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颜”相争何时了?新式茶饮仍是商标侵权“重灾区”

“网红”茶颜悦色年末有点忙。前脚刚踏出湖南地界,后脚就迈上了维权道路。

据中国庭审公开网消息,1月4日,“茶颜悦色”商标持有者湖南茶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茶颜观色”持有者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目前该案仍处于审理之中。

山寨盛行对于品牌的杀伤力不言而喻。早年新式茶饮品牌鹿角巷就因“李鬼”来袭,与奈雪的茶、喜茶差距越来越大。现如今,又轮到了茶颜悦色,到头来,为何受伤的总是茶饮品牌?

两年交锋、多起被诉,

茶颜悦色反诉茶颜观色

茶颜悦色与茶颜观色,仅一字之差,二者交锋已长达两年。

「财经女记者部落」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截止2020年12月,茶颜悦色商标所属主体湖南茶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名下纠纷高达14起。其中有十起与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相关。

据悉,“茶颜观色”商标最早于2004年9月22日在43类商品和服务上申请,2008年3月14日获得注册,该商标有效期限为2008年3月14日至2028年3月13日,核准使用商品/服务项目包括“茶馆”“咖啡馆”“餐馆”等。后几经转手,现所属广州洛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而 “茶颜悦色”商标最早由湖南茶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茶悦公司)于2013年10月8日在35、43、30类商品和服务上注册。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茶颜悦色为上诉方,茶颜观色为被诉方,位置与以往发生调换。此前,茶颜观色曾以侵犯商标权为由起诉茶颜悦色。

2020年4月,双方第一回合以岳麓法院判两注册商标不相近似,不易混淆,茶颜悦色不侵权告终。

彼时,茶颜悦色在湖南省内开出近百家门店,而茶颜观色也在全国拥有近400家门店,并发力海外市场。不过,在岳麓法院看来,茶颜悦色开店以来引来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其商标也因此获得了独特性、显著性。

反倒在茶颜悦色拥有热度后,茶颜观色在装饰装潢等可以混淆二者,致使茶颜悦色此次反以不正当竞争上诉。

为何茶饮品牌仍是商标侵权重灾区?

山寨对于新式茶饮品牌的杀伤力不言而喻。

深受其害的代表性例子莫过新式产品品牌鹿角巷。鹿角巷本是新式茶饮热度前列品牌,但在山寨恶行下逐渐远远落后于喜茶、奈雪的茶。甚至有报道成,鹿角巷此前估值高达数十亿,并仍在寻求新一轮融资,后遭到搁置。对此,「财经女记者部落」寻求鹿角巷方面证实,截至发稿前,仍无进一步回应。

一直以来,餐饮行业都是商标侵权“重灾区”。近年来,奶茶行业更是重中之重,陆续出现了不少商标侵权以及不正当竞争案件。

很显然,新式茶饮市场“钱景”诱人是主要原因。《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显示,预计到2020年底新式茶饮市场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尤其在后疫情时期,新式茶饮迎来“补偿性消费”,饿了么的新式茶饮线上订单数据显示,2020年8月线上订单数量是2020年2月的5倍,门店数量也呈现明显的增长态势,并且有望在2021年与咖啡市场进一步拉开差距。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刚告诉「财经女记者部落」,这导致后来跟风的投资者为了分得一杯羹,不惜冒着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违法风险,甚至去抢夺市场。

从实际维权情况来看,时至今日,餐饮行业仍存在一些难题待解。

一方面国内餐饮品牌经营地方性尤其突出,哪怕上市餐饮企业也深受地区性限制。不少餐饮维权者就提及过程中如果没有消费者举报,深居一地的企业很难获知山寨情况。另一方面,茶颜悦色就曾通过在小票备注“等有钱了就去告他们”、“我们现在已经赚了一点钱开始告他们了”,也足以可见维权成本并不低。

不过,维权过程并不存在重大疑难之处。“例如在常见的商品侵权取证方面应该更容易,因为侵权人基本都是以对外开店的公开方式销售侵权商品,而这些侵权证据很容易取得。至于因侵权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或索赔金额,也是可以通过申请法院调取侵权人经营销售的证据来认定的。因此不存在特别的法律难点。”吴刚称。

注:文/小财女,文章来源:财经女记者部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