇率、税率、物流等。但这并不意味着,拜登要带领美国回归传统的自由贸易。

不会取消25%的关税

乔·拜登的班底,不少是奥巴马时代的政府官员,属于传统的民主党精英。从政策谱系来看,不少人有浓郁的新自由主义倾向,支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比如即将出任财政部长的珍妮特·耶伦(Janet L.Yellen),曾在克林顿总统时期担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2014-2018年担任美联储主席。她支持自由贸易,公开表达过对特朗普抛弃规则和多边主义及奉行贸易保护主义的担忧。

不过,当下美国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已经改变,拜登政府必须予以回应。多位分析人士指出,拜登不会像特朗普一样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旗,但也不会回归自由贸易。

纽约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和国际事务学院副教授戴维·霍夫曼(David Hoffman)认为,美国主流经济学家对自由贸易的看法发生了转变。

在这其中,既有从事国际贸易研究的保罗·克鲁格曼等人,也有像已故的保罗·萨缪尔森那样举足轻重的经济学家。

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主,国际贸易理论专家,生前担任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桃李满天下,对美国甚至世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政策上,他曾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誓言要将自由贸易坚持到底。

然而2004年,他在一份美国顶级学术杂志发表论文,对自由贸易提出质疑。这篇文章认为,在自由贸易之下,有时候一个国家生产率(贸易促进的技术进步)的提高只对本国有好处,却会长久地伤害别国的利益。

这篇文章在美国引起极大反响,也引发很多讨论和研究。在这些研究的推动下,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开始反思全球化和自由贸易。

保罗·克鲁格曼是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研究领域就包括国际贸易。20世纪90年代,许多人担心全球化快速发展可能会损害美国人的利益,克鲁格曼说这些人是不了解经济学的蠢货。

现在,他和许多主流经济学家都承认,自己对于全球化认识是错误的,全球化给美国工人阶层带来的伤害远远大于自己此前的预估。

主流经济学家对美国华盛顿智囊团有非常大的影响力。不管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其贸易政策都建立在这样的土壤之上。

因此,他们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态度的转变,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从长远来看,未来的美国总统会比过去更有可能拿关税当做与中国谈判的工具。”戴维·霍夫曼说,此前由于中美经济依存度高,没人敢尝试贸易战,但特朗普开了这个头。

2020年12月初,拜登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不会立即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出口美国近一半产品征收25%的关税,亦不会撤销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他还透露,会全面审视与中国现有的协议,并会与亚欧盟友磋商,制定连贯的策略。

此前,珍妮特·耶伦曾公开警告,高额关税可能会伤害美国企业,而中美通过“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达成“停战”,对商业信心是“健康且有益的事情”。

这或许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四年,中美通过关税解决贸易争端的风险大大降低。但是,眼下的中美贸易并不是一个稳定的格局,仍然充满变数。

两方面的风险会倍增

乔·拜登今年78岁,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年纪最大的总统。四年后,第一个任期结束时,82岁的他将垂垂老矣,大概率不会竞选连任。

没有竞选的压力,意味着乔·拜登或许可以推动一些根本性的变革。就贸易政策而言,可能会较少使用加征关税手段,转而使用多边主义的协商和诉讼机制。

“拜登政府与特朗普政府最大的不同就是其所奉行的多边主义。无论如何,拜登会想办法重塑美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领导力。”新美国安全中心CEO理查德·方丹(Richard Fontaine)说,这意味着美国可能会加强其在TPP和RCEP的影响力。

提到拜登的多边主义,就不得不说拜登政府的鹰派贸易谈判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

戴琦是美籍华裔,生于台湾,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曾在中山大学教书。在奥巴马时期,她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中国贸易执法部门负责人,曾与日本、欧盟等盟友国家共同就WTO贸易争端问题成功起诉中国。

安庆国际法律事务所合伙人Willems在一封邮件中分析称,戴琦未来也可能会采取类似的措施对付中国。

不久前,拜登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也表示,希望能够推行切实可行的贸易政策,遏制中国的发展,比如对中国的倾销产品、知识产权和补贴进行调查。此外,拜登还在这次采访中提到了中美技术转移的问题。

特朗普时代,美国发起了168项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是此前政府同期的两倍以上。2019年6月,美国对中国制造的啤酒桶征收高达79.7%的反倾销税,对中国床垫征收的高达1731%的反倾销税。

