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会被更先进的模式取代吗?

这是我在2021的第一篇文章,回望刚刚过去的2020年,仿佛像一场梦,一幕幕灰色的画面挥之不去。

【亿邦动力讯】在2020年,我创作了247篇文章,内容涉及人工智能、电子商务、社交媒体等等,其中引发最大关注(也是最大争议)的是关乎社区团购的几篇文章。

众所周知,社区团购是2020年互联网行业最大的风口之一,主流的互联网巨头几乎全部入局,包括阿里、腾讯、京东、滴滴、美团、拼多多等等。熟悉我的朋友也都知道,我常年在各省市的下沉市场走访,对社区团购这个话题自然远比常人更感兴趣。

社区团购起来后,基于我的走访观察和分析,我先后写了《讨论两个问题:美团做社区团购晚了吗?以及为什么要做?》《柳青微博释放信号:橙心优选表现优异,滴滴加速布局社区团购》《近期对社区团购的这股批判潮,歪了》《分析:社区团购身份模式被官方认可 明年或发生多起行业兼并事件》等多篇文章。

《近期对社区团购的这股批判潮,歪了》一文让我遭遇了刷屏级的漫骂和攻击,有网友建议我“**发话了,你这文章删了吧,别再为资本家唱赞歌了”。

不过我坚持了我的观察认知和判断,保留了我的看法,这些文章直到今天也没有删除。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去过了太多的山沟沟贫困地区,也走过了无数的城市社区,社区团购简单的模式背后助力了供需两端的矛盾缓解,一颗白菜、一筐红枣快捷的到了城市居民的餐桌上,美味背后可能就是一个农民生计问题的解决。

在2020年到2021年的新年相交之际,我又离开北京,去下沉市场走访。我走访了社区团购这个链条上的团长、地推、消费者等人群,和他们打开心扉拉家常、聊南北,收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反馈。

今天我不再作任何观点分析和行业展望(该谈的观点之前已经谈过,还没关注我账号的朋友,赶紧去),直观的把我听来的这几个方面的信息点呈现出来,供大家参考。

团长:

①互联网渠道太可怕了,仅仅价格优势就已经颠覆传统。我现在开超市好好的为什么主动接入社区团购,因为如果你自己不去拥抱新模式,就会被别人颠覆。

②别看我们这边是农村,村里五六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妈都学会玩手机了。

③玩好社区团购,主要靠社交。我用微信群拉了300位村民,村民通过微信群里的小程序就可以下单,每天订单不停,坐家里就有钱赚。现在平均每天每个渠道有几十元收入,还行。

④最近看了很多新闻,说要整顿社区团购了,很担心社区团购模式被取消。

地推:

①每激活一位团长,平台会给150元左右的奖励,勤奋一点月入6000–8000元不成问题,这个收入在乡镇属于较高收入。

②开发团长是门技术活,好啃的骨头就没有了。我们去了市区和乡镇的超市、摊贩点,基本都被其他人激活了。近期主要在山区和乡村地区跑超市、小卖部,反而发现这是空白的市场,收到奇效。

③做这个工作缺乏身份认同感,没有“滴滴员工”“美团员工”的光环,劳务合同是和第三方公司签署的,也没有五险一金,甚至都没有统一的工服。

④我们在激活团长时,会要求他们提供相关的资料信息,不少店主以为我们是搞电信诈骗的,多次被赶出店门。哎,这些年发生了很多电信诈骗事件,大家有这样的反应也能理解。

用户:

①我住这么偏远,怎么还能送到?他们是怎么实现的?

②社区团购很明显借鉴了拼多多的玩法,我现在也经常发链接到群里,让亲戚们点击链接参与,我没事还能赚点零花钱。

③这也太便宜了,现在1分钱、1元钱买东西的日子肯定不能持久,有羊毛就赶紧薅羊毛,指不定平台哪天倒闭呢。

④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网上总说要被取缔呢?

总结:在我的走访时,大部分人都认为社区团购模式好,大家也通过媒体弹窗和报道看到了对社区团购的批评之声,都很担忧这个模式能够存在多久。我建议大家放心,社区团购最终可能会被更先进的模式取代,但不会死于政策和监管。

注:文/丁道师,文章来源:丁道师(公众号ID:dingdaoshi123),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