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背后的定海神针:智能供应链

智东西11月27日消息。最近两天,京东在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JDDiscovery)上赚足了眼球。

尤其在大会首日,京东就一口气发布了四大企业级产品——零售云、京慧、言犀、仑灵,分别面向泛零售技术服务、数字化供应链、智能客服与营销、市域治理四大领域,将落地零售、物流、金融、教育和政务多个场景。

亲历了大会首日的智东西发现,“数智化”与“供应链”,无疑是这场JDD大会的高频词。

与此同时,在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智联云总裁、IEEE Fellow周伯文,京东零售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等高管的演讲里,“数智化社会供应链”这一关键词亦贯穿始终。

其中,廖建文在会上首次对京东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进行了系统阐释。他提到,基于这条供应链,京东能够利用数智化技术连接和优化社会生产、流通、服务的各个环节,实现降本增效。

了解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其实也是了解京东赋能社会、赋能产业生产的过程。

尤其在京东刚刚发布的2020年Q3财报中,京东实现1742亿元人民币营收,同比增长29.2%;年活跃购买用户数4.416亿,同比增长32.1%。这些增长背后,也得益于京东智能供应链技术和服务的持续驱动。

那么,这个几乎出现在每场演讲中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条神秘的供应链的背后又有哪些前沿技术?它之于京东和整个产业链,又带来了哪些变化和价值?我们来一窥究竟。

01.

围绕零售和物流构筑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

何为“数智化社会供应链”?

简单来说,它由商品供应链、服务供应链、物流供应链、数智供应链四条链路构成,具有数智化、全链路和社会化三大特征。

一方面,它能通过数字协同和网络智能技术,不断优化垂直行业供应链的成本、效率和体验,实现从消费端到产业端各环节的整体优化和重构。

另一方面,它还能通过开发平台来调动各环节的社会资源,例如从商品的研发制造到定价营销,再到货物的仓储配送和消费者售后,大大提升各环节相互响应的敏捷性和匹配效率。

用通俗的话讲就是,让电商平台从进货到卖货的整个过程更快更高效,用技术压榨业务流程中的每一丁点时间浪费和成本浪费,同时这里的进货到卖货不是一个小平台,而是有数百万单品的超级零售平台。

其实从十几年前,京东物流、供应链等的研发和构建中。

当时,整个零售电商和互联网平台都在争流量、争交易额,而京东却将目光聚焦在行业的供应链效率上,尤其是营销、交易、仓储、配送和售后五个环节,通过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AI)等技术的开发,提高供应链的运作效率。

围绕“商品供应链+物流供应链”,京东不断融合与创新自身在零售和物流领域的核心竞争技术,逐渐形成供应链基础设施背后的三大技术能力,分别为基于大数据的智能供应(Smart Supplies)、基于仓配送的智能运营(Smart Logistics)、基于人货场的精准匹配(Smart Consumptions)。

“基于这三大技术能力,京东既能做到深入的消费者洞察,比你更懂你,还形成了高效快速、可靠安全、敏捷柔性的配送体系。”廖建文谈到。

目前,京东的自营商品数(SKU)已超过500万,库存周转天数34天,同时其覆盖全国的仓配物流体系已能实现92%区县、83%乡镇的24小时送达。而以运营效率著称的全球零售业巨头Costco,其库存周转天数虽为30天,但其管理的SKU仅有几千个。

毫无疑问,京东围绕商品和物流构筑起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已成为京东在产业互联网大施拳脚的重要武器。

02.

商品供应链:京东零售云和商羚SaaS商城“双拳法”

“京东零售不只是一家‘卖货’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家构建于供应链基石之上的数智化公司。”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说。

作为构筑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的核心“底座”之一,京东零售的“科技树”已点亮大数据、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NLP)和语音交互等各领域,并打通商品预测、商品销售、用户运营和客服售后等各个环节。

