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微信十周年的思考:希望每个普通人都使用视频号

1月19日,在2021微信公开课PRO版的微信之夜上,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如期而至。

在近一个半小时的分享中,张小龙分享了关于视频号、直播的一些思考,并对微信十周年做了总结。

希望每个普通人都使用视频号,而不仅仅成为大V、网红表演的地方

自2020年1月19日内测以来,微信视频号已经迭代4个大版本,陆续支持了顶部分栏、转发朋友圈大屏显示、长视频、直播打赏、连麦等能力。

张小龙在演讲一开始,也率先从视频号开讲。

张小龙坦言,视频号不是腾讯战略重点,微视才是。

从公众号到小程序,再到视频号,张小龙用了“进化”一词。他认为,视频号实质是官网的最新展现形式。

张小龙希望视频号能够成为个人与机构的新官网,可以挂载相应的小程序、公众号、会员服务、优惠券等等。

张小龙提到,自己曾经在内部做过调研:你更愿意看哪些内容?是朋友赞过的内容,还是机器推荐出来的?“可以很明显感受得到,我们自己朋友赞出来的内容,但是还是匿名的,后台可以知道是哪个朋友,和那些推荐出来对比的话,其实朋友点赞的更爱看一点。”张小龙解释。

在2020年6月份,视频号的机器推荐比例还很低,张小龙曾作出预言,视频播放中,朋友关注、朋友点赞、机器推荐的比例应该是1:2:10。在未来,机器推荐所占的比例将会逐步扩大。“现在的比例,朋友点赞的量大概是机器推荐的2倍还多。”

张小龙还认为,云端、结构化的视频才是视频。未来,视频文件是会消失的,文件不应该单独存在的,而应该由APP去调用、解读这些原始文件。“公众号对于文章的价值,对应来讲,正是视频号对于视频的价值,视频号只做视频内容的承载和传递。”

而对于视频号里面的长视频,张小龙认为,视频不应该被人为地用时长来划分。“无论长视频和短视频都是视频,只是消费的场景不一样,只不过在流里面刷的时候我当然希望是短视频,在别的地方看的时候我当然希望看长视频,但是都是同一个东西。”

张小龙总结道:视频号虽然我们还没有做大,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变成每个普通人都在用的东西,而不希望视频号仅仅成为大V、网红表演的地方。

公众号的slogan是: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张小龙认为,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视频号。

未来,直播会变成很多人都在用的个人表达方式

张小龙认为,内容越来越碎片化了,自己也在想还有什么样的内容形态,是比短视频能够被更多人所接受的?

张小龙表示:“我个人觉得直播是有这个机会的。”

在内容形态的演变里,始终朝着普通人更容易生产、消费的方向在发展,张小龙认为直播是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的形式,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秀场直播、直播带货。

短视频是有创作门槛的,需要精美的内容,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张小龙认为,直播并不需要你去做精美的内容。如果一个真实的直播。其实应该是很轻松的才对。打开直播不管有多少观众,你在里面随便说几句话,这个跟你在微博上写一句话,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一种非常轻松的表达。

未来,直播将成为更多人使用的表达方式——每个人都可以是别人的眼睛。

张小龙畅想,在未来,点开朋友的头像,不再是简单的昵称、头像等信息展示,而可能是实时的直播,你可以进入朋友的视角,去看到他所分享的直播内容。

张小龙也透露,现在还没有直播的入口,但是下一个版本可能就会有直播的入口了。

而关于直播和电商的结合,张小龙表示,直播里面也会有电商的能力,包括直播可以挂到第三方小程序里面。

新版本微信的4个实验性功能1.表情

张小龙认为,表情是表达方式中最基础的元素。他提到,“裂开”表情成为表情新贵,深受当下用户喜爱。

走过十年,张小龙坦言,微信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太大的表情升级了。他也透露,新版本的微信中,将会有新的表情,也会加入诸如“扔炸弹”,“炸裂”好友屏幕的功能等。

张小龙也提到,用户大量的自定义表情已经成为微信表情一个很好的补充。

2.状态

张小龙认为,微信的个人名片应该包含更多的状态。

比如说,在同一个景点,同一个会议室,同一个咖啡厅,在打同一款游戏,听同一首歌,等等。

而社交的本质也正是找到同类。

3.听歌

张小龙认为,歌不是用来听的,而是“怎么样看到一首歌”?

