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加码 整合初现 理性回归:TO B的风口依然热闹

2020终于结束了。

在这个特别的年份,对整个资本市场而言,大环境或许算不上理想,风险投资市场缩水,一级市场的投融资笔数和金额也在同比下滑。然而,2020年的风口依然热闹。消费赛道从上半年的短视频、直播带货、新消费,到下半年的K12、新造车、潮玩,吸睛无数。

流量生意之外,TO B赛道的声量逐渐庞大。走过2020年,产业互联网的风又吹过了一个年头。过去几年,在消费互联网红利渐失的背景下,产业互联网被寄予厚望,TO B赛道的创投热潮不断加温。而从更长远的时间线来看,TO B赛道的发展,确实也已经站在了新的阶段内。

行至2021伊始,「资本侦探」根据IT桔子数据及公开资料,整理了2014至2020年的企业服务领域有关投资、融资并购、创业等各项动态,力图呈现近年来TO B赛道的创投情况。以期认清TO B的来路,也看清未来的去向。

泡沫正在挤出

虽然产业互联网的风在近两年越刮越猛,但TO B并不是一个新鲜赛道,在创投领域,TO B的浪潮自2015年便开始涌现。

2015年被称为企业服务行业的投资元年,资本开始关注到这个行业,头部SaaS玩家收入迈入几千万量级、一大批初具规模的创业公司开始出现。从历史创投数据中更能看清这一结论。

「资本侦探」统计七年的数据发现,从2014年到2020年,获得投资的企业服务企业数量有一个过山车式的变化,获得融资的企业从2014年的751家,上升到2016年的顶峰2021家,后迅速下降至2020年的726家。

仅从这一数据维度,似乎很容易得出TO B赛道热度在下降的结论,但是更多维度的数据则在揭示更多元的事实。

虽然获得融资的企业服务企业数量在减少,但另一方面,相关交易并购的企业数量却在逐渐增加:2015年、2018年和2020年,有过并购交易的企业服务企业数量分别为92家、178家和245家。

也就是说,虽然TO B赛道近几年获得融资的企业数量不及2016年的巅峰时刻,但行业内的发展和整合却在逐步加剧。这里面隐藏了两个信息。

首先是理性回归。TO B赛道获得融资的企业数量在2017年之后呈下降趋势,与市场情绪有一定关联。过去几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退,资本蜂拥将目光转向产业互联网赛道,短时间内的集中涌入引发了资金的溢出效应。

人工智能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案例:2015年,AI创投热潮兴起。曾有投资人描述当时盛况:“天使轮的项目投资人看看方向、团队,聊一聊就定了。很多公司什么都没有,一个PPT只要打上AI的标签就能拿到不错的估值。”但当时的众多企业并没有搞清AI企业的盈利模式,AI商业落地难问题一直延续至今,因此在初期会出现很多泡沫。而伴随着投资机构对TO B赛道逐渐了解,投资开始回归理性。

除了情绪变化,更重要的在于市场底层逻辑的变化:中国TO B赛道渐热,并不是行业一时兴起的造风运动,而是有更深层原因的支撑。

从经济结构本身来看,当下中国实体经济发展过程中存在巨大的数字化、自动化空间。根据中国信通院测算,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从2005年的2.6万亿元扩张到2019年的35.8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逐年提升,从2005年的14.2%提升到了2019年的36.2%。

新的生产要素加入,对产业中的生产关系和生产效率造成巨大影响,推动大至工业、制造业,细分至物流、房地产、教育、医疗等服务领域,都加速数字化、信息化,这是一个巨大的升级过程,产业互联网势头渐起。行业整合动作变多,是赛道市场竞争加剧的表现,也意味着细分赛道将呈现初步格局。

而在TO B赛道不断流变的过程中,头部科技公司是一支无法忽视的力量。

BAT把钱花到了哪

据已有公开资料整理,2020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共在企业服务领域投资约50家,其中出手最多的是腾讯,投资了26家企业,高于百度和阿里巴巴。三家公司投资的行业主要集中在大数据、云服务、AI、云计算、数字化解决方案等领域。

注:在统计三家公司所投企业所在行业时,由于某些企业服务企业存在多个行业标签,因此,下图统计的标签数量不等于企业数量。

腾讯的投资仍主要围绕大数据、云服务和AI等领域展开,这与腾讯在产业互联网上的投资逻辑一以贯之。

此前,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姚磊文曾在接受「资本侦探」采访时曾总结了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几大趋势以及腾讯投资的相应关注重点:

数字化/云化/AI化。中国市场历史包袱比较小,很多趋势如数字化、云化、移动化和AI/大数据等是同步发生的,长期来说孕育了更多创新的机会,也让腾讯投资看到新一代的软件核心系统的形成机会。

头部公司存在感强。美国市场的创业公司成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巨头一定程度上的忽视或反应缓慢,但中国头部公司尤其上市公司还是非常强,能够利用其各种能力如品牌、渠道等,在TO B生态里越做越强,这是非常重要的趋势,也是腾讯投资未来考虑长期布局的方向。

垂直赛道有更多机会。腾讯投资最早比较关注通用赛道,但逐渐发现过去几年垂直赛道里面的领头羊,因为在行业里面有更深度的认知,对产业链有更深的覆盖,包括对客户了解更深刻,更容易快速占领行业变成市场龙头。因此,腾讯投资也非常关注产业互联网各个细分赛道如零售、教育、医疗、金融领域等公司的变化和未来投资机会。