例如,京东营销360平台通过大数据和AI等技术,以数智化手段进行用户营销与运营,进行用户生命周期管理,实现了1年1亿多新用户的增长。

再如今年双十一期间,京东零售利用智能供应链能力对3.3万个品牌、超500万种商品进行智能预测、自动调拨和智能履约,使13532个重点品牌的销售增速超300%。

不仅如此,京东零售还基于AI技术打造了智能情感客服,能实现“导购”、“客服”、“售后”等各个身份的切换,在今年双十一期间服务消费者超过8000万次。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技术委员会主席、商业提升事业部总裁、技术与数据中心负责人颜伟鹏在现场谈到,京东零售的业务布局主要包括底层的智联云,相当于云计算的水电煤,往上是北极星商业操作系统,集成B-PaaS业务能力、用户中台和数据平台,再往上则是基于操作系统打造的三大商业板块。

与此同时,京东零售还面向行业合作伙伴及供应链企业开发了一个C2M智能制造平台(反向定制),分别连接客户、品牌商/供应商两端,通过用户研究、仿真调研和智能设计等能力,在京东、品牌商和消费者之间搭建一条需求数字化通道。

这意味着,京东C2M平台不仅让品牌商的生产能力得到充分利用,还能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差异化和定制化需求。

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集团生态业务中心负责人林琛谈到,2020年上半年,京东C2M平台的需求承接量超去年同期10倍以上,累计孵化的C2M商品数量也接近去年同期的10倍,覆盖3C、传统酒水、滋补保健、家装建材、汽车等各个行业。

现阶段,京东零售的整个技术体系正在推进规则化、数字化、智能化、生态化建设,而此次发布的京东零售云,以及面向产业带、传统零售的SaaS化解决方案“商羚SaaS商城”,就是京东零售面向未来打出的两记重拳。

京东零售云通过对技术、业务、数据、用户四大中台的能力通用化,将京东零售的全链路技术和成熟方法论对外输出,实现技术实施、运营流程、业务活动的全面标准化。

同时,针对业务、数据、用户三大板块,京东零售云将为企业和政府提供端到端的一体化、全栈式技术服务。例如为大型汽车集团打造营销服务中台和大数据平台,已经得到数字化转型的成功验证。

商羚SaaS商城则是一个SaaS化综合解决方案,由交易商城、商业增值服务和生态服务三个板块构成,帮助中小企业解决不同零售场景所面临的需求变化快、流量获取贵、品质要求高、销路无保障、丰富营销难等经营问题。

“总的来说,商羚SaaS商城就是以交易商城为底座,以流量渠道为抓手,商业能力作为核心的一站式Saas解决方案,将具备全网触达、精准营销、全球无忧、超低门槛、极简运营及深度服务六大核心价值。”京东零售SaaS业务总经理、零售云资深专家李运鹏说。

03.

物流供应链:生态+产品+解决方案三大组合

“物流行业正在进入竞争的新阶段。”京东集团副总裁、JDL京东物流智能供应链产业平台负责人王强在会上谈到。

与此同时,物流行业还面临着成本高、人口红利减弱、国际环境贸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四大挑战,这直接导致了物流行业必须越来越注重效率优化、质量提升和服务升级。

那么,在物流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局势下,京东物流的“科技树”又是如何生长的?

整体来看,京东物流利用5G、物联网、边缘计算、AI、AR/VR和机器人等各项技术,赋能生产流程、作业执行、智能管控、智能计划和网络规划五大物流环节。

例如,在智能管控环节中,京东物流通过智能调度、智能分单和智能排班等能力,对拣选路径、车辆运输路径和末端配送路径进行规划及优化,大大提升物流的运输效率。

从另一角度看,京东物流的科技体系也可分为供应链生态、科技产品、解决方案三大块,覆盖物流的全链条、全场景。

例如,在供应链生态中,京东物流通过利用供应链中台、数据算法中台和云仓等能力,以积木组装的方式形成一体化智能供应链解决方案,为快消、电子制造、汽车和能源等多领域提供智能供应链服务。

王强提到,京东物流在未来将打造全链条科技产品,进一步实现供应节点的数字化。

这个链条涵盖了采购、生产、仓储、运输、揽配、消费者共六大环节,通过销量预测、仿真模拟、智能调度、智能快递车、物流追踪和智能零售柜等技术提升物流作业的效率,加速行业的智能化演进与模式革新。