张小龙提到了“听歌的视觉化展现”,类似于MV,内容由用户精心制作,来打动同一心境下的同类人。

4.输入法

对于用户投诉的“聊天记录被窃取,输入什么就会看到相应的推荐广告”,张小龙无奈“喊冤”。他强调,微信不会看用户的聊天记录,公司也有规定谁看了用户的聊天记录会被开除。

所以,出于保护用户隐私的考虑,张小龙透露,未来,微信可能会推出自己的输入法。

不经意间,“秀”出微信十年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两天后,微信将迎来十周岁的生日。

于是在分享中,张小龙在不经意间总会提到,微信十年来所取得的一些成绩:

每天有1.9亿人打开微信,3.3亿人进行视频通话,1.2亿人发朋友圈;

目前,微信聊天中的语音识别,每天翻译量达到5亿次;

朋友圈3天可见的用户达到2亿以上;

每天有几千万人在拍一拍,1.2亿人设置了拍一拍的小尾巴。

而在1月19日白天的微信公开课上,关于小游戏、微信支付、企业微信的数据也得到了最新披露:

正值微信支付分上线两周年,微信支付团队也在直播中亮出成绩单:微信支付分用户数突破2.4亿,每日使用笔数达千万级,每年为用户节省超过2000亿元押金;

微信小游戏如今已有三年了,2020年全年,微信小游戏月活用户超5亿,单品月流水规模超20亿元,商业变现实现同比增长20%,人均游戏时长增长50%,人均游戏款数增长20%;

企业微信方面,据现场官方公布:企业微信上的真实企业与组织数超550万,活跃用户数超1.3亿,企业通过企业微信连接及服务的微信用户数已经达4亿;2020年共计发布27个版本,迭代1128项功能,新增至540个开放接口。

在微信之夜的分享最后,张小龙重申:微信走过十年,从产品的角度来考虑,微信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关于连接,张小龙认为,连接是很美的,世界是由完事万物的连接来运转起来的。对于做产品来说,做连接意味着我们做最底层的设施。

关于简单,张小龙则表示,简单是特别高的目标,真的不是简单的目标,是特别难做到的。“有的时候我也想,用户不一定会在意你做的东西是否简单,有的粗制滥造的产品也会有人用的。但是我们也会追求这种简单,是因为还是有一部分人会感受到产品里面这种简单背后的美感,他会认同这一点,我认为这个也是挺重要的。”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张小龙演讲精华版:开发视频号始末:视频化的表达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主体

张小龙提到,视频已经变得越来越普及了,变成很多普通人的一种习惯。数据显示,微信里面,最近五年每天发送的视频的数量上升了33倍,朋友圈里面视频发表数量上升了10倍,所以当时微信考虑短内容的时候,就想不应该以短的文字来做,而是基于视频化的内容来做了。

据张小龙介绍,2019年微信组建了一个特别小的团队,开始开发视频号。当时给它定位是视频化的微博,所以那个时候视频号上半年长得特别像微博,而且也没有全屏的视频等等。“这是微信团队自己的一种风格,就是说做一个新东西,最好是小团队敲下来做,而不是大张旗鼓变成一个大项目。张小龙表示。

张小龙从多个方面谈了视频号开发背后的故事:

第一是ID:视频号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创作的短内容的平台,是一个公开领域的内容平台,就不能再去用微信号做了。所以做视频号,首先要创建一个新的身份,这其实会有挑战,因为很少有一个产品在里面有两套身份体系。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视频号的意义,视频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意义是有一个号在这里。通过这个号才使每个人都有了另外可以公开发声的身份,将来发的内容有可能是视频,也有可能是直播或者是别的东西,所以视频号的意义在这里会更大一些。”张小龙表示。

第二个是关于推荐的问题。张小龙表示,最初信息流的内容推荐质量非常一般,所以要改进推荐算法,于是组建了三个做推荐算法的团队,每个团队大概有十几个工程师,希望通过这三个团队,通过不同的方法去找到推荐的最优解。

但结果是,虽然推荐团队其实工作的很辛苦,但是头几个月效果很差,很差的原因是这是一个死循环,内容不好,那就没有浏览量,没有浏览量,就没有好的内容,所以也没有办法推荐出更好的内容出来。

所以张小龙提到,内部调研了一下:自己更愿意看哪些内容?是朋友赞过的内容,还是机器推荐出来的?“可以很明显感受得到,我们自己朋友赞出来的内容,但是还是匿名的,后台可以知道是哪个朋友,和那些推荐出来对比的话,其实朋友点赞的更爱看一点。”张小龙解释。

所以这也是视频号最早通过社交推荐来做的一个理由。据张小龙介绍,从去年5月份开始,视频号就开始频繁变更,每两天变更一个版本,一直到两个星期之后发布了一个基于朋友点赞的版本。这个时候数据上扬非常好,用户留存也非常高。这里是社交推荐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第三关于长视频的问题。张小龙表示,内部最后形成了一个统一的认识,无论长视频和短视频都是视频,只是消费的场景不一样,只不过在流里面刷的时候我当然希望是短视频,在别的地方看的时候我当然希望看长视频,但是都是同一个东西。

所以视频号不存在长短视频的区分,只存在一个说短视频是指一分钟以内的,如果是长视频,就定义为你的头一分钟是你的整个视频封面,所以你的头一分钟也是可以拿出来分享,到流里面去刷的。别人看完你的封面一分钟就会继续看下去,或者看完你这个长视频,如果不好看,代表你的封面缺乏吸引力。

视频号结尾,张小龙总结道:视频号虽然我们还没有做大,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变成每个普通人都在用的东西,这里面并不仅仅是希望大V、网红在里面表演的地方。