SaaS。SaaS从技术架构、交付模式到商业模式等都是显著更优的模型,虽然中国的SaaS公司普遍面临着各种外因和内因的负面制约,例如中小企业的付费意愿、产品化和定制化的两难、优质行业人才的匮乏等等,但长期的趋势腾讯投资认为是确定无疑的。

2020年,腾讯投资或继续参投了森亿智能、树根互联、封疆智能、震坤行工业超市、数势科技等公司,从投资方向能够看出,腾讯基本践行了以上逻辑。

与腾讯相比,阿里巴巴在TO B赛道的投资重点主要围绕云。

这与阿里巴巴在云服务赛道的地位有关:IDC发布的2019下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PaaS厂商市场份额数据显示,阿里巴巴、腾讯、中国电信、华为列席前四。同时,在2020年新基建的大方向指引上,产业加速了对底层设施的投入,2020年上半年,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投资2000亿元用于数据中心建设;腾讯也表示将投资5000亿元用于新基建项目的进一步布局。这些外部因素对阿里巴巴投资资金的流向,必然会产生极大影响。

从内部来看,在TO B赛道的打法上,阿里巴巴也非常倚重阿里云,例如2020年年中,阿里巴巴将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与阿里云进行融合,确立“云钉一体”战略。根据新的战略部署,阿里的原钉钉团队、视频云团队、阿里云Teambition团队、企业智能事业部宜搭团队、数字政务中台事业部等阿里内部团队,全部整合进入大钉钉事业部,原钉钉CEO无招(陈航)另有调任。因此围绕云进行TO B战略布局,成为阿里巴巴在TO B赛道的主逻辑。

与腾讯、阿里巴巴都不同,百度2020年TO B赛道的投资依然集中在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大数据这些领域,这与百度的业务布局同样关联。

头部科技公司通过投资的方式拓宽其在TO B领域的布局,与TO B赛道的特点相关。TO B赛道做大做强需要花较长时间打磨、做深,仅靠巨额的资金投入短时间内很难见效,观察美国TO B赛道独角兽,其需要五到八年时间才能成长起来,企业服务领域需要耐心深耕。

同时,TO B领域不同细分赛道间的产业壁垒较高,头部公司不可能做完全部事情,很难做到赢者全盘通吃。大厂想要入局更多细分领域,只能依托生态伙伴或通过投资的方式加入进来,2018年,华为云推出了SaaS耕“云”计划,阿里巴巴、腾讯也在2019年先后推出了“SaaS加速器”,打造生态圈已是互联网巨头卡位产业互联的拿手好戏。

这对中小投资机构和创业者来说是个利好。因此,对更多人而言,TO B领域是否还有新的机会,是更为值得关注的问题。

哪些方向在崛起?

中国TO B赛道虽前景广阔,但对中小创业者来说已不算是蓝海,经历了数年的发展,不少领域已有众多成熟的企业,特别是在大数据分析、数据中心、云服务等基础性设施端。

在统计2020年获得融资的企业服务企业所在的细分赛道后,「资本侦探」发现融资数量较多的是数据服务、行业信息化及解决方案、企业IT服务、云服务、前沿技术、企业安全等领域。同时,人力资源、销售营销、办公OA及财务税务等传统TO B领域表现也依旧不错。

而在新增企业数这个维度下,前十排名里,法律服务和其他企业服务这两项替代了云服务和办公OA。

与相对新鲜的法律服务等细分方向相比,云服务领域早已是一个较为成熟的赛道,在公有云领域,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已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中小玩家机会较少。结合具体统计可以发现,2020年获得融资的82家云服务企业中,2017年后成立的仅六家,且服务于特定细分行业,没有加入到主流公有云的大市场竞争。如米哈游、辰海资本、中手游等投资的云服务领域公司蔚领时代成立于2019年,专注在云游戏及互动视频领域。

办公OA领域同样如此,22家获得融资的企业中,2020年成立的仅一家即商网云,其深耕垂直赛道,且处于巨头生态——基于钉钉实现生态在线、业务在线、数据运营等业务。

但对创业公司而言,新的细分赛道才有成功的机会:2020年,法律服务领域创业的企业服务企业有22家,排名总榜第七。不过结合IT桔子提供的数据,这22家公司在2020年暂时没有任何一家获得融资。

同样,划分到其他企业服务的15家创业公司多数仍选择小众功能性的领域,如职业认证、检测认证、工程招标代理、拓展培训等。在收录统计数据的这490家创业公司中,也只有36家获得投资机构的青睐,获得投资的比例仅为7.3%。

显然,机遇与风险往往并存。蓝海空间更大,但需要熬过冰冻期;红海不缺资金、资源和注意力,但竞争已经非常残酷。

对于希冀在TO B赛道淘金的人而言,如何选择,需要综合考量。就如同不少人所说,企业服务的本质是社会的分工,而社会分工的本质是智力资产的复用。不管是对投资机构,还是对创业者而言,找准合适赛道,扮演正确角色,才能在浪潮中前行。

注:文/洪雨晗,文章来源:资本侦探(公众号ID:deep_insights),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