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大牌小样屡禁不止 为何售假一直有生存空间?

化妆品小样售价低廉,能够满足消费者的尝新尝鲜心理,因此,小样市场一直有人所觊觎。近年来,化妆品小样的独立市场也已形成,淘宝、闲鱼等平台一些专营化妆品小样店铺已上皇冠等级,港汇板仔、HARMAY话梅等实体化妆品店也有专门售卖化妆品小样。但与此同时,假货商家似乎也找到了自己谋利之路。

“烟台网警巡查执法”也提供了一则使用化妆品小样患急性过敏的案例。2020年国庆狂欢节期间,杨小姐在使用过某产品的正装感觉不错之后,复购该品牌小样,但使用了该小样后却被诊断为急性过敏,杨小姐怀疑自己买了假小样。

2019年,纪梵希6g中样在各个KOL的推崇下,炒的火热,然而纪梵希美妆官方微博出来澄清,“明星散粉”并无6g中样,给了那些沉浸在假纪梵希“温柔乡”中的消费者当头一棒。

为何假小样频频出现在市场?多数大牌不直接出售小样是让假冒化妆品小样得以生存的主要原因。

1

大牌为何不直接售卖小样?

不可否认,确实有部分化妆品企业做了化妆品小样的生意。例如品牌线丰富的欧莱雅集团,就开设了天猫小美盒旗舰店,将旗下产品根据功效及顾客需求组合,形成了焕彩美容液盒、香氛盒、青春活妍礼盒等多种小样套盒。多数组合套装价格为250元,涵盖欧莱雅旗下多种产品,包括兰蔻净撤焕肤双重精华水、科颜氏黄瓜精粹爽肤水、碧欧泉新护肤精华露等,其销售量由一千到两万不等。

但绝大多数的大牌还是不敢涉足小样市场。

首先,因为小样本就作为赠品,再标价售卖,这不仅会显得企业“不够意思”,还会让原本一直享受免费小样领取活动的消费者,有一种养肥了再宰的感觉。

其次,小样在市场的流通多为低价出现,企业再去竞争也打不起价格战。像Whoo后、雪花秀等韩国高端品牌的水乳、精华等产品小样,在一些淘宝店中的售价低得惊人。以雪花秀滋盈肌本护肤礼盒为例,两个125ML正装的原价为840元,而在某淘宝店中30对5ML的小样仅为149元,相当于在原价基础上打三折。还有3ml的海蓝之谜浓缩精华眼霜售价99元,并且还买一瓶发三瓶,而天猫旗舰店的一瓶15ml的正装海蓝之谜浓缩精华眼霜售价为1780元,其是否正品可想而知。

另外,小样的标价售卖,盈利增长空间不大。据半岛都市报报道显示,购买小样的基本是学生和职场新人。学生和职场新人作为大牌小样的主要消费者,想要尝鲜,却又囿于经济能力,对大牌有着可望不可求的心理,而大牌小样因其价格低廉,完美的填补了这个缺口。消费者为淘得便宜的大牌小样,各种淘宝店铺、代购、免税店货比三家,还是不免会中假货的圈套。况且,因为经济能力受限,大部分人并不会因为使用小样之后就购买正装。

2

行业乱象,无从治理

化妆品小样属于一本万利的产品,造假、作假也是看中产品利润所在。据“新疆石河子网警巡查执法”公众号发布文章称,2020年8月,民警在浙江义乌查获国内外各大品牌化妆品、香水三万余件,涉及五十多个品种。据嫌疑人交代,这些化妆品的成本价只有几元钱,但以5到10倍不等的价格在微信上销售,另外还会供货给一些微商,赚取部分差价。这中间的获利要远远比消费者所想象的多。

2020年12月4日,“直播带货三天卖出130万假口红”冲上热搜。售价团伙打着“货物积压,清仓甩卖”的旗号,将市场价300多元的口红定价为49.9元,利用直播间观众的捡漏心理,进行假货的销售。

2020年12月28日,据央视财经曾报道,深圳海关缉私部联合警方,在华强北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达6亿的跨境电商平台走私案,华强北商圈的明通、曼哈等商场的多家美妆档口受到查缉。

2020年多起假货供应链被起底查处,各种大牌都有所涉及,不免一些化妆品小样也是这些供应链条上的一个小锁扣。

多数人在面对化妆品小样的真假问题时,除了质问客服,别无他技可施,最终得来一句“支持专柜验货哦”的客套话,还满心欢喜以为正品无疑,殊不知柜姐才没有这种十八般武艺。或者,知道其他验货渠道,因为时间和精力的花费比不上产品价格,就草草了事。维权渠道的短缺也让假冒伪劣产品生产商更加胆大妄为。

3

《新条例》上线,小样有无中文标签成贩售标准

据某知情人士爆料,像淘宝等电商平台,包括某些实体店,虽不敢全卖假货的,但很多都是真假混卖。

据红星新闻报道,记者通过对HARMAY话梅成都店实地考察发现,店铺内小样上均标有“非卖品”、“促销品”等字样,均显示官方标识并非售卖的产品。此外,红星新闻记者就货品来源向欧莱雅(中国)、爱茉莉太平洋集团和资生堂集团求证,对方皆表示其未对话梅所卖产品进行授权。

根据安徽网此前发布消息称,如化妆品店销售“非卖”化妆品,是对生产厂家是侵权,商家大量出售“非卖品”,涉嫌不当得利,监管部门可以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查处。如果商家存在故意隐瞒行为,抹去“非卖品”等字样销售,就涉嫌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和欺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消费者可以要求店家退货并取得相应的赔偿。

此外,于2021年1月1日实施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发现,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对进口化妆品的标签已提出明确规定,强调其标注内容并使用中文标签。

据了解,早在2014年,部分平台涉嫌知假售假,腾讯科技调查了一家低价售卖奢侈品的企业。其中该企业的员工表示,知假售假的情况普遍存在于各种给电商平台供货的公司,但是电商平台并非不知情,但由于这样的货物价格比较便宜,能给电商平台带来大量的人气,同时又因为不是电商平台自己经营,就算被发现也能撇开关系,属于互相利用。

至于现今,我们当然希望人人自觉、行业稳定、社会和谐,让那些假冒化妆品小样产生的腥风血雨不再出现。

总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消费者想要用低价寻找一些护肤品来修饰面容、保持美貌无可厚非,但如果这成为商家非法获取利益的手段就不可宽恕。

从雅诗兰黛夫人用小样打破市场,到部分贪欲纵横的不良商家售卖假货,市场被商家摸清,执法人员也把犯罪窝点摸透。规则的缺口只会越来越小,假货市场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狭隘,走向牢笼的日子会越来越近,选择违法道路,前路没有光明。

最后,恳请各位化妆品行业从业人员,积聚自己的力量,不让制假售假成为自己的标签,起码提起自身所做能有骄傲,而不是畏畏缩缩,让化妆品行业有一个良性、正面的行业生态。

注:文/金佳敏,文章来源:C2CC新传媒(公众号ID:c2ccnews),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