一个真实的直播应该很轻松,跟发微博没有本质区别

张小龙:一个真实的直播应该很轻松 跟发微博没有本质区别

视频号之后,张小龙又重点谈到了自己对于直播的理解。关于直播的兴起,张小龙认为,内容越来越碎片化了,自己也在想还有什么样的内容形态,是比短视频能够被更多人所接受的?“我个人觉得直播是有这个机会的。”张小龙表示。

张小龙称:“我觉得直播非常轻松。如果你让我拍一段短视频发给朋友们看,我会觉得压力非常大,因为要准备很多东西,准备思路,准备文稿、镜头和内容。但是我做了好几次直播,面对几千人直播,我没有做任何准备,一分钟的准备都没有,我只是说把直播镜头,手机架在这里就开始直播了。”

张小龙由此谈到了自己的体会:之所以说短视频是有创作门槛的,是因为你要做精美的内容,但是直播并不需要你去做精美的内容。如果一个真实的直播。其实应该是很轻松的才对。打开直播不管有多少观众,你在里面随便说几句话,这个跟你在微博上写一句话,其实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一种非常轻松的表达。

然后,张小龙给出了自己的结论:未来直播会变成一种很多很多人都在用的个人的表达方式。

张小龙以不久前的一个流星雨直播为例:很快就有超过100万人去看了,我们没有做流量推广,完全是用户自发滚动形成的,也是通过社交推荐起作用,很多人自发把它转发到朋友圈里面。

但张小龙也透露,现在还没有直播的入口,但是下一个版本可能就会有直播的入口了。

关于直播和电商的结合,张小龙表示,直播里面也会有电商的能力,包括直播可以挂到第三方小程序里面。

张小龙还透露,传统的拜年是要面对面走家串户,一家一家,好几个人成群结队过去面对面对面拜年的,这个更像直播的形式,所以我们今年在直播这里做了一点点小小的东西,微信希望今年的春节有一些人通过直播的方式拜年就特别好。

一些新的尝试

微信将推出听歌相关功能 制作类似MV

在今年微信之夜的现场,张小龙还透露了一些新的尝试。

第一个尝试是关于听歌的。张小龙称,微信是一个包含的信息种类特别多的东西,但是我一直不太满意的一点是,在微信里面听歌的体验不太好。

“我就希望听歌的时候能看到一点东西,因为听歌的时候是会有想象力的。举个例子,你可以想象你在这里听一首歌,另外一个人在另外一个地方,还有很多很多类似这样的人,如果把听歌的人眼前的画面都连起来,总有一些人的画面跟你是非常类似的,他会打动你,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就把这个做了一个视觉化的展现。”

但张小龙也表示,这个难度是特别大的,因为技术还没有到这一步,所以微信目前只能通过一些别的产品方式,才能做到这一步。

此外还有关于浮窗的改动。张小龙自称“不喜欢浮窗这个东西,特别像一个狗皮膏药。”但是也是没有办法,有的人看文章看不完,还要处理消息。”

张小龙透露,新版本有比这个优雅10倍的方案,不用有这个狗屁膏药,又可以非常快速切换到你想要看的文章里面去。

张小龙:输入法是人交互的第一入口 将保证隐私和安全性

还有一个是输入法。张小龙介绍,微信有这样的技术团队,在AI领域有非常好的积累。“我觉得输入法是人的交互的第一个口,包括在语音识别之所以投入这么多,它也是信息输入的第一个口,这方面未来的发展会越来越智能,会有一些新的我们想象不到的一些输入的方法产生出来。”张小龙表示。

微信十周年的思考

张小龙:一个产品要加多少功能才能不是一个垃圾产品,我们努力做到了

演讲到最后,张小龙再一次回到了微信十周年的话题。经过了十年,每个人对于微信,都有各自的体会,甚至很多人可能从人们的日常生活的习惯,社会的变迁等等角度考虑它的,但张小龙强调自己只会从产品的角度考虑在十年里面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如果用两个词来表达它,一个是连接,一个是简单。

关于连接,张小龙认为,连接是很美的,世界是由完事万物的连接来运转起来的。对于做产品来说,做连接意味着我们做最底层的设施。

关于简单,张小龙则表示,简单是特别高的目标,真的不是简单的目标,是特别难做到的。“有的时候我也想,用户不一定会在意你做的东西是否简单,有的粗制滥造的产品也会有人用的。但是我们也会追求这种简单,是因为还是有一部分人会感受到产品里面这种简单背后的美感,他会认同这一点,我认为这个也是挺重要的。”

最后张小龙总结道:微信虽然已经是非常大体量的产品,并且经历了十年的时间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它一直保持自己的风格,一直像一个小而美的产品一样,其实当时的目标也是小而美,不是要做这么大的。像个小而美的产品一样有自己的灵魂和审美,有自己的创意和观念,而不仅仅是一个数字目标的奴隶。所以,如果这样的话,当能保持自己的风格,我自己和我们团队我觉得我们的工作就会因此而觉得更有意义一些。

注:文/王非,文章来源:猎云网(公众号ID:ilieyun),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