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27亿收购懒人听书 长音频会成为巨头抢滩下一站

2020年国内在线音频市场开启了一场抢滩战,从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老牌平台,到腾讯音乐、阅文集团、网易云音乐、字节跳动、快手等各方巨头,对于有声市场的布局络绎不绝。到了2021年,这场战争还在持续。

近日,腾讯音乐(TME)对外宣布,已与中国知名音频平台深圳市懒人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懒人听书”)的全部股东达成最终协议。TME将会从阅文集团、懒人听书管理团队以及其他财务投资者等股东处收购懒人听书100%股权。该交易目前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并需要满足惯常交割条件。

这场收购过后,懒人听书将保持独立运营的状态,成为TME长音频战略布局中的一部分,而TME则会对懒人听书开放平台生态资源。2020年4月,TME已经推出了自己的长音频平台酷我畅听。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盛大文学(2015年与腾讯文学合并为“阅文集团”)曾经对懒人听书进行股权融资。TME收购懒人听书后,阅文集团作为股东持有的39.8821%股权将全数售予TME,价格达到10.77亿元。

这或许可以看作是长音频领域的一次“收编”行为,巨头平台开始对行业进行资源整合,市场无形中进入洗牌期。新老平台呈现两股发展态势,传统头部平台如喜马拉雅、荔枝等已经从前期的用户积累走向商业变现,而新入局的TME、字节跳动等平台则试图画野分疆,为行业建立新的秩序。

有声市场洗牌期到来,

TME为何收购懒人听书?

对于TME而言,收购懒人听书对于其长音频领域的布局或许是如虎添翼。

2020年4月,TME首次公布长音频战略,“长音频将是未来TME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此后TME成立酷我畅听,在酷狗音乐搭建酷狗电台、在QQ音乐上线播客专区。

8个月的时间里,酷我畅听作为TME发力长音频的一把重器,一方面迅速发力平台版权PGC内容,一方面布局独家自制内容,快速建起了包括有声小说、评书相声、戏曲、历史等在内的多个品类。

酷我畅听成为成长速度最快的新生长音频平台之一,连带着TME的长音频业务也迅速扩张。2020年TME三季度财报显示,长音频方面的平均用户时长不断提升,长音频付费用户数进一步增长,其MAU渗透率从去年同期的4.7%提高至11.7%。

到了现在,TME收购懒人听书,在内部平台自我孵化之后,进一步收编外部资源。懒人听书是国内第一批成立的长音频平台之一,2012年至今已经成立了8年。在喜马拉雅2013年横空出世,并迅速在有声市场建立起一家独大的格局之后,懒人听书与荔枝、蜻蜓FM等被划分为有声市场的第二梯队。

而在所有有声平台里,懒人听书是少数具备版权优势与变现模式的平台。2014年盛大文学入股懒人听书,持股比例达到51%,懒人听书成为盛大文学的控股子公司,这为懒人听书获取上游有声书版权资源建立了渠道。2015年阅文集团合并完成,并继续与懒人听书进行战略合作,懒人听书成为阅文集团最大的有声内容输出渠道,获得了阅文集团85%的网络文学有声改编权。

在喜马拉雅、荔枝等平台始终无法摆脱版权焦虑之时,懒人听书已经有了靠山,并形成了以付费有声书与广告为主的商业模式。

据了解,2016年懒人听书进行有声书付费尝试,已经实现了盈利。其创始人兼CEO宋斌当时透露,公司2016年的营业收入已经达到5000万元左右,盈利在小几百万元水平。这在有声市场乃至内容付费市场上,都不常见。根据易观智库公布的《中国有声阅读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6年》的数据显示,2016年1月懒人听书的用户渗透率达到89.8%。

而2017年懒人听书的付费收入已经超过1亿,实现盈利。但是这时喜马拉雅、荔枝等平台也相继发力,阅文集团的版权资源开始全面覆盖各大有声平台,懒人听书的独家版权内容仅占平台的9%。懒人听书虽然还是持续以有声付费与广告收入完成盈利,但是内容上已经不具备优势。

到了2018年,有声市场的行业格局已经确立。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喜马拉雅FM总用户规模突破4.8亿,蜻蜓FM总用户数突破4.5亿,懒人听书总用户数突破3.5亿。

2019年懒人听书获得了亿元的战略融资,截至2019年8月,懒人听书累计用户超过3.5亿,月活跃用户近3000万、日活跃用户近1000万。虽然平台内容优势削弱,但是懒人听书依旧维持着盈利状态,2019年平台实现营业收入3.3亿元,净利润为4099万元。

到了2020年,有声市场风起云涌,但是懒人听书依旧保持着稳定的发展态势。数据显示,2020年1月,懒人听书月活数量达到3457万。2020年上半年,懒人听书营业收入1.23亿元,净利润1059.29万元。目前,懒人听书的用户已经达到4.8亿。

4.8亿的懒人听书,

能为TME带来什么?

