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生鲜零售“长征路” 7FRESH换帅后能否逆势超车?

【亿邦动力讯】京东还在生鲜零售赛道中,缓慢前进。

有媒体报道,京东7FRESH换帅,郑锋将接替王敬担任新的负责人,王敬将有新的人事任用。

今年4月,王敬从刘强东手里接棒7FRESH,担任经理一职,离现在也不过半年多的时间。

人事变动往往意味着业务调整,京东7FRESH的调兵遣将自有其用意。

来看看郑锋是何许人也,资料显示,郑锋早年进入沃尔玛公司工作,并在2002年调任沃尔玛总部,担任新店建设项目经理。

此后,负责过沃尔玛中国区的零售业务,并历任公司商场规划副总裁、资产保护副总裁、沃尔玛华东区运营副总裁。

从郑锋的履历来看,其在零售业经验丰富,京东将郑锋安排至主打复合零售业态的线下生鲜超市7FRESH,也不足为奇。

实际上在这两年,京东7FRESH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

2017年,刘强东提出“无界零售”概念,随后京东孵化出了京东7FRESH,于2018年在北京开出第一家京东7FRESH超市,作为实践“无界零售”的范本。

可惜的是,因为盒马鲜生和7FRESH的运营模式相似,京东7FRESH自诞生之日起就被贴上了京东版“盒马”以及“盒马”模仿者的标签。

京东生鲜零售的尝试没有因为标签而停滞不前,7FRESH在2019年末加速扩张,两周内,7FRESH先是在北京回龙观开出了一家零售社区店“七鲜生活”,紧接着又在银河SOHO开出了一家针对白领人群上下班场景的“七范儿”,7FRESH尝试了两个新业态。

七鲜生活的定位是“美食生鲜社区”,目的是满足社区家庭从厨房到餐桌的饮食需求,聚焦生活场景,将便利店、熟食店、超市融合在了一起,主打24小时营业,并且周围1.5公里内可提供配送。

七范儿的目标客户与七鲜生活有所不同,围绕着Office白领场景,将便利店、酒吧、餐饮结合在了一起。

然而在拓展业态的同时,7FRESH没有躲过去年年末的生鲜倒闭潮,位于西安北郊的京东7FRESH中登广场店突然关闭,这是7FRESH首次关店,该店营业时间不足一年。

半年之后,7FRESH的新业态也在疫情影响之下失败,七范儿于今年7月末悄然关店歇业,关店的外部原因是新冠疫情,内部原因则可能是7FRESH项目探索和投入程度并不足够,而且有点过于“激进”。

但这并不表明7FRESH是失败的,去年7FRESH业态升级,升级以后的七鲜超市,作为7FRESH的业务之一,与京东生鲜及其他创新业态并行。

七鲜超市,是7FRESH出色亮眼的一项业务。9月底七鲜超市广州荔湾悦汇城店开业;10月进驻了北京国贸CBD核心商圈;11月在武汉的首店光谷保利店开业。

12中旬有消息传出,七鲜超市将在半月内开出6家新店,包括天津、惠州、广州、唐山、北京等地区,随后,七鲜超市在北京大兴、广州番禺区天河城落地营业。

不仅如此,今年10月底,国家统计局主管的中国市场信息调查业协会发布《2020线上生鲜行业报告》,报告显示,京东生鲜线上市场占比25.8%,稳居第一,拼多多与每日优鲜位列第二与第三名。

上述种种可以看出,7FRESH可谓是喜忧并存,跌跌撞撞着摸索前进。

前段时间国内首家生鲜电商的易果生鲜被曝破产重组,生鲜电商走向仍旧不明朗,再加上盒马今年以来不断加速新兴业态布局,这个月盒马在13个城市新开门店达到21家,迎来了史上最快开店潮,速度远远超过7FRESH。

好在7FRESH凭借七鲜超市得以支撑,未来7FRESH能否逆势超车?这需要时间来回答。

注:文/金江,文章来源:电商报,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