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藁城 中国宫灯之乡运不出一盏灯笼

停产停消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中国节庆时节悬挂的大红灯笼,绝大多数产自石家庄藁城区的屯头村,它有中国宫灯第一村的美称。

每年春节前的两个月,都是屯头村最忙碌的时刻,村民们忙着春节前的销售、打包、运输工作。灯笼是时节性很强的产品,销售旺季在春节前后。许多家庭会在除夕、正月十五悬挂红灯笼,图个阖家团圆、红红火火的良好寓意。

赵少宁一家住在屯头村,往年打包、发货会工作到腊月二十五、二十六,所有物流停止发货的时候,用他的话说,顺丰不停运,我们不休息。

但是,2021年,赵少宁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忙碌工作,甚至都没进入腊月就停止宫灯生意。准确地说是1月5日之后,他不再发货了,因为疫情突发,石家庄封城,物流停运。

1月3日,石家庄公布了第一例感染病例。当时人们忙着调侃石家庄感染人员行动轨迹中出现的“捡垃圾被传染”,并没意识到这是一场传染风暴的前奏。

赵少宁头两天也没有太在意,他住在藁城区南部,疫情高发区在城区的北部,相隔数十公里。4号他发走今年最后一批货。

5号开始,他们一家陆续办理店铺的退款事宜。他停止发货的时间比石家庄公布的6号封城,还提前了一天。

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来自一位老实人的觉悟,每逢遇到突发事情,绝大多数中国人内心的准则是不添乱。他们要求自己不给政府添乱,不给国家添乱。另一方面是生意人的谨慎,赵少宁担心买家看到是石家庄寄来的邮件拒收。拒收是比不发货更大的损失,他要出邮费。而在封城的情况下,物流的退货都没法签收。

屯头村也不复往年的热闹,往年村里的大小货车穿梭往来,到处是忙碌的身影,村民忙着做宫灯,直播、零售、接订单、发物流、装车。藁城宫灯行业协会会长白会平曾对媒体表示,每年从屯头村走出去的宫灯数量能达上亿。

今年这些热闹的景象不在,屯头村大街小巷的宫灯店铺停业了,家庭作坊、大型工厂停产,物流快递停运。

屯头村春节前的销售旺季,被疫情偷走了。而“年前这俩月是最忙,也是最挣钱的时候。”春节过了,谁还想买灯笼呢?

亏损

屯头村春节前的节奏,比互联网大厂的996、大小周还严酷。基本是早5晚11,凌晨1点都是经常的事情,忙到顾不上看娃,甚至有时候顾不上做饭。

村民们偶遇会寒暄一句“生意兴隆”然后离开,继续忙自家的生意。屯头村共有2000余位村民,其中90%从事宫灯行业,村里几乎没有人外出打工。不仅如此,邻村的许多村民,都来屯头村打工做宫灯。

这个传说为乾隆皇帝进贡过灯笼的村庄,自2020年4月18日,疫情复工以来,一直忙于灯笼生产。村民已经因为疫情耽误2个月,一直在追赶进度。

灯笼是半机器工业,裁钢丝、焊灯座、做灯面等备料过程,可以通过机器完成,但是粘金条、贴祥云边等制作工作,还是需要工人手工完成。

而手工制作意味着,一年的产量是可预料的,雇佣多少人,基本上能有多少产出,几乎凭借肉眼可以计算出来。

赵少宁一家今年制作的灯笼数量是去年的四分之三,年初疫情耽误两个月时间,年末疫情又叫停了进度。

卖出去的货约是去年的五分之一。全家一年的劳动成果,基本上化为了仓库里积压的库存、偿还银行的贷款以及还没结算的三角债。

屯头村的工钱和原材料费用一般在春节前结算,基本上各家都是卖了灯笼再支付各项费用。赵少宁今年欠工人的工资费用还没结算,进货的原材料费用也没结算。

但有些费用一早已经支付。

据媒体报道,近年屯头村宫灯线上销售已经占销售总量的50%,拥有工商注册的电商卖家1000余家。赵少宁的店铺2019年上线了淘宝、拼多多和1688。

一名网店店主最在乎的两个字是“权重”,它意味着店铺能够出现在买家搜索框的前几位,或者是前几屏。赵少宁今年的“养号”行动在11月末已经开始了, 刚开始几天,每天投放几百块购买淘宝直通车服务,之后是每天几千的投放。

之所以叫“养号”是因为那个时间不赚钱,还没到灯笼的销售旺季,直通车的转化不高。投钱就是养着店铺的账号,为了提升搜索权重,算是销售旺季到来之前的提前预热。

今年这些钱就白投入了,预热白做了,正值销售高峰期的时候,赵少宁把店铺的商品链接全下架了,他怕有买家购买,他无法发货,会受到平台处罚。

直播

从1月6日开始,赵少宁开始了新身份的尝试——抖音主播。

他制定的计划是每天晚上8点直播,实际上白天他也直播,他说要趁着居家隔离的这段时间,多涨粉丝。

就像很多人刚开始直播会遇到的问题——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赵少宁也一样,粉丝少,直播间没多少人跟他互动,他就跟平台主播们连麦、PK。

石家庄藁城人的身份,让他有了一些“故事”,跟他连麦的主播会问他疫情的情况,会给他加油、打气。赵少宁语言表达能力很好,有人开启话题,他就能聊下去。

他很重视主播的身份,他说自己晚了,没有赶上淘宝的风口,也没有赶上拼多多的风口,短视频的风口要抓住。

流量带货的模式,改变了实体经济的思维方式。赵少宁最近两年主要考虑怎么在线上渠道做交易。他曾请过专业的网店代运营,在春节前夕帮他经营店铺。销售数据很好,比他自己经营卖出去的货物多许多,但是只要跟代运营结算完费用,就有大批商品退货。这些代运营买了数据。

赵少宁现在寄希望于自己能火,能有流量。短视频是他非常看重的机会。

目前,他在筹备几个讲宫灯文化的内容,讲宫灯的起源,比如起于东汉,兴盛于隋唐的历史文化,讲宫灯跟明清朝代的宫廷故事,还包括宫灯的制作过程。他目标明确,所有流量都是为了卖自己的灯笼。

他曾考虑过通过线上平台将宫灯销售到海外,还动过在一家名为“中国制造”的B2B网站办理会员的念头。

但是,宫灯海外销售的物流成本太高。一位在东南亚开KTV的老板,曾跟他定制过十几盏大宫灯,装饰自家房子。不到5千块钱的灯笼,空运费用8万多。

人总是要根据外部的环境去调试自己,顺境时尝试新事物,也许能找到另一条新路,逆境时,更要行动,寻找改变自身的途径。

被疫情困住的赵少宁正在寻求突破,从宫灯老板到带货主播的转型。

目前,他的思维方式还是一位老板,他纠结于明年是否要继续生产。如果生产、今年的库存消化不掉,宫灯的需求很稳定,通常不会有大变化。如果不生产,他又怕留不住工人,都是工作了几年的成熟工人。

商业的抉择有时候就是这样细微而具体。

屯头村的村口树立着高10米的木质牌坊,左书“喜迎天下客,右写“财源八方来”,但是这条进村马路上,现在没人也没车。

注:文/秦安娜,文章来源:略大参考(公众号ID:hyzibenlun),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