而对于TME而言,收购懒人听书,这4.8亿用户或许是关键。

在版权内容上,TME并没有所谓的版权焦虑,阅文集团作为腾讯文娱生态的一环,是腾讯旗下平台的内容输出源泉,资源开放,同时家大业大的TME在版权布局上并不手软。

以TME推出的酷我畅听为例,酷我畅听一早就与阅文集团达成内容合作,与阅文集团合作独家开发的《诡秘之主》广播剧,在阅文之外,酷我畅听内容合作方还包括纵横中文网、中文在线等头部网文平台,快看漫画、有妖气等头部国漫平台。版权内容上,TME的储备十分丰厚。

对于TME而言,收购懒人听书更看重的或许是平台的用户认知与市场占有率。目前虽然字节跳动、B站、快手等巨头纷纷进入有声市场,但是有声市场的格局与资源分布十分明显。

根据易观千帆数据,2020年5月喜马拉雅的MAU为9937万人,懒人听书、蜻蜓FM、荔枝分别为4332万、2216万、1798万。懒人听书发展速度与市占率上不如喜马拉雅,但是作为有声市场的头部平台之一,它有着稳定的用户基础,同时成立8年,懒人听书是在线市场上认知度最高的平台之一。

2018年易观数据相关报告显示,懒人听书在每月人均使用时长与每月人均使用次数两方面都为行业第一,分别达到3.7小时与38.4次,远远高于排在第二位的喜马拉雅FMFM2.8小时与32.4次。

TME收购懒人听书,版权内容或许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懒人听书背后的核心用户,这批用户已经在懒人听书上养成了固定的收听与付费习惯,并对平台有着相当的黏性。这对于TME从老平台手中获取用户是有一定助力的。

“懒人听书的有机融入将帮助我们更好地满足用户日益精细化的内容与服务需求,增强我们在该领域的品牌知名度,也将使得长音频和音乐娱乐服务之间产生强大联动效果。” 腾讯音乐CEO彭迦信表示。

现在有声市场老牌平台市场稳固,新平台不断冒出。2018年B站以10亿价格收购猫耳,2020年字节跳动则结合旗下番茄小说推出番茄畅听;网易云音乐成立了“声之剧场”,主打年轻IP改编的广播剧与有声书;快手则推出播客类产品快手“皮艇”。

可虽然新玩家背后有着巨头支撑,但是盘子增速比选手增速慢,赛道上选手众多,想从领先者手里撬动用户,并不容易。

赛道玩家日益增多的情况下,版权IP、主播声优等都成为了紧缺资源。随着国内内容市场版权意识的成熟,各平台IP有声书版权成本日益增加,头部IP授权也越发谨慎,几家平台哄抢一部作品、平台疑似侵权等情况并不鲜见。

各大平台的主播扶持计划,如喜马拉雅的万人十亿计划、喜乐计划、直播春生计划,荔枝的回声计划,酷我畅听的百亿声机·主播全薪计划等,一方面孵化新主播,但另一方面让市场出现形成僧多粥少的局面,头部主播的争夺也不可避免。而在声优资源上,则是出现高度重复。熟悉广播剧的用户已经发现,729声工场、北斗企鹅、冠声文化、光合积木、边江工作室等已经是各大平台头部广播剧背后的常客。

这种情况下,TME的长音频布局做得是两手准备,一方面孵化新平台,以新玩家的身份重新改变市场格局,另一方面则是拉拢老玩家,建立自己的联盟。音频行业时代更迭已经出现,对于老玩家而言这是一个危险的时代,新玩家带着丰富的内容资源与技术革新汹涌而来,而对于整个音频行业而言,巨头入场,老格局必然发生变化,行业上下游都出现了新的可能,音频行业或许正在走向第二个“黄金期”。

注:文/哈姆太郎,文章来源:娱乐独角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