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音乐正式宣告关停 TME一家独大或将持续

坊间传闻长达一年之久后,虾米音乐终于确认将关停。

1月5日上午,虾米音乐官方对外宣布,由于业务调整,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将于2月5日0点正式停止服务。

尽管在业内口中虾米音乐已然“掉队许久了”,但不可否认的是,诞生七年即迎来“卖身”资金雄厚的阿里,随后也得到诸多独家版权加持,虾米音乐也曾跻身国内音乐流量三巨头之列。在虾米音乐溃败已成定数后,网易云音乐则又一次得到了重视。

这也带来一个疑问,在腾讯、网易云音乐两相竞争格局下,国内音乐市场当真再无第三位搅局者了吗?资深音乐人士、互联网评论人士司新颖告诉蓝鲸财经记者,版权存量市场已无悬念,形成的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一家独大状态仍将持续一段时期。而与此同时,TME卡位意义重于发展、国内短视频平台对于音乐消费的“虎视眈眈”正成为业内普遍认为音乐市场仍有变数的原因所在。

虾米音乐关停了,购买的数字专辑、会员要怎么办?

虾米终于松口了。在2019年后频频被传将关停新闻后,虾米音乐官宣姗姗来迟。这一消息迅即在社交平台上掀起一阵讨论。

在此之前,已有不少虾米忠实用户略感不安。先是2020年11月29日,微博认证为”NOVA娱乐主理人,前华纳音乐/环球音乐中国区市场总监”用户表示,虾米音乐将于明年1月关闭,引来一众用户留言评论。

随后在2020年末,以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社交音乐平台年度报告刷屏后,一位虾米音乐忠实用户向蓝鲸财经记者抱憾称,“现在就虾米没有年度报告了吧”,直到12月29日,虾米终于跟上营销大部队。

从虾米音乐忠实用户的反馈来看,极为细致的音乐风格分类以及包揽滚石、华研、寰亚、贝塔斯曼,个别歌手版权是其仍然坚守虾米的主要缘由。而宣布关停后,一些独家版权将何去何从也成为用户关注的重点。

官方公告显示,虾米音乐建议将歌单导出至其他音乐平台继续使用。此外,收藏的艺人、专辑、创建的歌单等信息,可通过下载静态网页、EXCEL以及字符串的方式进行保存,在虾米购买的数字专辑/单曲,可以保存并继续使用,会员用户可以在3月5日前将账号中剩余的有效付费SVIP/VIP会员、虾币统一申请退款。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阿里曾斥资7亿美元投资网易云音乐,据商业媒体虎嗅报道称,阿里所持网易云音乐比例在10%左右。虾米音乐关停后,是否有可能在版权方面与网易云音乐达成合作。对此,虾米音乐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无法透露相关事宜。不过,据虾米音乐表示,此前淘宝88VIP与虾米音乐联名卡目前已可以自行在淘宝会员中心更换为88VIP和网易云音乐的联名卡。

此外,虾米音乐也已经通过公布各项权益的截止时间,逐步过渡到关停。

1月5日10点,停止账号注册、会员充值、虾币充值、专辑购买等服务,开启用户个人资料与资产处理通道;

2月5日0点,停止所有歌曲试听、下载、评论等所有音乐内容消费场景,停止个人资料导出或下载,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提现服务;

3月5日0点,除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即原“数字音乐新场景”业务)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其它运营均停止,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TME一家独大或将持续

在音乐行业人士看来,中国音乐市场三强变两强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司新颖认为,版权存量市场已无悬念,形成的TME一家独大状态仍将持续一段时期,但基于用户音乐消费方式的转变与音乐受众的分众化趋势,流媒体平台的版权分发模式势必被淘汰。

在定局下,昔日阿里、腾讯和网易仍在“排兵布阵”。作为大文娱版图的重要一角,虾米音乐宣布关停后,阿里并未善罢甘休。在关停公告中,虾米特别在公告末尾提及音螺。虾米音乐方面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音螺是实现音乐内容管理、分发的中介平台。从介绍来看,音螺更多的将继续服务B端用户,帮助音乐人和厂牌拓展渠道和使用场景。

试图以投资间接入局用户端,同时大步迈进B端,阿里的算盘打得也并不顺利。已然独占鳌头的腾讯音乐集团从未放松警惕。去年以来,腾讯一方面在加码B端音乐整合服务平台爱听卓乐,同时也在丰富第二梯队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业务形态。

当独家版权终结成为上一音乐时代告终的标志时,国内音乐平台已经在围绕三大利益点展开全新争夺:一是垂直用户群,二是版权生产能力带来的版权增量,三是在线场景。

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第三季度,TME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已超5000万。受疫情催化影响,其全景音乐现场娱乐品牌TME live表现引人注目。基于此,TME依然具有优势。在音乐产业自媒体“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看来,TME正在将产品覆盖到各个潜在的消费场景,打造生态协同效应,用生态来提高服务效率,为商业变现提供更多空间。

国内音乐市场仍有变数空间

TME一家独大情况下,再无后来者翻身的机会了吗?正是有其资金针对各个消费场景一一布局,卡位意义重于发展。不乏有声音称,“动作频频但没有太多的刺激点”。

司新颖提及,资本模式解决不了艺术创作的特殊性。以互联网模式对待音乐这种艺术创作,各个平台的音乐人扶持计划等也多流于形式。TME这两年的入股音乐人工作室大多是出于对未来优势资源的锁定,而非再创造。

换句话说,如果解决不了实际音乐人的破圈问题,那么未来音乐市场的变数仍很大。

由此,TME能否守住当前的优势地位,挑战主要来自于一是自身对音乐分众市场的把握能否深化到位;二是TME虽然有直播收入等加持,但缺失的社交能力与音乐版权生产能力会成为未来新赛点。

企图分一杯羹者已经出现。国内音乐分众市场已经出现像库客音乐这样的专注古典音乐平台赴美上市,后者则催生了抖音等平台对于音乐消费的“围剿”。从这两种挑战来看,尤其以短视频平台入局最为来势汹汹。

短视频对于音乐产业的改造和影响已经有目共睹。日前,字节跳动在印度市场推出完整的音乐流应用程序Resso,先发征战海外市场。针对国内市场,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打算推出一款名为“音乐帮”的新产品。

对于已经拥有超过TME社交流量的短视频平台来说,版权问题仍是第一道坎。此前,字节跳动一方面通过与摩登天空等800余家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另一方面则希望通过“Spotlight”音乐人计划扶持独立音乐人,拓宽版权范围。不过,这还远远不够,“像字节这样的资本玩家如果愿意下重注到音乐产业,说不定还有机会。”范志辉称。

除了砸重金争夺有品质、有热度的音乐人增量版权,长音频和付费模式成为国内音乐平台提高营收的下一步棋。范志辉认为,以播客为代表的长音频,拓展内容品类,降低版权成本,还能增加用户使用时长。付费模式的深入,则提高付费率。总的来看,做大付费规模才是王道。

注:文/孙文青 沈娇娇,文章来源:蓝鲸财经,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