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被纳入标普500指数 到底有哪些影响?

标普500指数是美国资本市场的晴雨表,衡量美国整体经济的重要指标。一家公司被纳入标普500指数,通常意味着步入成熟。

从传闻到现实,特斯拉加入该指数的过程一波三折。面对华尔街的反对,就连这一指数的准入标准也受到质疑。

12月21日正式被纳入指数那天,想成为苹果的特斯拉还迎来了苹果公司自己要认真造车的新闻。

以超过6000亿美元之巨的市值加入标普500指数,特斯拉离成熟公司却似乎还有一段距离,仍在为造车质量苦苦挣扎。

刚刚过去的周末,12月25日,科技网站品玩据内部人士消息称,特斯拉“这个(上海工厂)车,完全是另一台车,打根儿上就是缺陷产品”。

加入标普500指数的前后这些日子,特斯拉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波折的过程

特斯拉何时能够加入标普500指数的讨论,是从2020年7月21日开始变得激烈的。

因为这天盘后,特斯拉会发布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如果该公司能够再次实现季度盈利,将有资格加入标准普尔500指数。

该指数有一系列基础的准入标准——公司必须位于美国,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交易所或芝加哥期权交易所上市。公司市值必须超过82亿美元。按照美国公认会计准则(GAAP),公司还必须连续四个季度盈利。

谣言总是抵达得更早。背后煽风点火的正是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自己。

他给员工发了封邮件,暗示公司有可能在第二季度达到收支平衡。7月初,特斯拉还手握着创纪录的交付量。近7月,一个月内,特斯拉股价就涨了50%以上。

财报数据显示,特斯拉2020年第二季度GAAP营业利润为3.27亿美元(约合23亿人民币),营业利润率为5.4%,实现了第四次GAAP连续利润,同时获得了4.18亿美元(约合29亿人民币)的正向自由现金流。

不过,高级指数分析师霍华德·西尔弗布拉特(Howard Silverblatt)指出,即使一家公司符合这些标准以及其他规定,仍然不能保证将其纳入指数。

该指数有一套模拟美国共同市场的算法,既要代表整个市场,还要同时具有流动性和规模。而这也只是定量因素。

另外,该指数委员会每个季度要开一次会来重新平衡指数,会议中随时可能增减公司。委员会一共有8个人。

但考虑到增减公司可能引起市场动荡,会议不对外开放,即便是即将列入该指数的公司也不会事先收到通知。一般,该委员会在美东时间下午五点一刻发通知,之后公司才会加入指数。

7月份传出消息后,特斯拉没能加入标普500。下个季度的讨论会则定在9月的第三个星期五。会后,这八个人决定反对将特斯拉纳入指数。

分析师们当时指出了一些可能阻碍特斯拉加入的缘由。

其中,纽约梅隆银行指数业务策略主管斯蒂芬妮·希尔(Stephanie Hill)认为,盈利质量是影响委员会决策的关键要素。

特斯拉赚钱靠的不是卖车,而是卖减能减排指标给传统车厂。而这项收入是其过去四个季度利润的两倍多。

另外,特斯拉能不能持续赚钱,股价过于波动,也都是绊脚石。

擅长财务分析的著名股票分析师大卫·特纳(David Trainer)认为,将特斯拉纳入标普500指数,是个坏主意。

在他看来,随着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和大众在欧洲开始卖电动车,2020年三季度,特斯拉正在迅速流失欧洲电动汽车市场份额,较去年同期少了20%。

另外,激烈的全球竞争中,特斯拉在电池技术、造车质量、自动驾驶,甚至是汽车金融,比如保险等方面的先发优势都在缩水。

今年年中,著名投资人巴菲特刚在股东大会上建议多数人投资标普500指数基金。

他说,“如果你押注美国,并维持这个仓位几十年不变,你会做得比购买美国国债好得多,或者比跟随那些告诉你‘投资什么’的人好得多。”

说这话的时候,他可能没想到,在年底就会被这个指数本身驳了面子。

被动指数投资不是有效地将资金分配给最值得得到的公司,而是把钱分配给了市值最大的公司。特斯拉纳入标普500指数,只会进一步将指数集中于少数公司,加剧被动指数交易的风险。