其中,京东物流将打造物流机器人,使自动化分拣效率翻倍,同时仓储环节的天狼仓将提升仓储效率3倍,坪效2.5倍。

与此同时,京东物流还将开发一个能实现自感知、自学习、自决策的供应链数字孪生系统。

简单来说,物理世界通过传感器和驱动器将信息数据映射到数字世界中,数字世界通过运营策略模拟、优化算法测试和优化结果分析后,再将验证的智能决策镜像回物理世界,如此闭环往复,以实现业务的降本增效。

京东物流在大会上推出的数字化供应链平台“京慧”,就是其面向未来物流供应链的重要产品之一。

傅兵在现场谈到,“京慧”基于京东物流积累的海量大数据信息、多年供应链和多行业场景实践经验,以及丰富的智能算法应用,能够为企业提供大数据、网络优化、智能预测、智能补调以及智能执行等一体化服务,帮助企业加速供应链数智化转型进程。

其中,“京慧”为安利公司定制化开发的商品布局、销量预测与智能补货系统,以及库存仿真和库存健康诊断系统方案,能帮助安利节约超10%的成品物流费用,库存周转天数降低40%以上。

04.

京东智能供应链如何赋能行业?

我们重新将目光拉回京东引以为傲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

除了给京东带来超过500万的自营SKU、34天的库存周转、92%区县及83%乡镇实现的24小时送达等成果之外,这条智能供应链究竟还能给产业发展创造哪些价值?

廖建文提到,在京东开始构建智能化供应链的2007年,我国整个社会化物流成本约占GDP的18.4%。如今13年过去,这一数值已降到了14.7%,意味着数万亿物流损耗的减少。

实际上,这一比例降低的背后不仅仅是京东单方面的努力,还有它与得力、美的、海信、科沃斯等众多合作伙伴们的协作创新。

例如,京东JC2M智能制造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了用户对实时监测电热水器水质的诉求,将这一诉求与海尔同步后,海尔研发了一款能够实时智能监视、实时显示胆内水质的电热水器产品,并在京东618期间实现超万台的销量。

此外,京东与得力进行需求驱动、智慧决策、敏捷响应等全链路深度协同,通过端到端补货模型提前合理布局并动态调整库存,帮助得力实现工作效率翻倍,库存周转天数在今年京东双十一期间同比提升13%,销售额同比增长53%。

毫无疑问,京东打造的这条“从消费者中来,到消费者中去”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已经成为京东构筑新经济、新业态的重要基础设施,在帮助产业链实现降本增效和数智化转型的同时,不断满足用户日益提升的定制化和多样化需求。

廖建文谈到,未来京东将通过做长(交易仓配后五节+设计研发前五节)、做宽(国内+海外)、做深(商品+服务)、做厚(ToC+ToB)、做虚(物理+数智),来构建五位一体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也就是产业互联网时代的新基础设施。

同时,廖建文还提出了京东数智化社会供应链未来十年的长期目标:

一是赋能实体经济,服务全球15亿消费者和近1000万家企业;二是提升社会效率,使客户库存周转天数降低30%,社会物流成本占比降至10%以内,比肩欧美等发达国家;三是促进环境友好,到2030年,京东集团碳排放量与2019年相比将减少50%,推进可持续的消费。

“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将是京东集团面向未来的新定位。”廖建文说,这意味着我们将在很大程度上超越我们服务的边界,面向用户,面向技术赋能。

05.

结语:未来数智化供应链探索仍任重道远

如今的京东早已不再只是人们熟知的电商大平台,其围绕零售和物流两大“基座”丰富构建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已熟练地利用大数据、AI、云计算、物联网、AR/VR及区块链等技术,深入供应链协作的各个环节,进一步拉近了京东、品牌商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尤其随着“十四五”的到来,产业互联网将掀起新一轮的发展高潮,京东的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布局也将为行业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加工,从经营管理到销售服务的全流程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和思考方向。

但供应链的完善与发展从来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面对群雄逐鹿的零售和物流市场,京东如何在人口红利减弱、和全球疫情挑战的同时,让供应链上下游的协作更加地灵活高效、成本结构优化,京东的未来仍任重道远。

注:文/韦世玮,公众号:智东西(ID:zhidxcom),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标签