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债务拖垮巨头 一代果汁枭雄终于落寞退市

一代果汁枭雄终于落寞退市。

根据汇源果汁(HK:01886)发布的公告,联交所宣布,自2021年1月18日上午9时起,公司的上市地位将被予以取消。这也意味着,汇源果汁在被取消上市地位一年后,终于要正式向资本市场告别。

对此决定,汇源果汁表示:“董事会对上市覆核委员会的决定表示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董事会认为本公司已尽最大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但是,事已至此,已很难挽回。

最后上市日期后,虽然汇源果汁股份的股票将仍然有效,但股份将不再于联交所上市及不可于联交所买卖。其后,汇源果汁将不再受上市规则规管。

曾连续十余年市场份额稳居国全国第一,斥资7000万元买下央视一套最黄金时段的5秒广告,“国民饮料”的一代巨头,为何成为资本弃子?

村主任创业,上榜福布斯富豪

与当下的热播剧《大江大河》剧情相似,汇源果汁的创业史堪比一代农民自主走上小康之路的典型。1952年出生的创始人朱新礼因为脑子灵活,拥有高超的驾驶技术,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成为村里有名的万元户,从而被村民们推选为东里东村的村主任,并担任村属企业——山东东里集团总经理。村民们希望朱新礼能够从一个人富裕带动村民富裕。

做村属企业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亦有局限性,带着集体创业,朱新礼选择是“要致富,种果树”,从而与水果结缘。随着1992年南巡讲话的政策利好,朱新礼顺势加入商品经济大潮,收购负债千万元、停产三年、已经倒闭的县办罐头厂。

朱新礼后来回忆称,“当时工人吃饭的钱都没有,去银行贷款更是困难,因为人家看不起你,不信任你。我们就用补偿贸易的方法,用外国人的设备去挣外国人的钱。”

1993年,第一批浓缩苹果汁生产出来,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样品,背着煎饼去德国参加食品展。最终,为汇源果汁带来第一批价值500万元美元的订单。这在当年,是令许多国人难以置信的大事。为了能够将事业越做越大,1994年,朱新礼带着不足30人的队伍在北京顺义安营扎寨。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0年,汇源果汁的销售额就已经做到了12亿元,是全国最大的果汁生产商。2001年3月,与德隆达成合作意向,双方组建了北京汇源集团,德隆以5.1亿现金出资持股51%;汇源则将核心资产装入合资公司,占股49%。

这次合作让汇源初尝资本市场的甜头。两年时间内,投入了20多亿,引进了11条全世界最先进的生产线。虽然与最终德隆击鼓传花的商业骗局亦波及到汇源集团,但依靠长时间与北京顺义区政府的良好关系,最终汇源得以成功身退,这在当年德隆系爆雷之时,实属罕例。

但在这场联姻中,朱新礼还是尝到了资本助力的甜头。于是,开始谋求更大的资本助力。2007年,汇源果汁控股在香港成功上市,上市当天股价上涨66%,并成为当年香港最大规模IPO。朱新礼也从而上榜《福布斯》富豪榜排名第91位,上榜资产61.3亿。

据全球著名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汇源100%果汁及中浓度果汁的市场销售量份额占比分别为43.7%、31.5%,较之2017年的增幅分别达到0.9%、6.9%,继续蝉联中高果市场销量第一。在市场占有率上,汇源已连续十余年市场份额稳居国内第一。

42.75亿元违规贷款

一路快速发展的汇源果汁,裹挟着一代农民的辛勤汗水与历史机遇。而这一些,却因一笔45.72亿元的违规贷款戛然而止。

汇源果汁2018年3月发布的公告显示,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饮料”)借出了42.75亿贷款。

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虽然这笔贷款已被追回,且上市公司也拿到了相应的利息,但是港交所仍然要求汇源果汁内查。就汇源果汁调查进展、事件影响以及内部应对等问题启动内部调查。独立董事委员会认为,汇源果汁就相关贷款和可能的额外交易犯了严重的错误,并且这些错误是不可接受的。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开始停牌并发布公告称延后发布2017年业绩。

与这笔42.75亿元的大方贷款形成对比的是压在其身上的债务压力。2018年4月,汇源果汁发布了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已经达到114.02亿元。2016年底和2015年底,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分别为99.95亿元和76.62亿元。

虽然因为这场贷款风波,汇源果汁也发布公告称,借出的贷款已经收回并收取了1.5亿元的利息,并没有损害上市公司以及股东利益。但港交所在2018年7月20日再次发函称,倘若汇源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则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而因此次违规贷款事件,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三档至Caa1,惠誉评级也将汇源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

179亿元卖身可口可乐风波

在汇源果汁停牌初期,汇源集团在其他产业领域的投资并没有停止。投中网查阅汇源集团官网显示,目前汇源集团旗下拥有汇源农业、汇源果汁、汇源果业三大板块。其中汇源农业是近些年来朱新礼的“心头好”。汇源农业曾在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建设了19个农业产业化园区,形成了种植、养殖、商贸物流、加工、现代农业体验、旅游观光、休闲度假、养生等融合一二三产业的多样性格局。而今汇源果汁上市主体的颓势是否对其他业务板块产生不利影响,不得而知。

朱新礼曾经有段知名言论,“我觉得企业确确实实需要当儿子养,但是要当猪卖。为什么呢?这是市场行为,你算得上账要去做,算不上账你就不要去做。”对于资本市场,朱新礼的心态非常开放。这从与德隆合资、提早布局上市中便可看出。他甚至有机会用179亿元将汇源果汁卖身。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汇源果汁是这场盛事的赞助商,也在这场开幕式中,结识了可口可乐的董事长。彼时,碳酸饮料行业龙头可口可乐疲软,亟需寻找新的业务,遇到朱新礼后,可口可乐提出179亿元收购汇源的计划,而朱新礼也正准备探索果汁上游的种植农业,需要这笔资金作为发展基金,双方一拍即合。

在朱新礼的算盘中,即便汇源果汁卖身,但上游依然被会员控制,可口可乐就还是在汇源的可得范围之内。

但这场交易最终迎面撞上了国家最新颁布的《反垄断法》,并成为触犯《反垄断法》的第一个案例。恰是汶川地震、改革开放30周年之时,民众爱国热情高涨,对于这场卖身,民意一边倒,这场交易最终流产。

这场风波还是给汇源果汁留下了后遗症,在与可口可乐的收购谈判中,汇源果汁与可口可乐的销售渠道存在严重重合,为了满足可口可乐方的要求,汇源果汁砍掉了16年建立起的销售体系,裁撤商超渠道、省级经理以及大量基层销售。元气大伤。

当前的汇源果汁,停牌20个月,市值仅50亿元,已被港交所摘牌。

除此之外,长时间以来,关于汇源果汁的家族史管理,“一言堂”文化,管理曾频频出走等阴翳一直笼罩。

2020年2月12日,朱新礼和女儿辞任汇源果汁董事会,两日后,汇源果汁(1886.HK)发了两道公告:一是联交所发函取消了公司上市地位;二是一笔今年到期的2亿美元票据要交半年息了,年息6.5%,公司正在安排相关资金计划。

这一次,朱新礼没有现身。以往,不管是家族史管理争议,还是因为卖身外企的“骂名”,甚至与统一鲜橙多的价格战及42亿的违规贷款风波,朱新礼都未曾闪躲,对外发声,从未传递出“汇源很好”的信号。而这现在,这位一蓑烟雨的民营企业家,却已经上了“老赖”名单。

注:文/冯颖星,文章来源:东四十条资本,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