拜登上台后,为了恢复经济,增加就业,会调整贸易政策,短期内可以见效的政策手段包括反倾销。不排除拜登政府进一步增加反倾销案例数量,以及联合多国进行反倾销诉讼。

就目前来看,反倾销对跨境电商的影响并不大。中国跨境电商出口主要产品为3C电子、纺织服装和家居产品等,对美销售商品客单价远低于美国进口免税金额800美元的标准。

跨境电商以国内直邮发出为主的渠道,可有效避免美国征税政策影响。而跨境电商在海外仓直接发包裹的模式,所使用的干线运输与传统B2B贸易相同。这部分业务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拜登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可以解读为更严厉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的信号。对跨境电商卖家来说,意味着知识产权侵权风险倍增。

此前,曾有中国卖家被Wish、亚马逊等平台警告,轻则产品被移除,重则封店,当地政府还会对企业进行惩罚。接下来了,相应的政策和监管会越来越严。

对此,出口电商企业应提高涉外知识产权意识,在企业内部建立专门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和完善的知识产权信息平台,注意规避产品宣传、描述中的知识产权问题,以及商标侵权,专利侵权和著作侵权,以及虚假宣传、混淆行为等不当竞争。

短期机会与长期隐忧

入冬以来,美国新冠疫情升温,失业率持续上升。拜登就职以后,一方面要防控疫情,另一方面要推出新的经济救助计划。

拜登曾呼吁,美国公民在联邦政府建筑物内,联邦各州之间包括使用巴士、飞机和列车等交通工具,全程需要戴口罩。这意味着,2021春季到来之前,美国疫情防控措施会加强。

美国加强防控疫情,会进一步打击美国实体零售业,利好电商。从供给侧来看,新冠大流行以来,美国、欧洲和东南亚的工厂基本都停工,只有中国工厂还在开工,所以接下来几个月中国仍然面领较大的供应压力。

不久前,拜登宣布一项1.9万亿美元的疫情应对计划,力图扭转疫情,加快疫苗进程,并为正在长期经济衰退中苦苦挣扎的个人、州和地方政府以及企业提供资金帮助。

按照拜登的计划中,包括为大多数美国人提供的1400美元支票,加上特朗普政府最新的疫情法案提供的600美元,将使针对美国个人的援助总额达到拜登所要求的2000美元。如果该计划获得通过,将刺激美国民众的消费,跨境电商订单进一步增加。

中国率先复苏,工厂全负荷运转,投资者涌入中国,使人民币对美元和其他几大币种的汇率大幅上涨。2020年5月底,1美元可以换取7.16人民币,2021年1月21日为6.4。

人民币升值,会使中国制造对全球消费者而言更为昂贵。即便如此,疫情下的全球,中国产品的性价比依然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产品;个别有竞争优势的行业,甚至将关税成本完全转嫁给买家。

问题是,一旦全球从疫情中复苏,中国商品是否还具有竞争力?中国跨境电商取得的优势地位,能否稳固?眼下来看,一切还存在变数。

不过对从事进口生鲜、干果、葡萄酒、水果等类目的进口跨境电商来说,这是一大利好。美国商品是最受中国跨境网购消费者的欢迎,一般贸易关税的加征,对于部分干果、坚果、酒类等商品的一般贸易进口成本会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现在,人民币升值,相当于美国商品降价了。

相对于汇率,跨境电商从业者最紧迫的问题是跨境物流。

受特朗普加征关税和新冠疫情影响,不少航运公司要么破产,要么停运,大量闲置船舶被拆卸,有些甚至被卖成废铁。中国率先从疫情中复苏,再次成为世界工厂,跨国运力的供求矛盾开始浮出水面。

中美贸易失衡,则进一步拉大了该缺口。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对美出口2.18万亿元,而自美进口只有6408.6亿元,比例约为3:1。相应地,出口和进口集装箱数量比例也接近3:1。部分航运公司为避免空跑,出口用大船,而返程只用小船,结果是大量集装箱迟迟不能回到中国,进一步削减了出口运力。

2020年4月以来,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从最低时期的818飙升至2783,上涨三倍多,成为2009年该指数编制以来的最高点。在这其中,两条中美航线的价格涨幅最大,影响也更深远。

拜登上台以后,可能会着手改善中美贸易,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随着中美贸易改善,双边贸易增加,贸易结构改善,可能会改善中美之间的跨境物流。从中长期来看,这对跨境电商是利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