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内斗: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2020年退市风波刚过,2021年开年,瑞幸又迎来一场内斗。

1月6日,一封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的联名信被传上网络,信中列举了瑞幸CEO郭谨一的三大“罪状”: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

这封联名信的发起代表为瑞幸两位副总裁周斌和李军,落款有46人,包含数十名瑞幸中高层人员,其中有7位副总裁、5位总监、34位区域经理,收件方为瑞幸董事会和瑞幸控股股东大钲资本。

信中言辞犀利,称,“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我们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当晚,现任董事会主席郭谨一就发布了一封全员信,开篇即表示,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郭谨一称,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已经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其进行调查。并承诺将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

另外,郭谨一的全员信还透露出,公司的前董事长陆正耀存在“挖角”行为。从新京报的报道来看,瑞幸造假事件后,原董事长陆正耀离开瑞幸重新创业,欲将瑞幸咖啡厦门总部的300多位员工的劳务关系转换到陆正耀的新公司。

这一行为被时任瑞幸董事长的郭谨一知晓,郭谨一元旦前日飞到厦门稳定军心,阻止了陆正耀的计划,遂导致二人关系破裂。

说到二人的关系,还要从2016年开始。当年,郭谨一加入神州租车,担任陆正耀的助理;2017年,陆正耀加入瑞幸后,也将郭谨一带到瑞幸咖啡,担任负责瑞幸咖啡产品和供应链的高级副总裁。

在2020年瑞幸因财务造假导致退市后,时任瑞幸董事长的陆正耀发起了讨论罢免自己的特别股东大会,7月中旬,陆正耀所持股份遭到清算,郭谨一担任CEO和董事长,曾颖、杨洁,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邵孝恒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虽然陆正耀卸任,董事会洗牌,但业内人士表示,陆正耀仍在瑞幸留有不少亲信。其中,郭谨一一直都被归为陆正耀麾下“神州系”一队,而联名信代表周斌和李军也均为“神州系”人员。只是如今,瑞幸的关系网将更为复杂。

自郭谨一上任以来,为应对退市造成的困境,瑞幸咖啡通过压缩成本、减缓扩张来进行过渡。包括减小补贴力度、关停营收不佳的门店、压缩业务等。

从瑞幸发布的最近一期财报来看,2020年前三个季度,瑞幸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增长18.1%、49.9%和35.8%,相比之前三位数的增速有所放缓。瑞幸预计,2020财年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之间。

另外,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的自营店为3898家,而截至2020年6月30日为4267家,可以明显看到门店也已经缩减。

同时,瑞幸咖啡也更换了不少供应商,后来更换的供应商均从一线大品牌换至二三线。且有信息表示,部分物资由负责人一人把持,指定供应商。这也是联名信中所提到的一点,但至于其中是否有私人利益关系,目前仍然不清楚。

今日瑞幸咖啡发布调查声明称,董事会已成立了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部分员工在信件中的指控,其中包含对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郭谨一的指控。该委员会由一名联合临时清算人和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负责。

抛开公司内斗不说,瑞幸在财务造假和退市这样的双重重压之下还能维稳,可见其实力不弱,这一点,从它在短短两三年间就能撼动星巴克在国内的地位就可知。但是,即便再实力再强,也未必能经得住这来来回回的折腾。

不论这场“罗生门”事件最后真相如何,瑞幸能抗住退市造成的困境已经实属不易。内斗实则是内耗,高层如果再无休止地进行斗争,将精力从公司建设上抽离,极易影响其长期发展。城门失火,必会殃及池鱼,关于网上流传的“斗归斗,别影响我喝咖啡”的话,只是玩笑而已。

如今饮品界异军突起,若公司内部能平稳过渡,将重心放在创新研发,完善供应链等方面,瑞幸仍是能够在这一市场中搅弄风云的一员。别让曾经创造过咖啡神话的“幸运儿”,逐渐陷落于内部消耗。

注:文/田宁,文章来源:电商报,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