标普500指数的准入规则也因此受到质疑。

由于持续经营的条件过于模糊,连续四个季度盈利的规则是2000年那一轮科技股繁荣时改的。可一旦加入该指数后,这一条件就不适用了,特别是今年很多公司都在亏钱。

同时作为投资工具和市场指标,标普500指数有着内在冲突。投资者希望有任何有助于提高收益并简化交易的东西,而指数对市场的衡量应该是全面的。

去年卸任标准普尔指数委员会主席的大卫·布利泽(DavidBlitzer)曾透露,除非这家公司的股价涨幅没人能解释,委员会才开始考虑研究基本面和估值问题。

指数委员会的想法和分析师特纳并不一致。纠结了一个季度后,11月16日,该机构宣布,特斯拉将在12月21日星期一交易之前加入标准普尔500指数。

根据当天收盘价格,标普500指数包含的505家公司中,刚加入的特斯拉跻身市值前十。其超过6000亿美元的身价,意味着特斯拉在该指数中的权重超过了1%,高于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哈撒韦,但低于Facebook。

而这个庞然大物是标普500指数中盈利率最低的公司之一。

华尔街有点慌

往标普500指数里加入特斯拉,是一个涉及金额巨大的交易事件。

12月18日,也就是特斯拉加入标普500指数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市场里多数交易行为都与这一消息紧密相关。交易量巨大。

为了买入差不多权重的特斯拉股票,在其他标普500成份股中,指数基金需要出售大量头寸。只有这么做,投资组合才能准确追踪指数。

这些指数基金的资本总规模高达5.4万亿美元。其中包括6200亿美元的先锋500指数基金(Vanguard 500 IndexFund)和3200亿美元的标普500ETF。

这一天还赶上美股四巫日。美国市场每个季度月的第三个星期五都是衍生金融品的到期结算时,包括股票指数期货、股票指数选择权、个股期货和个股选择权在内的商品价格预计都会出现较大的波动。

盈透证券首席期权策略师史蒂夫·索斯尼克(Steve Sosnick)担心,指数基金卖入特斯拉,并剔除组合里的其他标普500公司,还赶上四巫日,可能会导致股票需求极不平衡,从而导致价格混乱。

另外,为了以相对稳定的价格买入,当天大部分交易将集中在收盘前的几分钟内,庞大的交易量可能会导致交易所服务器故障。

接近这天收盘,特斯拉可交易股票市值为6590亿美元,相当于标准普尔500指数1.6%的权重。这意味着指数基金将需要购买约830亿美元特斯拉股票,占其总流通量的13%,是11月份平均每日交易量的三倍以上。

实际上,不是所有交易都会挤在这一天操作。大多数指数基金既在指数变化之前开始购买,也会在此之后继续购买。整个调整过程可能需要几个月。

在财经作者Todd Shriber看来,消费品指数ETF-SPDR、Fidelity MSCI Consumer Discretionary Index ETF和SPDR S&P 500 Growth ETF是三只比较激进的指数基金。它们都为特斯拉分配了比指数本身更高的权重,分别为14.51%、9.27%和2.94%。

相对于其他全球股票市场,标普过去10年来的平均收益高于平均水平是由于一系列颠覆性的科技股:亚马逊,微软,苹果,Alphabet和Facebook。这五家最大公司占该指数的四分之一,前10名的比例超过28%。

特斯拉的加入将使该指数更加集中,波动更大。该股今年已飙升731%,这种增长速度可能无法持续。特斯拉的空头一直在警告该股的估值超出预期。投资银行摩根大通分析师莱恩·布里克曼将其目标价格定在100美元以下。

11月27日第一次做空特斯拉的投资人Michael Cannivet认为,2020年,市场结构动态超越了基本面。在特斯拉这支股票中,这一现象体现得最明显。

今年是2014年以来IPO规模最大的一年。疯狂的IPO市场吸引像特斯拉一样烧钱抢市场的科技公司上市,引发人们对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担忧。这种忧虑现在延续到原本相对平稳的指数基金投资里。

对于在标普500指数基金中进行大量投资的数百万普通投资人而言,纳入特斯拉或许不是一件好事。

纳入标普500后第二天,彭博社数据显示,从过去120天的波动性指标来看,特斯拉是标普500指数中波动第三大的股票,仅次于两家邮轮公司Carnival和Norwegian Cruise Line。

那些想要远离特斯拉的指数投资者如今少了一个可以逃脱的地方。

不过,高盛分析师曾调研189家大公司共同基金经理,发现截至9月30日,其中157家管理着约5000亿美元资产的基金经理仍然没有持有任何特斯拉股票。

另一部分分析师却觉得,特斯拉对指数本身的影响有限。

投资银行高盛策略分析师David Kostin透露,“我们的衍生品研究同事估计,特斯拉加入标普500指数将对指数波动性和VIX指数产生较小的机械影响。”

他还举例说,12月21日,对标普500指数来说,当天苹果公司下跌两个点,比特斯拉跌去近6%的影响更大。

特斯拉能稳住么?

12月21日,特斯拉正式被纳入标普500指数的这天,路透社据知情人士消息称,苹果公司正在推动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向前发展,并计划在2024年生产一款可能包含其突破性电池技术的乘用车。

消息人士称,和特斯拉相似,苹果的核心策略也是自主设计电池,最终大幅降低电池成本并增加车辆续航里程。

另外,苹果希望依靠制造合作伙伴来制造汽车。和制作iPhone类似,苹果有可能只负责自动驾驶系统和外观设计,组装零部件则交给合作的传统车厂。

如果消息属实,近十年来,一直自喻为汽车界苹果的特斯拉,终于迎来苹果亲自下场造车。截止当天收盘,特斯拉股价下挫6.5%。

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Jonas)认为,苹果若进入汽车市场,一段时间内都将对特斯拉股价造成打击。该市场消息后,乔纳斯仍然维持特斯拉的买入评级,但目标价格为540美元,比目前的交易价格低约15%。

不管未来几个月大盘表现如何,特斯拉也许都将面临更大幅度的股价回调。毕竟,12月18日那天,特斯拉股价一度飙升至近700美元。

资产管理公司Aegon首席执行官加里·布莱克(Gary Black)回顾历史数据发现,12月21日特斯拉加入标普500指数之后,该股可能会回落,跌幅约10%~20%,这与Facebook在七年前加入标普之后的情形类似。

回归到研究公司基本面分析,评级机构晨星则赶在圣诞节美股休市前,专门写了一篇对特斯拉这家公司的看法。

分析师Dave Whiston认为,特斯拉有机会成为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但不能忽视市场中的炒作因素和该行业的不确定性。

品牌和成本优势,是特斯拉的主要竞争优势。

随着传统车厂也开始造电动车,特斯拉的品牌声誉不可能很快受到损害,因为特斯拉可能会不断创新。

另外,特斯拉将电池成本降低56%的能力表明,成本优势使传统车厂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抓住,甚至可能永远也不会抓住,因为他们不想从头开始建造许多新工厂。

不过,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计划到2030年或更早的时候,实现年销量2000万辆。这个数字约为丰田和大众的两倍。

但是,至少近十年内,不是每个消费者都需要电动汽车,也不是都买得起。特斯拉最便宜的Model3,也还没有覆盖到以往丰田和大众拿下的中低端汽车市场。

面对里程焦虑,尚也无法确定大对数消费者是否愿意换部电动车来开。

特斯拉目前能做的仍然是降低电动汽车的生产成本,让它卖得越来越便宜。这意味着,要建成更多的组装工厂,来满足数百万的年交付量。

即便现在经济相对低迷,特斯拉仍在扩容的上海超级工厂、在建的德国工厂和美国德克萨斯州新工厂,都需要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支出和研发费用。

在美国,特斯拉还正在进行一场州与州之间的斗争,以保持其商店为工厂所有而不是特许经营,这给该公司增加了法律风险。

目前特斯拉股票如此受欢迎,但如果经济持续陷入衰退,投资者可不希望手里这支股票讲的故事至少得等到下个十年才能兑现。

到时,特斯拉也许无法及时筹到钱,就像2017年Model 3陷入产能地狱时那样。

注:文/Alex,文章来源:锐问 Record,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